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了禍兮和顏灼的婚禮後,宮沉就徹底消失了。

他帶著屬於他與禍兮的回憶,獨自又走過了好多歲月。

他去了很多地方,最後又回到了那片屬於禍兮的家的大山,也是她死去的地方。

這時候他已經八十多歲了,曾經年輕的俊顏早已被歲月摧殘成了一條條醜陋的皺紋。

他本是皇室少主,有偌大的家業繼承,但這些他都放棄了。

這一輩子就快過完了,他冇有娶妻,冇有兒女。

他還是很遺憾,遺憾自己終究還是禍兮感情中的局外人。

他坐在輪椅上,到了禍兮和遲厭合葬的陵墓。

粗糙的手指輕輕覆上墳墓上那張禍兮依舊年輕貌美的照片。

輕輕地拂過她的臉頰,臉上綻開一絲滿足的笑意。

“老爺,您這又是何苦?等了她那麼多年,記了她那麼多年,她其實早就已經……”一秒記住

說不定早就投胎了,您又何必一直把自己圈在裡麵,不肯出來。

硬生生一生不娶,老了也冇有兒女承歡膝下的福氣。

“何況,那還是您的小嬸嬸,世人怎麼看您?”

身邊的屬下也是心疼他,他從未見過這麼癡情的男人。

為了等一個人,赴一場不可能的約,走遍全世界,單了一輩子。

“兮兒……阿沉老了,走不動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什麼時候來接我呀?”

“我不管那些非議的,我冇有輸……我比任何人都先遇見你,卻也最先失去你。”

“兮兒……我是不是變老變醜了你就不要我了?你彆不要阿沉好不好?別隻帶遲厭走……”

“阿沉好累呀……走累了,想回家了……”

宮沉坐在輪椅上,抱著墓碑,眼皮越來越沉。

旁邊的保鏢低下眼簾,不忍繼續看下去。

隻見不遠處,一個穿著紅裙的少女從天而降。

跟宮沉第一次見禍兮的打扮一模一樣。

十六歲的禍兮對著宮沉笑著招手,道:“笨蛋阿沉,家都找不到了?走吧……我帶你回家啦~”

年老的他突然站起來,變成了自己十七歲的少年模樣,奔向了十六歲的禍兮。

他滿足地拉著禍兮的小手,兩人哼著常一起聽的歌謠,慢慢往前走。

“兮兒,告訴你一個秘密,笨蛋阿沉喜歡了你一輩子。”

“一輩子那麼長,你確定?”

“嗯,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他滿足地笑著,手裡捏著當年的合照突然落在了墳前。

保鏢走上前探了探宮沉的鼻息,哀痛道:“宮爺……走了!”

“他去找他最愛的女孩兒了……”

————

完結了,有開心,有遺憾,也有圓滿,我愛我筆下的每一個角色,也愛每一個喜歡我,喜歡這本書的寶貝。

終於要說再見了,不管是宮宴,百裡驚鴻,還是宮沉,妤妤最後也都給了他們一個圓滿。

然而他們的故事,會繼續在他們的世界裡延續下去,我相信他們也會在大家的心裡烙印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終歸是不負遇見,我們江湖再見。

禍兮:災禍之星,命運多舛,卻依舊心嚮明月蒼穹。

顏灼:輾轉三世,唯愛永生。

霍司魘:病態依戀,獨占成癮,顏寶是命,是人間理想。

宮宴(遲厭):主人,你是我一生的信仰於愛!

百裡驚鴻:兮兒,百裡護你一輩子。

宮沉:沉默堅守,一生求愛,不得善果,終是寂寥。

秦妤(作者):全篇就要在這裡給寶貝們說再見了。

這個世界愛意洶湧,我會站在浪尖,書寫最深刻,最浪漫,最動人心絃的故事獻給大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