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初寧回到家的時候,傭人正在花園裡給年糕洗澡。

它本來就小小的一隻,這會兒毛髮被水打濕,看上去更小了。

年糕看到江初寧就開始嗚嗚嗚的叫。

她放下包,蹲在傭人的旁邊:“我來給它洗吧。”

傭人應了一聲推開。

江初寧輕輕給年糕揉著小腦袋和耳朵,它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舌頭舔著她的手。

江初寧臉上揚起笑容,又給他撓了撓背和肚子。

這會兒天色暗下來,氣溫已經有些涼了,江初寧趕緊給他洗完,然後用了乾毛巾裹著,抱到了客廳,拿出電吹風,給他吹著毛髮。

電吹風的聲音輕輕嗡鳴著,導致江上寒走到了她身邊,她也冇有發現。

最先發現的年糕,直接從她懷裡出來,跳到了江上寒腿上用力搖晃著身體,水賤了他一身。

江初寧:“……”

她正要把年糕抱回來時,江上寒已經握住她的手:“我來。”

江初寧乖乖把吹風遞了過去。

等年糕使完壞準備跳回江初寧懷裡時,它小小的身體已經被完全控製住了。

它隻能伏在江上寒腿上,一雙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江初寧。

江初寧笑的更開心,連忙拿出手機拍下了這溫馨的一幕。

江上寒對她道:“你先上樓洗澡。”

江初寧身上也是濕的。

她站起身,趁著江上寒不注意,飛快在他側臉上親了一口,小跑著上樓。

江上寒看著她的背影,眉梢輕抬。

江初寧回到房間,拿了睡衣便進了浴室,看著一旁的浴缸,她想了想,還是打開了水。

下午按摩,晚上泡個澡一定會更舒服。

她把頭洗了之後,浴缸裡的水剛好放完畢。

江初寧用乾發帽包好頭髮,跨坐進了浴缸裡,手劃著上麵的泡泡,舒服的喟歎了聲。

就在她舒服的昏昏欲睡時,敲門聲響起,江上寒的聲音傳來:“寧寧。”

江初寧驚醒,應了一聲:“我在泡澡呢。”

她又想著江上寒衣服被年糕打濕了,便道:“你進來吧。”

正好他們一個泡澡一個洗澡,也不打擾。

江上寒進來時,江初寧整個身體都藏在浴缸的泡沫裡,隻露出個腦袋,雙頰被水汽蒸的泛紅,眼睛濕漉漉的:“我不會偷看的,你洗吧。”

江上寒瞥了眼旁邊:“你確定?”

江初寧舉手發誓:“那當然了。”

她一動,身下的水花也隨之盪漾,露出了半個嫩白的肩膀。

江初寧意識到後,又立即縮了回去,躺在水裡,用十分無辜的眼神看著他。

江上寒關上浴室門,站在那裡,開始解襯衣鈕釦。

一顆兩顆三顆……

直到他解到最後一顆時,江初寧有些受不了了,她扭過頭看向牆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