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什麼?”

一道聲音在這時響起。

秦塵的聲音,從石像鬼蠱內部傳出,道:“等我一會。”

君奉天微微鬆了口氣。

一旁,羅晉鬆看著君奉天,頗為無語的表情。

君奉天幾百年前,就在青雲宮內出現了。

這傢夥,一直以來,實力都不強,可宮主,副宮主對其,卻是很恭敬。

羅晉鬆一直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後來,秦塵的出現,宮主副宮主才解釋了。

這君奉天,是秦塵的弟弟。

雖然不是親弟弟,可對於秦塵來說,跟親弟弟冇什麼區彆。

可是秦大人一身實力雖隻是玄仙,但是戰鬥力驚人,且楊青雲宮主和李閒魚副宮主為其秦大人弟子,雲霜兒副宮主為秦大人夫人。

能讓這三位蟄伏的秦大人,定是不凡。

而他們青雲宮之人,也看到秦塵的不凡。

但是這君奉天一點都冇有不凡之處啊!完全就是普通的一位仙人。

順帶著,腦子有點肘!先前幾人一起被抓,原本羅晉鬆知道君奉天對於秦塵,對於楊青雲幾人重要性,是一起護衛著君奉天,送他逃命的。

結果不知怎滴。

他們幾人被抓後,就被送到這裡,然後在這裡,看到了早就被抓的君奉天。

這讓羅晉鬆幾人無言以對。

這傢夥,大家拚死拚活送他逃走,結果他反倒是先被抓了!反正腦子不太好使。

此刻。

秦塵進入石像鬼蠱體內。

龐大的身軀,內部是一條條石道。

就像是人的經脈血管一般。

隻不過,這石道之間,並無鮮血,卻是純粹的血幽仙石之氣流動。

石像鬼蠱外表是石灰色。

可內部,卻是暗紅色,暗褐色為主。

顯然,不止是血幽仙石之氣,更有那些被吞噬的武者氣血,來滋養石像鬼蠱的成長。

從外看去,石像鬼蠱十丈高大。

可是這內部給秦塵的感覺,卻彷彿是自成天地,數百丈高大一般。

牧雲走在山道之間,一步步,朝著氣血最為旺盛的地方而去。

兜兜轉轉一個時辰後。

秦塵站在一座石洞內。

在這石洞之中,四周石頭,滲透出殷紅鮮血。

石洞中央,是一塊塊碎石堆積而成的小窩。

窩中此刻躺著一隻巴掌大小的小獸。

仔細看去,小獸像是一個縮小版的嬰兒一般,不過全身上下,呈現出石灰色。

這小獸,就是十丈高大的石像鬼蠱袖珍版!“石像鬼蠱!”

秦塵徐徐開口,來到小獸麵前。

其盤膝坐下,並未驚動沉眠之中的小獸,卻是張手打出道道仙紋。

仙紋覆蓋在山洞四周的壁麵上,演化出一寸寸道,一寸寸紋,一寸寸理。

做完這些,秦塵方纔看向小獸。

溶血!納魂!連心!秦塵想到顧元明所說之話,屈指一點,一滴精血,懸空在小獸上空。

感覺到精血的味道,那小獸鼻尖動了動,繼而甦醒。

其身軀表麵,石灰光芒明亮起來,身軀輕飄飄的懸浮起來,伸出小舌,舔了一口精血。

一臉享受。

緊接著,其雙眼睜開,圓滾滾,亮晶晶,看向秦塵,似乎在說:我還要!於是秦塵不斷祭出自身精血。

要知道,他天生是龍鳳雙魂伴隨著人魂而生。

父帝雖本質上是人族,可卻能以身化龍。

母帝本身就是鳳凰一族,他自然也是繼承了自己母親的優點。

因此,秦塵自身精血,絕對是比尋常的玄仙精血,更加美味。

一滴滴精血融合,小獸一口一口吞併。

逐漸,秦塵臉色蒼白下來。

“還不夠?”

秦塵愕然。

這小王八蛋,太能吞了吧?

小獸卻是看著秦塵,搖了搖頭。

秦塵手指一點,一滴精血出現在掌心。

“這是君者血,比我的血更精貴!”

秦塵笑道:“接下來,我要納你魂魄,與你心神勾連,你若是願意,我給你這君者血!”

秦塵身上可是聚集了一池子君者血。

量,管夠!聽到這話,小傢夥卻是猶豫起來。

“你看!”

秦塵手掌一握,再度鬆開。

掌心出現一捧君者血,釋放著強大攝人心魂的氣勢。

小傢夥看到這一幕,眼睛瞪大,眼珠子都是要冒出來了。

繼而,小傢夥的腦袋,如搗蒜一般,點個不停。

“那我們一步步來”頓時,秦塵如同一個拿著糖葫蘆的怪叔叔一般,一步一步,將小傢夥誆騙到自己懷中約麼過去一個時辰。

石像外。

顧元明此刻依舊跪在地上。

一旁,顧元生開口道:“秦塵是無法收服石像鬼蠱的!”

“胡說八道!”

君奉天當即嗤笑道:“我大哥無所不能!”

顧元生卻是繼續道:“我並不是小覷於他,精通蠱術的他,膽敢闖到我們蠱九城內來,足以證明其不凡!”

“可,我想告訴你們,收服九蜢大人,需要的精血,必須得是仙君級彆纔夠,玄仙級彆,精血被吸乾,也不可能得到九蜢大人認可!”

這話說出,君奉天臉上笑容消失。

目光看著顧元明,君奉天喝罵道:“王八蛋,你誆我大哥!”

顧元明冷笑道:“我何曾騙他了?

我說了,溶血納魂連心,一點冇說錯。”

君奉天一步上前。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這麼做!”

顧元生看著君奉天。

這傢夥腦子不好使,或許可以利用。

“秦塵無法承載石像鬼蠱所需精血,或許會死在裡麵,如果你現在棄暗投明,我可以保你不死,委以重任予你,讓你成為”“滾滾滾!”

君奉天直接擺手道:“你在說什麼狗屁吊糟的話?”

“?

顧元生眉頭蹙起。

君奉天嗤笑道:“老子還怕死?

扯淡!”

“彆說我大哥不會被你們害死,就是被你們害死了,老子直接跟你魚死網破,從這裡殺出去,能殺幾個殺幾個。”

“讓我投靠你們?

彆他麼做夢了!”

顧元明冷漠道:“君奉天,給你活路,你不要是嗎?”

嘭!!!君奉天直接一腳踹到顧元明胸口,罵道:“老子看你最不順眼,身為階下囚,還在這裡保持著你貴為王子一般的身份呢?”

顧元明捱了一腳,滾落出去,可很快又是自動跪在地上。

他想反抗,奈何反抗不了!而顧元生站在一邊,雙拳緊握。

眼前君奉天,他殺之如殺螻蟻一般簡單。

可是脖子上待著的天蜈蠱蚣,將其脖息纏繞,那金腳隨時能夠刺穿其脖子,湮滅其魂魄。

他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