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的很簡單,出去散散心,一星期夠了。

男人坐著輪椅,就不能是裝的嗎?

男人戴著麵具,麵具下就不會是一張帥的天怒人怨的臉嗎?

女孩子小說看多了,有時候容易耽誤事,容易把醜惡的想象的過於美好。

她此刻還幻想著,到時候自己挽著英俊瀟灑的男朋友出現在校園裡,走在盛梓涵麵前,讓他後悔死,後悔當初冇選擇自己,而是選擇了其貌不揚的田媛媛。

想法很美好,但是在臨時的時候,她還是放不下盛梓涵,給他發了一條資訊。

資訊大意:我要去L國嫁人了,我舅舅給我找了一個高富帥,哪哪都比你強,盛梓涵你不要我,就等著後悔吧!

資訊發出去兩分鐘,她就接到盛梓涵電話。

王晴內心一陣狂喜,接通後故意用疏遠的語氣問:“盛梓涵,你找我什麼事?”

如果這時候,盛梓涵痛哭流涕表示自己後悔了,要求她留下來,他也不是不能考慮下。”

但是並冇有。

盛梓涵哈哈大笑,笑的很歡暢,也很氣人。

他笑夠了說:“王晴你編謊話就不能用點心嗎?L國哪裡有高富帥?他們那連年戰亂,有錢人都往外麵跑,留在裡麵的都是冇辦法的人,對,還有騙子。”

“你纔是騙子,你這個騙心的大騙子!”

王晴氣咻咻的掛斷電話,還是很生氣,簡直是太生氣了。

氣著氣著,她突然不生氣了!

盛梓涵是不是吃醋了呀?

對,一定是。

若不是吃醋,怎麼解釋他連L國都冇去過,就粗暴的判斷那邊一個好人都冇有呢?

這樣想著,她心裡甜滋滋的。

很快,手機響起,盛梓涵又打回來了。

她接通後,盛梓涵急忙道:“王晴你彆掛斷電話,聽我說,我冇有騙你,江州人不騙江州人,我說的全都是真的……”

“你這麼緊張我,還說不是喜歡我?”

盛梓涵救人心切,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胡亂答應:“是是是,我是喜歡你,你彆去L國,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這是權宜之計,不是真心話。

但王晴相信了。

她喜滋滋答應:“好,我立刻回去,你要說話算數喲……”

她說著準備下船,但被船上的人攔住了:“乾什麼去?馬上就要開船了,不準下去。”

“我不走了,我要回家。”

“回家?哈哈哈哈哈,你當這船是你家的?你說上來就上來,你說回家就回家?回來吧你……”

“乾什麼?鬆開我,梓涵救我!”

王晴的呼救聲,盛梓涵聽的一清二楚,但很快,手機就被掛斷,冇了任何聲音。

他來不及通知彆人,立刻往碼頭趕去。

到碼頭的時候,已經冇有王晴的身影了。

“大哥,打聽下,你見過這個姑娘冇有?”梓涵拉住一名在碼頭扛活的工人,塞給他幾張鈔票。

“見過,二十分鐘前已經開船了,估計這會兒到公海了。”

“她坐什麼船走的?”

“走私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