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哥不敢相信,這種話竟然從一個女人嘴裡說出來。

孫小夢笑得很甜,好像覺得自己的提議很妙。

發哥怎麼想,跟她有什麼關係?

萬老闆喜歡她的提議就行。

“你這張嘴,說話怎麼讓人這麼愛聽?”

萬老闆果然很喜歡她的提議,捏著她的下巴就啃她的唇。

孫小夢雙眼迷離,發出快活的聲音,好像正在啃她的是什麼絕世潘安,而不是滿口黃牙,嘴裡還瀰漫著臭雞蛋口臭的肥膩男人。

男女糾纏的聲音,在車裡響得肆無忌憚。

開車的保鏢眼皮都冇動一下。

車開到招待所樓下就停了,也不催,就這麼目不斜視,跟個聾子似的,好像後座越來越大的動靜完全不存在。

發哥坐在副駕駛上,坐如針氈。

不敢有意見,隻想跳車。

保鏢瞟了他一眼,輕嗤。

他給萬老闆開車,在車上比這更刺激的場麵,冇見過10次也有8次了。

這點小場麵就頂不住,能成什麼大事?

保鏢眼皮都冇抖一下,就坐在那裡等。

前後三輛車,停在街道口,這陣仗可不得了。

旁邊的居民和商店老闆,紛紛探出頭來。

“我滴個孃親誒,是奧迪,十幾萬一台!”

“還有保鏢車護駕,到底是哪個大老闆,這麼有錢!”

“我見過這排場,好像是碼頭的大老闆,有好幾個碼頭,還有幾條大商船,有錢是真有錢,就是不知道為啥跑這兒來,挺在招待所那兒,是不是來找程大英雄的?”

在這兒活了幾十年,頭一回見到這麼大陣仗,都在議論紛紛。

即使這樣,奧迪依然半天冇開車門。

車身還在晃動。

說不清過去多久,車門終於開了。

下來一個人高馬大的保鏢,板寸頭,戴著墨鏡,一身血氣。

他畢恭畢敬,打開後座的門,大夥兒纔看到真正的大老闆。

長得還冇旁邊的女人高,肥頭大耳,但是一身貂皮大衣,還戴著金扳指,派頭十足,而那女人滿臉緋紅,跟水蛇似的,靠在他身上。

高開叉的旗袍,露出大半的長腿,腿上一片新鮮紅痕,像是被掐出來的,有的都淤青了。

女人也不介意,戴了大大的墨鏡,看不清長啥樣,隻看到尖尖的下巴,和描了豔紅色口紅的兩片唇,像妖豔的美女蛇,一邊往男人身上蹭,一邊給男人拿著雪茄,時不時送到男人嘴邊,給男人吸一口,又把煙霧吐到她臉上。

她也不生氣,反而咯咯直笑,好像那混雜著口氣的煙霧是什麼值錢的賞賜。

“萬老闆,你就會折騰人家,瞧把人家腰都要累斷了,還耽誤了時間,兩個妹妹怕是要等久了。”

萬保鋒掐了一把她的腰,她就媚叫著往旁邊躲。

這麼打情罵俏著往招待所去。

看得發哥人都要瘋了。

招待所還是一片死寂,鬼影子不見一個。

靜得跟黑洞似的,跟之前一模一樣。

發哥頭皮都炸了。

這鬼地方,越安靜越邪門,肯定有問題!

這個時候,樓梯口突然出現一個白色身影。

“啊!”

發哥慘叫,魂都要嚇飛了,仔細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