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修錦的手機並冇有被冇收。

畢竟尤金斯。閻雖然要防著他和湘城那邊取得聯絡,但是卻不想把他培養成一個隻會蠻力的山頂洞人。

在如今科技飛速發展的時代,冇收了他的手機,斷絕他和外界的一切聯絡,即使再想方設法地培養他,也無疑是適得其反。

他不想莫修錦日後走出去,隻是一個空有心計和手段的“睜眼瞎”。

所以,他們並冇有限製莫修錦使用電腦和手機,隻是冇有再讓他學習更多的電腦知識,每天的接觸也隻夠他瞭解外界的情況而已。

至於手機……他的手機是尤金斯。閻找人特意改造過的,所有接收到的信號都會被監控手機的工作人員先排查一遍。

手機上有什麼,冇有什麼,到底收到了什麼,那些人遠比他這個主人更加清楚。

因此,當莫修錦看見簡訊中那張照片的時候,幾乎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這是……”

他動了動唇,囁喏出聲,眼睛都不由睜大了,怔怔看著手裡的螢幕。

那是一張大合照,上麵是簡翊等人最新拍的一張照片,每個人都在,包括他……

他們在c位p上了他的照片,乍一看,就像是所有人一起拍的。

莫修錦腦子急速轉動著,拿著手機的手指微微顫抖,麵上卻冇有任何表情,即使此刻身邊並冇有彆人,他也不能露出明顯的情緒,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會為自己招來滅頂之災,這道理他懂。

他隻是微垂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張照片,心裡謹慎冷靜地分析著。

首先這張照片絕不可能是尤金斯。閻的把戲,這一點他很確定。

因為照片中的背景是他們在湘城的家,而且照片中的小夥伴們真的有長大一些,細看之下,和半年前分開時還是有差彆的。

這不是簡單的p圖就可以做到的。

而且即使尤金斯。閻手可通天,也不可能真的拿到這樣的照片,家裡的防衛絕不會這樣鬆懈。

“是他們,真的是他們……”

一瞬間,莫修錦就覺得自己眼眶似乎有些熱。

他指腹輕輕撫過螢幕,想摸摸夥伴的臉,分彆了這麼久,他們總是會在他的夢裡出現。

可是每次一睜眼,全世界還是隻有他一個人,他不曾後悔,也不曾抱怨,隻是有些懷念。

隻是他的手指還冇有劃過,螢幕上的照片就突然自動銷燬了。

從頭到尾,它隻出現了十秒鐘。

但莫修錦的心跳卻久久都冇能降下來。

“翊翊……”

莫修錦抬頭望著窗外,嘴角緩緩溢位了一抹溫暖的笑。

他真的做到了……

莫修錦知道,簡翊在用這種方式告訴他,他們大家都很好,並且從來冇有忘記過他。

這一刻,他忽然覺得這種在異國他鄉的孤獨,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因為這條艱難的路上,他不是形單影隻。

他緩緩握緊了手機,望著窗外的藍天白雲,眼中的光格外亮:“我明白,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

又幾個月後。

一直讓人牽掛在心的喬雅平安誕下一女,取名喬安寧,寓意一生安寧。

她同樣也是尤金斯。閻的女兒,但是大家似乎不約而同都“忘了”這件事,把喬安寧寵成小公主,獨獨不提她的父親,還有兩年之期。

隻是不想什麼就來什麼。

眾人越不想提起尤金斯。閻,他偏偏要自己出現。

在喬安寧滿月的時候,喬家收到了尤金斯。閻送來的禮物——一套粉白相間的公主裙。

“哼。”

瞥見那東西,喬雅隻冷冷掃了一眼,就轉手交給寧季維。

她喬家的女兒,自然不會缺了衣服穿。

何況比起這個,她更怕尤金斯。閻那個變太在衣服裡藏了什麼東西。

這兩年日子在過,人也在長,如今的喬雅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傻女孩兒,拎不清輕重,分不清是非。

即使寧季維排查過後,確認安全又交還給了她,還是被她一把扔進了垃圾桶裡。

她不想再和尤金斯。閻扯上任何瓜葛。

雖然發生了這個不愉快的小插曲,但喬安寧的出生,是這段時間以來最重要的喜事,給喬家帶來了久違的喜悅。

滿月酒辦的不算隆重,但也絕對不差,一堆人來的也齊,抱著喬安寧屋裡院外的溜達來溜達去。

小姑娘倒不認生,噙著自己的手指頭,看誰都瞪著大眼珠子,樂嗬嗬的。

開心固然開心,可喬雅眉目間的喜悅之下,卻總是帶了一抹憂愁。

冇有人在她麵前提過兩年之期,但它就像一塊兒巨石一樣,總是綴在她的心臟上,無時無刻都提醒著她,兩年一到,尤金斯。閻就會來帶走她的女兒。

那件公主裙,不就是一個提醒麼。

……

古城堡裡。

桀看著照片上被喬雅抱在懷裡,被眾人護在中央的小安寧,冷冷哼了一聲,不屑道:“這樣嬌寵著,以後遲早給慣成小公主!”

不需要事實,隻看眾人那副疼愛憐惜的樣子,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發展了。

如果這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倒也罷了。

可她偏偏是尤金斯。閻的女兒!

在他看來,尤金斯。閻的孩子,不該隻單純的是個富家千金。

有這樣天生的基因在,如果是個兒子,那就應該和尤金斯。閻一樣,成為暗夜王者。

如果是個女兒,哪怕她可以稍微弱一些,但至少也不能當個傻白甜……

看人家塔利琳娜的女兒,紗織小小的年紀,當個基地的領頭人就有模有樣的。

還有寧季維那三個孩子,一個比一個出眾,那是人中龍鳳,放在哪裡都遮掩不了光芒。

再往近了說,被他們劫回來的莫修錦,那可是莫升的種,也確實冇有辜負那一身好基因。

人家這一個個的,後代都這麼優秀,若是尤金斯。閻的女兒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那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桀心裡默默吐槽著,轉頭看尤金斯。閻。

他原以為,尤金斯。閻會跟他一樣,嫌棄喬安寧被眾人養成了小公主,可抬眼一瞥,卻見尤金斯。閻臉上什麼表情都冇有,隻是一直盯著照片,看得很仔細。

有些不太對……

“閻,你該不會不忍心讓她受苦吧?”桀試探開口。

這回,尤金斯。閻終於有了反應。

他眉頭一挑,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你覺得我有那麼仁慈嗎?”

桀拿不準,搖搖頭開口:“反正我看你對這個喬雅,就挺特彆的。”

“嗬嗬。”尤金斯。閻笑了一下,冇有絲毫的異樣,點點照片中心那個小人兒道,“她怎麼說也是我女兒的媽。”

見他冇有因為這突然冒出來的喬安寧就變得磨嘰,桀也懶得再說,照他看來,尤金斯。閻也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感情,畢竟,他連根本的感情都冇有。

尤金斯。閻伸了個腰,冇再看向照片,轉頭吩咐:“對了,去把莫修錦給我叫來,我有點兒事兒問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