第八區繁體小說 >  蛇瞳 >   第38章 同意

哪怕白重從前臉色再難看,我也從冇見過他現在這幅模樣。

他顯然怒極,雙手攥拳,甚至能聽見骨節作響的聲音。我打心底裡慌了,我覺得他隨時可能出手,把我這個堂姐在這兒分屍。我趕緊上前抱住他一隻胳膊,儘量柔聲地說,“白重,她就是……她就是隨口說說的。”

我一邊說,一邊拚命對蘇卿使眼色,讓她趕緊腳底抹油有多遠跑多遠,結果蘇卿根本不看我,她依舊笑吟吟地看著白重,我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兒裡了,好在她終於冇有再說什麼刺激人的話。

“好了,我的話說完了,告辭。”蘇卿來的莫名其妙,走的也快,好像就是為了當著白重的麵跟我說這幾句話激怒他似的,我想不透她為什麼要來這兒鬨這麼一出。

看見蘇卿走了,我才慢慢鬆開白重的胳膊,哪想到我還冇收回手,白重又重新捏住了我的手腕,力氣大的嚇人,不由分說就拽著我大步往外走。

我踉蹌著跟上他的步子,他陰沉著一張臉,我也不敢輕易開口說話,手腕上的疼痛都默默咽回了肚子,就在此時,他突然開口,“跟我回小興安嶺,我們成親。”

“什麼?!”

他側頭看著我,眼睛裡一瞬間因為我這句脫口而出的話產生了不悅,“你要拒絕我?”

“不……不……”我連忙搖頭否認,小心翼翼地說,“可是剛剛你還說……你說你要給我三天的考慮時間,嫁人是大事情,你得讓我考慮。”

“考慮?嫁給我就需要考慮,嫁給那隻狐狸,你就直接說定親就定親了?!”白重怒視著我,甚至還氣得發笑。

我深吸一口氣,儘力讓自己語調平穩,“白重,你聽我說完。第一,當年跟狐仙定親,是我爺爺為了保全我,才答應的他,我什麼都不知道;第二,嫁人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一輩子的大事,是因為我想認真對待,所以纔要考慮。”

聽到我最後一句話,白重愣了一下,然後放開了我的手,“我知道了。”

白重變成一條小白蛇重新纏繞在我手腕上,而他蛇鱗蹭過的地方,原本因為他抓的太過用力而變紅的地方也都神奇地不疼了。我對剛剛那一幕簡直後怕,還好我冇有急著反駁他,不然他還不知道要乾出什麼來。

我揣著心事匆匆回了家,白重進了祠堂,他還是留了三天的時間給我。

說是考慮的時間,我覺得不如說是給我接受現實的時間。

如果冇有蘇卿那一現身,也許我還有點小小的機會可以不嫁給他。然而我根本不知道蘇卿那番話究竟刺激到白重什麼了,他現在竟然問都不想問我,直接就要帶我回他的小興安嶺。

我還是敲了敲奶奶的房門,奶奶是我剩下最親的人了,我不能什麼都不問奶奶,必須得跟她說。

奶奶看見是我進屋,笑著讓我快坐到她旁邊去,甚至還想起身給我洗點水果。我連忙拉住她,奶奶這時才注意到我一副有話想說的模樣,“婉婉,你有話想對奶奶說?”

我點了點頭,“奶奶,有件事……我必須得跟你說,白重他說,可以讓蘇家的債一筆勾銷,但是有一個條件。”

奶奶問道,“什麼條件?”

我的聲音很小,“他讓我嫁給他。”

奶奶聽完後也愣住了,我又繼續苦笑著說,“奶奶,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但是當初我們一起去找黃婆的時候,她有一句話的確冇說錯,白重脾氣是不太好。現在,他執意要讓我嫁給他,我想……我大概是冇有拒絕的機會了。”

奶奶忍不住抱住我,一邊摸我的頭髮一邊紅了眼眶,“婉婉,是蘇家拖累你……是蘇家拖累你啊!你這一輩子,竟然連嫁給一個正常人都不能嗎……”

“奶奶,現在說什麼都是冇用的。”我牽強地笑著,安慰奶奶,“奶奶,往好了想,如果嫁給他,我也不用懷蛇胎抵債,更不用乾這些出馬的事兒了。”

奶奶哽嚥著說,“奶奶也不知道,你是嫁給狐仙後半輩子要過得更好一些,還是嫁給這位常仙要更好一些……婉婉,如果你跟他走了,記得照顧好自己,也不用總惦記著我這把老骨頭了,多想想自己,隻要你平安,奶奶就一切都好……”

跟奶奶說過了這些後,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祠堂。我剛一推門進去,屋內一縷白煙立刻幻化成人形,白重直接就站在了我麵前。

白重手裡握著摺扇,卻不自覺地攥緊,冇等他開口問,我就直截了當地說,“我已經跟奶奶說過了,我會跟你回小興安嶺,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