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瞬間就精神了,開始往下翻所有的通話記錄,發現奶奶竟然足足地跟我打了二十多個電話。

曆來都是我主動給奶奶打電話,奶奶很少打電話來找我,她總是害怕我在忙,怕打擾我,這樣連續給我打二十多個電話,一定是出什麼事兒了!

是她突然心血來潮想找我,結果發現我手機一直打不通,就以為我出事兒了?我不禁這樣想,畢竟我來南疆還冇有跟奶奶說過,就這樣突然地手機關機,而且一關就是十幾天,換了誰都會擔心吧。

我趕緊打回電話給奶奶,焦急地等待那邊接通,可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我的心漸漸開始慌亂,奶奶到底怎麼了?是生病了嗎?結果我卻因為進山而冇能接到電話?可是奶奶身體一直很好啊!還是說……是突然出了什麼意外?

白重從後視鏡發現我表情不對,開口問,“怎麼了?”

我咬了咬嘴唇,“我……我先不跟你回大興安嶺,我得回家一趟,我奶奶好像出事了。”

白重意外了一下,“出了什麼事兒?”

“不知道,但是在我們進山的這段時間裡,奶奶給我打了很多個電話,她從前從來不會這樣,而我剛剛打回過去也無人接聽。”我很著急地說,“我必須回去一趟!”

白重點了點頭,“嗯,那落地之後,我們先回家一趟。”

“不,你先回大興安嶺吧。”我說,“你身上還帶著蛇蛻呢,先回去找白瀾吧,而且你現在記憶有點問題,讓他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讓你早點恢複記憶。”

白重臉上有猶豫,顯然是想陪我一起去,我儘量對他扯出了一個笑容,“我就是先回家看一眼,你可以回大興安嶺處理好事情後也過來找我。”

說到這裡,我還晃了晃手腕上的銀鐲,“鐲子還在呢,你隨時能找到我,彆擔心。”

“那讓白柳和白槐跟著你一起回去。”白重終於鬆口了。

我簡直急得不行,飛機一降落,我就緊趕慢趕地找車往村子裡趕,等回到村子裡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我一進村還驚起了一陣狗叫,但此時我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我家裡跑,可是等我衝進家門的時候就傻眼了,因為屋子裡根本冇人。

“奶奶!奶奶!”我每個屋子都跑,邊跑邊喊,“奶奶我回來了!你在哪兒啊?奶奶!”

可是偌大的家竟然冇有一個人迴應我,我喊道最後眼前一片模糊,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

我站在大門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奶奶的電話冇人接,家裡又冇人,她會去哪裡?

村裡平時少有外人來,要是真有什麼人打家劫舍,那村子裡不可能冇有動靜。

我深吸了好幾口氣,然後直奔村長家去了。

如果我奶奶真的出了什麼大事兒,那村長一定知道,我得去問他。

我跑到村長家門口,顧不得夜深了,急急忙忙地拍門,“村長!村長!我是蘇婉!快開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