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父親那個年代,這座小島比現在還落後,尤其這座後山,對他們來說其實是一個無法踏足的禁地。”

傅西樓把從瑪莎那裡聽到的事情娓娓道來。

“曾經也有人到後山來捕獵,但是冇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久而久之,就傳成這片後山裡有吃人的妖怪,那些冇走出去的人都被妖怪吃了。”

“好在小島靠海,依靠捕魚還能生存,但是總有一些人,是分不到食物又冇有能力去捕魚的,出海危險大,年紀小的孤兒冇人帶,就更不可能出海了。”

“瑪莎的父親當時就是這樣的孤兒,有一天他餓極了,為了生存下去,就打算去山裡找吃的,帶上幾個和他差不多的孩子一起去了,剛開始隻是在山林外圍,勉強打到一些兔子野雞,讓他們好好大吃一場。”

“嚐到甜頭以後,他們還想捕到更多的野獸,就越來越深入,最後迷了路,走到了一個山洞裡,然後就見到了噩夢一般的事情。”

“山洞裡有一處深坑,裡麵燃燒著不滅的火焰,而岩壁上,盤旋著很多龍一樣的長著角和肉翅的紅蛇,應該就是你們口中的龍脊蛇。”

“瑪莎的父親當時嚇壞了,偏偏有個孩子受驚,冇忍住發出了聲音,那些盤踞在岩壁上棲息的蛇,紛紛甦醒,潮水般地朝他們湧來,最先發出聲音的那個孩子很快就被吞噬,化為一灘血水。”

“瑪莎的父親和剩下的兩人立刻朝山洞外跑去,但是跑不過那些蛇,眼看著就要被蛇群吞冇的時候,山洞裡突然發出巨響,那處巨大的火坑裡緩緩升起一個女人。”

“女人慈眉善目,閉眼將雙手捂在胸前,好像在施咒一般的,一道白光閃過,那些蛇居然紛紛退散了。”

“瑪莎的父親和剩下的兩個同伴立刻對女人三跪九叩地道謝,然後居然逃出了後山。”

“他們是第一批從後山裡走出來的人,加上山洞裡遇到那些蛇和那個女人的事情,被當地人稱為被神眷顧的人,後來瑪莎的父親憑藉這件事,在當地變得越來越有威望,而山洞裡出現的那個女人,也被奉為當地的山神娘娘。”

故事說到這裡就結束了。

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也不是全無根據。

至少龍脊蛇是真的。

結合這次那些人對龍脊蛇的反應來看,當地人確實冇見過龍脊蛇,瑪莎父親確實隻有在後山看見。

她看著傅西樓問道:“你覺得那個火坑,和那個山神,會是什麼東西,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神嗎?”

傅西樓搖頭否定:“冇有人能保證神不存在,但是也冇有人能證明神的存在,我更相信人類在現實的基礎上美化神的存在。”

斐明月:“你是說,那個女人可能是存在的,火坑也存在,但是不是瑪莎父親口中說的那麼誇張?”

傅西樓點頭:“人在極度的恐懼下有時候是會產生間斷性失憶的,事後慢慢回想起來,會模糊很多細節,然後再由大腦美化,變成他想要的樣子。”

“按照這邊的溫度差來看,火坑可能真的存在,但是那個施法的女人,我更覺得可能是他們在極端的恐懼下,把某一處的岩石錯認成山神娘娘了。”

“至於那些蛇為什麼不追他們了,可能是因為他們已經跑出了山洞,而那些蛇因為某種原因不能離開山洞。”

他給出自己的看法,但是也有猶疑的地方:“我現在唯一奇怪的是,那個山神娘孃的石像,為什麼看上去像外國人,如果隻是把岩石看錯成人了,在大腦裡美化後也該是他們這邊人的長相。”

斐明月問道:“那如果這個女人也是存在的呢?”

說完她自己就否認了:“也不對,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神呢,還是從火坑裡跳出來的。”

傅西樓說道:“或許那個有著火坑的山洞就在這座山體裡,就在我們附近,你要是實在好奇,我們可以去看看。”

斐明月想都不想地就拒絕了:“開什麼玩笑,我現在都懷疑那是克斯頓的一個實驗基地了,被瑪莎的父親,誤打誤撞地闖了進去。”

想來想去,隻有這個解釋最靠譜。

傅西樓也傾向於這個解釋。

不過這都是當地的一些傳說而已,和他們並無多大關係。

他摸了摸斐明月的腦袋,讓她休息:“彆想了,當地人的事情和我們沒關係,你既然不好奇,我們眼下就隻有一件事要緊,那就是避開你說的那個克斯頓和那些龍血人,儘快離開這裡。”

斐明月憂心忡忡地點頭:“我們是該快點離開了,這次他們放火燒山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如果克斯頓的龍血人基地就在這裡,周圍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一定會加強戒備的。”

她甚至都不覺得他們有走出這座山的希望。

接下來三天的等待更是證明瞭這點,三天都無事發生,他們冇有等來安軼的救援,隻是在山洞裡白呆了三天。

傅西樓當機立斷地從地上站起來,把斐明月拉起來要離開這裡,同時把那個信號發射器砸了。

斐明月大驚:“你,你這是做什麼?”

說完小心地看著傅西樓問道:“你,你是不是生氣了?”

覺得我在騙你。

傅西樓一愣,隨後安撫道:“當然不是,你放心,我現在很相信你,我砸它隻是不想被克斯頓的人發現而已。”

“我們等了三天都冇等到你說的那個安軼,我確實冇什麼耐心了,但是更重要的是,既然我們決定往前走,就不能帶著這種發射信號的裝備了,因為如果前麵真是克斯頓的龍血人基地,我們帶著這東西很容易被雷達監測出來,到時候我們就隻能自投羅網。”

原來是這樣。

斐明月鬆了口氣,歎道:“那是該砸了,我們也不能再把希望全寄托在安軼他們身上了。”

“既然還有龍血人,那他們一定遇到了其他棘手的事情,所以纔不能及時來救援我們,我們自己也要想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