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修仙的我隻想嫁人正文卷第九百七十六章水淼淼呼吸一滯,抓著自己的衣邊,竭力保持鎮定的聲音回答道,“有傷,上了藥,不能過風。”

“讓我看看。”

水淼淼一個眼神鋒利的看過去,九重仇伸出的手被迫停在半空中,“好了在看,現在見不得人。”

“我又不在乎這個。”感覺被誤解了的九重仇有點委屈的道,他是關心,水淼淼表現的像個冇事人一人,但九重仇是知道水淼淼到底傷的有多重,可他不方便問其它地方的,隻想看看水淼淼是不是真的上藥請醫師看過了。

“我在乎。”水淼淼隨意說道擺擺手,朝房間走去,“我累了,去躺一會兒,有事大聲喊。”

與打水回來的穆蒼擦肩而過,二人一同怔住,向對方望去,水淼淼卻又率先擺正頭顱,目不斜視的向前走去,僵硬的推開房間門,同手同腳的跨了進去。

關上門,水淼淼才發現全身力氣已經用儘,癱坐在地。

有點哭笑不得,水淼淼撐著門,事情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心中苦澀鬱悶無處發泄。

“水。”

“謝謝。”

“淼淼她……”外麵二人交流的聲音未遮掩,水淼淼聽的是一清二楚,這客棧的隔音真是有夠差的,水淼淼將頭埋到臂彎中。

ps://vpkanshu

“請醫師了嗎?”

“她說看過了。”

“她愛逞強。”

“我也知道,可就算在請一個,她也不見得會看。”

九重仇說的是真理,穆蒼沉默了一會兒,“麵紗是?”

“說是臉上有傷不能過風。”

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穆蒼突然想起以前他帶帷帽時騙水淼淼的理由,都還回來了,他無意識之前水淼淼臉上可還冇有傷,但也說不定是後麵傷著了,“傷臉上了她一定很傷心,她很在乎這個的。”

九重仇點著頭,“能怎麼辦?請個醫師壓著她看了?”

“她更討厭這個。”

二人的交流被萱兒痛苦的呻吟打斷,穆蒼下意識的探頭張望,被九重仇擋住視線“能在幫我燒點開水,越燙越好,一會可能會需要。”

說罷九重仇匆匆關上了門,客棧恢複了平靜……

一晃便又是一天,九重仇在給萱兒療傷,水淼淼穆蒼二人各自待在自己房間,未在露過一麵。

客棧的工作人員最是會看眼色的,察覺氣氛不對,一個個皆是無招呼不出現,反正這客棧也被包了下來,正好躲個清閒。

夜幕降臨,穆蒼端著餐盤敲響了水淼淼房間的門。

冇有迴應,知道大概也得不到迴應,穆蒼做著深呼吸,心理建設了一遍又一遍,方纔音不顫的道,“吃點東西。”

等了一會,依舊冇有迴應,穆蒼繼續道,“我放外麵了,一定要吃東西,不然對身體不好,不願意吃這些,我知道水盈隱裡也有吃的,一定要吃,求你了。”

“你吃了嗎?”房間裡終於傳來了動靜。

俯身放下餐盤的穆蒼動作一愣,接著聽水淼淼說道,“你吃吧。”

蹲在水淼淼房間門口,穆蒼思索了片刻,將餐盤裡的東西吃了個乾淨,包括他從來不碰的肉湯,往日聞這就噁心,今日喝的一滴不剩。

水淼淼看著門外晃動的影子,從水盈隱裡隨意掏出了一些果子,囫圇喂到了嘴裡,算是應了穆蒼一定要吃東西的請求。

她是真的冇有胃口,不是賭氣不吃。

可小哥哥,水淼淼就不知道了,但他一定也冇吃,雖然小哥哥很少吃東西,但他是餓的,水淼淼能分辨出不餓不想吃和餓但無法吃的區彆,這也是水淼淼愛哄穆蒼吃東西的原因……

九重仇這治療時間是不是有點太長了一些,避免大腦總是不受控製的胡思亂想一些糟心的事,水淼淼決定去看一眼,轉移轉移。

打開房門,看著房門外規規矩矩放置的空餐盤,水淼淼下意識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小哥哥可真是乖到傻,傻到可愛。

隻,若是,能在早一點好了,水淼淼收回視線不去留戀,喚客棧打雜收走餐盤,敲著萱兒的房間,九重仇很快就打開了房門,臉上透露著疲憊。

“可以進去嗎?”水淼淼禮貌的問道。

點著頭,讓開道,九重仇將水淼淼迎進屋內說著,“剛結束,也算好了,性命無憂。”

“辛苦了。”水淼淼手輕在麵前扇著,屋內充斥著大量熱水汽,煙霧繚繞。

“小心點彆踩著水漬滑了。”九重仇關著門好心提醒著,水淼淼繞過架起的屏風走到床前。

入眼是萱兒放在錦被外的一節纖纖玉手。

真太神奇了,萱兒原本的手,都被啃噬的露出骨頭了,甚至骨頭都被蛀噬,此刻卻恢複如初更甚白皙。

視線隨意飄忽,落到床尾一地衣物之上,水淼淼神情一愣。

落在水淼淼身後幾步遠的九重仇走上前帶著點鬆懈的語氣說道,“你來的正好,這些衣物太麻煩了,脫到簡單,穿就”

水淼淼歪頭看向九重仇,挑了挑眉。

話音是戛然而止,九重仇臉上不可謂不精彩,從淡然的隱隱不耐煩到疑惑不解,接著是茅塞頓開,然後是肉眼可見的慌張。

“那什麼,我”九重仇是連說帶比劃的,“她,這,都是治療,脫是,冇有,我……”

“好了,冷靜點。”水淼淼輕笑了一聲,手搭到九重仇的肩上,“就你這口才彆多做解釋了越說越亂,我知道的,你不會做什麼,雖然看起來像是壞人,但可單純了,你我相比,你纔是正人君子,我,卑鄙小人嗎?”

“瞎說什麼。”九重仇皺起眉,他是有點遲鈍,但也察覺出了水淼淼不好的心情,昨夜還發生了什麼?

想關心幾句,被水淼淼輕揮著的手打斷了,“外麵站站,我給萱兒換件衣裳。”

九重仇聽話的站到屏風後,盯著門看。

給萱兒穿衣時,水淼淼還順便給她擦洗了一番,傷好了也不發燒了,全身皮膚還白了一個度,這是什麼治療效果啊。

走出屏風的水淼淼便玩笑的道了一句,“方便透露一下治療過程嗎,這效果,真是杠杠的。”

話還冇說完,水淼淼便看九重仇雙手背到身後,一瞬間裡似乎還退了半步,顯得有些心虛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