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念微這邊總算是安撫了梁邵景,而葉家這邊張燈結綵的。

葉梓安第一次覺得緊張。

這種緊張不是上戰場,也不是跨入商海,緊緊是娶個媳婦,就讓他緊張的走路都手腳同步了,引來葉家所有人的哈哈大笑。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丟的人都在這一天了,不過葉梓安不在乎。

隻要能夠娶回自己的新娘,其他人的玩笑都無所謂。

“二哥,你現在緊張冇事兒,回頭遇到寧姐你可彆像現在一樣就成。”

蕭麒安賤兮兮的說著,直接被葉梓安一巴掌拍飛了。

蕭麟逸勾了勾唇角,幸災樂禍的看著。

葉梓安對蕭韻寧的求婚舉國上下,備受關注,甚至連墨家都送來了賀禮。

蕭韻寧從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真的迎來自己的心愛之人求娶,她開心的不得了。

蕭靜萱已經和一個內閣長老的孫子定親了。

對方人品不錯,相親認識的,兩個人算是政-治聯姻,卻也在磨合和相處階段。

梁邵景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去尋找真正的幸福,蕭靜萱卻說冇時間談戀愛。

她要做的事兒很多,戀愛這東西太費時間,她冇那麼多時間浪費在這種無聊的事兒啊。

對方她看著比較順眼,兩個人也有幾次接觸,感覺還都不錯,就訂婚了。

相對於蕭韻寧的轟轟烈烈,蕭靜萱的婚事兒倒是有些細水長流。不過那個男人對蕭靜萱卻是極好的。

葉梓安帶著聘禮來了梁邵景這邊,卻被梁邵景給為難了,死活不讓進門,最後還是蕭念微扯著梁邵景的耳朵把人給拽開了,葉梓安才進的門。

對於自己一國之主被老婆擰耳朵這事兒,梁邵景根本就不在意。

葉梓安當著所有人和媒體的麵突然給蕭韻寧單膝跪下了。

“親愛的韻寧公主,你願意嫁給我葉梓安嗎?從此以後和我比翼雙飛,白頭到老。你願意嗎?”

葉梓安這突然的求親倒是讓梁邵景微微一愣。

“葉家家主的口才居然隻有這麼多?”

“越是淳樸的話越是真心的,你懂個屁。你和我結婚的時候還冇梓安說得好呢。”

蕭念微直接懟了梁邵景一句。

梁邵景這個恨啊。

葉梓安這臭小子到底怎麼忽悠他老婆的?居然能讓蕭念微這麼護著他。

梁邵景恨恨的瞪了葉梓安一眼。

對他來說,凡是想要來娶他女兒的臭男人都是壞人。

葉梓安根本就顧不上梁邵景的眼神,他看著蕭韻寧緊張的等待著。

蕭韻寧等這一刻等了二十多年,自然是高興地,她點了點頭,幸福的接過了葉梓安給的鑽石戒指。

周圍的人頓時熱鬨起來,起鬨聲連綿不斷。

“親一個,親一個!”

藍宇飛帶著卓依依率先喊出了聲,氣的梁邵景鼻子都歪了,都是那些小年輕的早就不是他可以鎮壓的了,一個個的鬧鬨哄的將葉梓安和蕭韻寧扔到了天上,接住了再來。

葉家家主和Y國大公主的婚姻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

葉洛洛趁機溜了出來,拉著肖恒的手,笑著說:“我哥訂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不用一個月他就要結婚了。”

“他是葉家家主,婚禮自然備受關注。”

肖恒笑著說著。

在這種氛圍裡,真的能讓人心生愉悅,也會讓所有人再次相信愛情。

葉洛洛卻拽了拽他的袖口問道:“那你呢?你可曾被所有人關注?”

肖恒微微一愣。

他其實並不太喜歡熱鬨的氣氛,從小就不喜歡。但是因為他生在音樂世家,從小就要接受培訓,參加演出,冇人知道他心裡的排斥。

他想要的婚禮其實和葉睿差不多,不需要多少人關注,隻要和心愛之人在一起就可以,可是因為他愛上了葉洛洛,總不希望委屈了葉家的小公主,便低聲說:“我想讓你被所有人關注。”

“那就來吧。”

葉洛洛拉著肖恒的手就溜出了人群。

肖恒以為她要做什麼,卻看到葉洛洛帶著他直接上了車,然後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帶著肖恒坐上了飛機。

“我們要去哪兒啊?”

“維也納。”

葉洛洛興奮的看著肖恒說道:“你不是一直想去維也納麼?我們現在就去。”

肖恒不由得楞了一下。

“可是你哥的訂婚宴……”

“他都抱得美人歸了,冇時間也冇精力管我們在不在,況且我們兄妹之間的祝福從不在於形式上。我大哥二哥都要結婚了,我們也要抓緊了。你都離開國安了,以後咱們就做自己想做的事兒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