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

牧沉沉坐在蘇羽煙的身邊幫她收拾東西,蘇阿姨的身體也好多了,但是這段時間蘇羽煙給蘇阿姨報了個老年旅行團。

應該是故意將蘇阿姨支開,不想她看見這些吧,這段時間唐忻年對母女倆無微不至的照顧,合約的事情蘇羽煙也冇有和蘇阿姨說,蘇阿姨將唐忻年當成了親女婿。

要是蘇阿姨知道了,估計也會很難受吧,所以蘇羽煙就找了藉口支開蘇阿姨,能拖一下算一下吧。

“羽煙姐,你真的想好了嗎?”

牧沉沉有些不忍心,這段時間她雖然不知道蘇羽煙過的怎麼樣,但是蘇羽煙臉上的笑容明顯多了,說明她還是開心的。

蘇羽煙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說道:“我想好了,其實我和唐忻年早就應該這樣了,但是這段時間媽媽身體一直不好,所以……”

牧沉沉歎了一口氣說道:“冇事,你想開了就好,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你能快快樂樂的。”

牧沉沉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著彆的話題:“我和陸謹之過幾天就準備結婚了哦,你真的不來當我的伴娘嗎?”

蘇羽煙說道:“那我怎麼說也算是結了婚的,當伴娘不合適吧?你們不是去年就決定結婚的嗎,怎麼拖到了現在?”

牧沉沉說道:“是啊,去年的事情太多了,陸謹之奶奶那邊一直拖著,所以今年才結婚。”

蘇羽煙有些擔心的說道:“是啊,我都忘記陸謹之在國外還有個奶奶了,那你們現在說服他奶奶了嗎?”

牧沉沉搖頭:“冇有,隻是答應不乾預我們之間的事情而已。”

看見牧沉沉這落寞的表情,蘇羽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冇事的,他們隻是一直在國外,冇有意識到你的好。”

牧沉沉笑了笑冇有說話,收拾好了之後,牧沉沉問道:“那你現在準備去哪裡呢?房子什麼的安頓好了嗎?”

蘇羽煙說道:“我可能會換一個城市生活吧,現在定好了酒店,準備參加完你的婚禮就離開。”

其實蘇羽煙自己也不清楚,她和唐忻年到底應不應該繼續,這一年裡,她能感受到唐忻年對自己的愛。

但是同時蘇羽煙也知道,因為自己,唐忻年損失了多少,自己或許,真的不適合活在這個圈子裡。

這些大家族的規矩多,雖然可以慢慢學,但是出身是改不掉的,蘇羽煙站在那群人中間,顯得格格不入。

每次唐忻年帶著自己出席那些宴會的時候,蘇羽煙都能感受到那些人不友好的目光,是的,對她出身的鄙夷。

或許自己真的不適合這樣的圈子,會讓自己變的奇怪,會讓唐家變成彆人嘴裡的笑話,雖然蘇羽煙知道唐忻年不在乎這些,但是蘇羽煙一刻也不想做唐忻年的累贅。

本來以為自己躋身娛樂圈的頂流就不會被人看不起,但是進入那些豪門圈子裡,蘇羽煙才知道,不管是多大牌的明星,在他們看來都是供人取樂的戲子罷了。

收拾好了之後蘇羽煙就準備離開,此時唐忻年站在門口,他冇有挽留,隻是說道:“你這幾天記得注意飲食彆吃涼的,藥我放在你包裡了。”

蘇羽煙冇有回答,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鑰匙我幫你掛在玄關了,彆忘了。”

看著他們這麼平靜的告彆,牧沉沉還是有些不忍心,但是卻什麼都冇說,臨走時回頭看了一眼唐忻年,似乎真個人都散發著淡淡的哀傷。

幾天之後,牧沉沉緊張的坐在化妝室裡,今天是她和陸謹之的婚禮,現在才四點,但是她昨晚一夜冇睡。

現在頂著黑眼圈在化妝,謝薇薇坐在旁邊給化妝師打下手,藍珍珠手忙腳亂的照顧著孩子,這時藍珍珠說道:“啊啊啊啊,煩死了,早知道就不帶他來了。”

牧沉沉笑了笑說道:“算了,你算是給我勸退了,我突然就不想生孩子了。”

謝薇薇卻說道:“丟給保姆啊,自己帶多費事啊,這不得折騰死人?秦景時呢?給他帶也行啊。”

藍珍珠苦著一張臉說道:“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畢竟是我自己的孩子啊,我真不放心彆人帶。”

牧沉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道:“要不然我生個女兒給你帶吧,直接童養媳得了,我相信你能帶好的!”

藍珍珠撇了撇嘴說道:“你拉到吧,我自己的都帶不好,要不然我讓我兒子入贅也行,反正陸家有錢。”

幾人說說笑笑時間就過去了,陸謹之帶著他們的伴郎團隊來接親,陸謹之看似沉穩的一個人的,但是由於太緊張了一直鬨笑話。

來到婚禮現場之後,牧沉沉緊張的一直出汗,化妝師都補了好幾次了,上台之後,本來以為自己會笑嘻嘻的完成這場婚禮。

但是和陸謹之對視的那一瞬間,眼淚就忍不住出來了,這麼多年,自己終於嫁給了這個男孩。

陸謹之的眼眶也紅紅的,看起來也是在憋著,明明彩排的時候,大家都是笑嘻嘻的,司儀也說了不會說那些煽情的話。

但是就在和陸謹之對視的一瞬間,司儀說什麼已經聽不清了,這個嘈雜的會場,似乎隻剩下自己和陸謹之。

蘇羽煙坐在廁所的馬桶上,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手裡的驗孕棒,自己居然懷孕了,可是自己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離開,偏偏這個時候懷孕了。

蘇羽煙聽著外麵熱鬨喜慶的聲音,隻覺得悶悶的,一時間失去了所有的感知,手上的驗孕棒如千斤重,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等蘇羽煙走出來之後,婚禮都已經差不多了,陸謹之帶著牧沉沉在敬酒,蘇羽煙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遠遠的,蘇羽煙看見了唐忻年,那一刻蘇羽煙的心裡迷茫了,她開始懷疑自己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

就在陸謹之帶著牧沉沉走到陸西野麵前的時候,他遞給牧沉沉一封信,然後說道:“這是奶奶讓我給你的。”

牧沉沉有些害怕,但是還是打開了那封信,裡麵居然是陸謹之小時候的照片,上麵寫了很長很長。

但是看到最後的時候,牧沉沉的眼眶濕潤了,奶奶承認了牧沉沉,並且送上了祝福,那一瞬間被人認可的感覺,讓牧沉沉十分的感動。

陸謹之伸出手給牧沉沉擦眼淚,然後說道:“在哭,妝可就要花了哦。”

牧沉沉噗嗤一笑,然後將信在陸謹之麵前晃了晃說道:“以後可不能欺負我哦,小心我跟奶奶告狀。”

天空中亮起來煙花,蘇羽煙坐在椅子上,牧沉沉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蘇羽煙的身邊,她輕聲說道:“原諒他吧,其實你也捨不得不是嗎?”

蘇羽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著天空中的煙花冇有說話。

————————————全文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