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又寧蘇景遷》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安又寧蘇景遷》主要講述了安又寧蘇景遷的故事,同時,安又寧蘇景遷也就是這部小說裡麵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

今晚是《月暮》芭蕾舞團全國巡演最後一站謝幕演出。

安又寧提前一個月就告訴蘇景遷來看,為此,還將最好的位置留了下來。

可直到落幕,那個位置依舊空著。

他失約了。

劇院門外,黑色的邁巴赫停在路邊,旁邊還站著一個身長如玉的男人。

夕陽的光暈落下,勾勒出男人輪廓分明的俊逸五官。

眼前的男人,是蘭城最有名的金牌律師,也是她結婚三年的丈夫。

——蘇景遷!

四目交錯,蘇景遷將手裡的百合遞過來:“恭喜你演出成功。”

安又寧看著他送來的百合,喉間一澀:“為什麼不進去?”

“我從來不在不感興趣的事情上浪費時間。”蘇景遷的聲音十分冰冷,猶如一把利刃。

他不感興趣的怎麼會是舞蹈?

他不感興趣的是她。

三年前,蘇景遷前女友出國,安又寧跟著蘇景遷追去了拉斯維加斯。

在那個國度,他們做了一個賭下一生的承諾。

蘇景遷說:“安又寧,我需要一個太太,你很合適。”

衝著這句,她賭上所有,為愛結婚。

但她忘了,他說的太太,並不是愛人。

是以如今連他送自己的花,都是他念念不忘的前女友最喜歡的百合。

也理所應當的忘記,她對花粉過敏……

安又寧嚥下翻湧的澀意,開門坐上了副駕駛。

回到彆墅。

蘇景遷端著紅酒杯,坐在沙發上。

安又寧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時,就看到這一副場景。

許是被呼吸驚擾,蘇景遷抬頭看來,瞧見安又寧,他放下酒杯,起身走來。

男人眼神微醺的停留在她身上,隨後抬手撫上她麵頰,嗓音低沉又誘惑:“安又寧,我需要一個孩子。”

“我希望你能辭職,專心在家帶孩子,直到他成年。”

他公事公辦的語氣,好像在處理一場談判。

安又寧僵在原地,帶著商量的問:“景遷,現在舞團在選拔主舞,我為了這個機會已經等了五年,孩子的事能不能延一延?”

現在要孩子,就是斷送她的職業生涯。

蘇景遷漠然的視線像冰刃般射來,清冷而絕情:“生孩子是你的職責,我不希望因為你的個人原因,耽誤我的人生進度。”

寒意瞬間侵蝕她的四肢百骸,凍的她渾身發顫。

人人都說蘇大律師鐵麵無私,可對她,他從來冇有公平過。

臥室的氣氛將至冰點。

十幾秒後,蘇景遷有些不耐煩的撤回手:“你要是不願意,我可以找彆人。”

說完,他轉身就走。

在蘇景遷要開門時,安又寧眼圈一紅,終還是敗給自己的愛情,跑上前抓住了他。

“彆走,我答應你。”

話落,她伸手圈上男人的脖頸,掂起腳尖吻了上去!

蘇景遷有一瞬的錯愕,但很快就反客為主。

但他忽略掉了安又寧眼角滑落的那抹淚。

蘇景遷不知道,她之所以改變主意,是因為愛。

所以她無條件為他獻祭出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婚姻,自己的一生,乃至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