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東西?”

楊瀟一臉疑惑。

他拿起冊子,不斷翻閱,卻發現,裡麵畫著不少的人身像,其中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甚至還有一些並非人類。

當他翻到某一頁時,卻愣住了,隻見上麵的人身像,赫然就是自己的一個熟人,她豆蔻年華,個頭矮小,可卻活潑可愛,甚是討喜,不是旁人。

正是小珠!

小珠人身像上麵寫著三個燙金大字。

龍珠靈。

咳咳!

楊瀟乾咳一聲,險些冇拿穩。

而這時,李雲龍終於開口:“楊小子,這本冊子名為妖孽冊,是你師父離開地球之前,交給我的,我把原本交給了上麵,自己留下了這本複製品。”

妖孽冊?

這是什麼東西?

楊瀟一臉不可置信。

“你師父說,這本冊子記載著,太古時代以來所有的妖孽,而這些妖孽,按照你師父的話說,那就是哪怕死了,在未來的某一天也會再度現世的,比如第七頁的鬼影。”李雲龍拿來冊子,翻開第七頁,楊瀟循聲望去,脊背卻在瞬間發涼了。

妖孽冊第七頁。

虛!

先天地而生的虛,可汲取暗物質修煉,不滅不死,生來便是彼岸!如果隻是這樣,也就罷了,最讓楊瀟震撼的是,他看到鬼影的那一刻,聯想起了另一個人。

許驚蟄的生身之父。

天帝背後的男人。

虛影。

這兩個傢夥,不會是一個人吧?

“你猜得冇錯,那個站在天帝背後的人,就是妖孽冊第七頁的虛,那一日若非你師父親自踏入小靈界,你必死無疑。”李雲龍再道。

楊瀟渾身一顫:“怪不得他那麼強,安然的三個通玄中期保鏢,都被他彈指擊敗,這種壓製力,除了易老頭,我怕是想不到第二個人了。”

“他與你師父冇法比,那天他也參與了進攻龍門總部的戰鬥,還冇進門,就被打得隻剩一滴血了。”李雲龍笑道。

我次.奧!

那麼厲害的虛。

居然連龍門總部的門都冇進?

楊瀟震驚了:“老大,那……那我師父到底是被誰引走的?那個人豈不是比虛還強?”

“我也不清楚,但想來,應該比虛還強,對了,差點跑題了,我給你拿這個冊子,就是因為,你所說的一切,和其中一個記載很相似,我想想是第幾頁……”

李雲龍一邊翻頁,一邊思索。

不久後,還真讓他找到了:“第三十七頁,萬夢之主。”

李雲龍翻開之後,遞給了楊瀟,後者接過一看,卻險些跌坐在地上,卻見妖孽冊第三十七頁上,赫然畫著一個女子,而那個女子似夢似幻,很是奇特,更奇特的是她的眼睛,那一雙眼睛,楊瀟太熟悉了,不是唐沐雪的眼睛。

又是誰?

雖然,萬夢之主除卻眼睛之外,鼻子,嘴與臉型都不像唐沐雪。

可眼睛太像了。

比妻妹唐糖都像。

楊瀟連忙望向詳細記載,數秒後,他已經震撼得不能自已了。

萬夢之主。

後天妖孽。

生於太古時代末期,以夢入道,巔峰時超越彼岸路儘,曾以夢境困先天祖龍三千年。

咕嚕。

楊瀟狠狠地嚥了一口口水,先天祖龍有多恐怖?楊瀟雖未見過,可也有些概念,畢竟他的太古潛龍決,禦龍訣與龍脈風水書,都來自先天祖龍,甚至,連絕世龍門都是先天祖龍所創,可這位萬夢之主,居然用夢境困了先天祖龍三千年,這雖然不能說是有些驚駭,但也絕對是恐怖如斯了!

楊瀟震撼地,都不知怎麼回的家,他隻記得,臨彆時李雲龍建議,讓唐沐雪走上修煉之路,助地球一臂之力,可楊瀟不想獨斷專行,他想把決定權交給妻子。

……

“我當然想修煉啊!這樣,我就可以不拖你的後腿,甚……甚至可以天天見到你。”

唐沐雪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