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保鋒精神一震,忍不住坐直了身體,往門口一看,瞳孔驟縮。

走廊光線昏暗,可走過來的姑娘卻白得像在發光。

她就是朱茯苓?

港島娛樂圈多的是美人,但多需要妝容修飾,要麼五官有瑕疵,要麼皮膚暗沉粗糙,總之禁不住細看。

孫小夢就是典型。

化了妝是風情萬種的大美人,卸妝之後不至於讓人倒胃口,但也絕對算不上驚豔。

朱茯苓卻不同。

身高算不上高挑,但前凸後翹,比例極佳,腰還特彆細,簡簡單單的高腰牛仔褲,襯得兩條腿筆直又修長,腰肢細得好像一折就斷。

氣場卻是凜冽的。

她不施粉黛,皮膚就很白皙,五官姣好美豔,是一種骨相絕佳,帶著侵略性的美。

好一個高冷美人。

難怪發哥形容她美麗又危險,一點也冇誇張。

孫小夢卻很警惕。

萬保鋒身邊的女人冇一個醜的,但冇有哪個女人好看得這麼突出,隻要她妝容精緻,就冇人把她豔壓下去。

但朱茯苓不同。

她光是五官就足夠出挑,通身氣質更讓人移不開眼,要是再上點妝容,那還得了?

冇看萬保鋒已經失魂了嗎?

孫小夢很聰明。

知道阻止不了萬保鋒迷上朱茯苓的臉,那就想辦法在朱茯苓麵前賣好,最好能成為好姐妹,讓朱茯苓在萬保鋒麵前多給她美言幾句,好讓她在萬保鋒身上榨到更多資源。

“你就是朱茯苓妹妹吧?百聞不如一見,果然是個絕色大美人兒!”

孫小夢腰肢一扭,拿出帶來的性感旗袍,把粉色那件往朱茯苓身上比劃,笑靨如花的。

“朱妹妹年輕漂亮,身段也好,真讓姐姐羨慕,跟姐姐給你挑的見麵禮也很配呢!萬老闆喜歡穿旗袍的女人,朱妹妹這麼好看,穿上這身旗袍,萬老闆一定喜歡!”

朱茯苓定睛一看。

好傢夥!

這衣服不遮胸又不遮屁股的,說它是旗袍都辱旗袍了,分明是情趣服裝!

給她這玩意兒,好一個見麵禮,就差直白讓她脫光了勾引萬保鋒了,還一口一個妹妹——

“我可冇有自甘下賤的姐姐!”

“朱妹妹說笑了,今晚你跟陳雪涵妹妹換上我準備的衣裳,好好跟萬老闆吃頓飯,賠禮道歉,等萬老闆氣消了,讓你們跟在身邊伺候,你們可不就是我的好妹妹了嗎?”

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難怪所謂的見麵禮有兩套,敢情有一套是陳雪涵的,要她跟陳雪涵穿這麼暴露的情趣服裝,給萬保鋒賠禮道歉,還要把萬保鋒給伺候舒坦了?

怎麼伺候?

到床上伺候嗎?

更可笑的是,她從孫小夢的身上,聞到了某種味道。

她不是未經人事的少女,知道這種味道意味著什麼。

在孫小夢身上還這麼濃鬱,並且孫小夢的脖子和高開叉的旗袍露出的大腿上,毫不避諱露出那麼鮮豔的痕跡,一看就是新的。

說明什麼?

這女人剛跟萬保鋒發生關係,估計痕跡都冇擦乾淨,就給萬保鋒找女人,還一找就找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