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晨,陽光明媚,外界飛鳥和青綿蟲的叫聲此起彼伏。

時宇睡到了自然醒,然後迷迷糊糊起了床,機械式的洗漱完成後,他又躺回了床上。

“對了,等下要出門一趟才行。”他喃喃自語。

此時,他的狀態恢複的差不多了,看了一下技能圖鑒,八個小時的冷卻時間也已經清零,說明他又可以使用圖鑒教學技能了。

今天他打算嘗試教學一下硬化技能,不過一個無級彆技能都需要恢複八個小時,一個低階技能的消耗肯定更大。

所以,他準備先出門購買一些營養品,來留著教學完技能後使用。

無論是召喚、收回還是使用禦獸天賦強化寵獸,又或者寵獸在禦獸空間中進行成長,禦獸師都是有一定消耗的。

因此,不僅寵獸有各種營養品、藥物,市麵上也有許多針對禦獸師的補品。

時宇纔剛剛成為禦獸師,對這方麵瞭解不多,不過他能確定可以買到,畢竟這些藥品的小廣告幾乎到處都是。

這個技能圖鑒的冷卻時間,他昨天研究了下,那個時間應該是按正常休息的情況下來計算的。

如果通過食用補品、或者冥想休息,時間還會加速,這並不是完全固定的冷卻時間,隻和他當前的自身狀態有關。

當技能圖鑒判定他的身體狀態恢複的差不多了,就可以進行下一輪教學了。

其實這樣一來就友好多了,以後他隨身帶個水杯,泡點異世版枸杞,口袋再揣盒補虛藥,教中、高階技能也未必不能扛過去。

何況,成為禦獸師後,他的體質也會越來越強的,教學技能比較費勁的情況可能也就僅限於現在了。

總之…自己得控製好度才行,時宇可不想以後參加個禦獸比賽,都需要食鐵獸推輪椅送自己去戰鬥。

“十一,你繼續在裡麵睡覺吧,我出去買完東西再放你出來。”

通過心靈感應通知下小食鐵獸後,時宇強忍睡個回籠覺的誘惑,選擇了出門。

“對了,忘記和你打招呼了。”

時宇從房間走出來到了院子裡後,忽然想起什麼,看向了柿子樹上。

左邊柿樹的樹枝上,掛著的鳥籠裡,青綿蟲已經醒了。

它倒也佛係……從容的在裡麵吃著樹葉,此時裡麵不知道怎麼多了一堆柿子葉,還有啃食一半的。

時宇想了想,這應該是青綿蟲用蟲絲捲過來的吧。

它的蟲絲熟練度達到熟練級彆後,做到這一點很容易。

此時,青綿蟲冇有搭理時宇,隻是獨自茫然的啃葉望天。

為什麼它一隻蟲子,會被關在鳥籠裡?

不過換個角度想,也可以看作是把飛鳥關在了鳥籠外……安全性大大提升。

“說起來,這隻青綿蟲也有點怪啊……”時宇臨出門前,暗暗嘀咕。

其他青綿蟲都往有營養的植物那邊跑,追求成長、進化,它倒好完全冇有一點追求,跑來吃自家放養的柿子樹上的葉子,與世無爭。

怪不得這隻青綿蟲營養不良。

要不是自己對這隻青綿蟲使用了技能圖鑒,教學了蟲絲,它恐怕到壽命終結也無法進行第二次蛻變。

“回來時候從路邊多摘幾種普通植物給它改善下夥食吧……”

飼養基地中那些能促進青綿蟲成長的靈植、珍果他供不起,路邊的各種普通植物這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作為自己未來的蟲絲供應商,可不能因為營養不良過快掛掉……

堅挺下來啊,青綿蟲這個種族,成長等級達到十級後,就有機率化繭進化的。

到時候,它們會吐絲包裹自身化繭,蟲絲技能熟練度越高,進化成功的概率越高,個體差異也會越大。

所以,這隻青綿蟲隻要在時宇這個鳥籠裡老老實實待著,日後完全有可能逆天改命……

……

“和記憶中相比變化很大。”

出門後,時宇走在平城的街道上,再次感慨起來這裡的變化,最能體現這裡變化的,除了高樓大廈,還有路邊的行人。

無論是不是禦獸師,飼養一隻寵物,似乎已經成為這個世界的一種潮流。

禦獸文化越繁榮的地方,人與寵的關係就越密切。

他看見了一個大叔騎著四輪車,前邊一隻拴繩的形似二哈的冰原犬在拉著他跑。

好傢夥,真·綠色出行,天然無汙染,就是有點費狗。

嗯,除了遛狗的,還有遛貓的。

時宇看見了一個女孩正滿世界追一隻寶石貓。

如果說遛狗像是騎馬,那麼遛貓就像是在鬥牛,基本上不是人遛它,而是它遛人。

這個不可控情形……多半是貓主人不是禦獸師,雙方冇有簽訂契約,是把寶石貓當寵物養的。

寶石貓形似地球的布偶貓,非常漂亮,戰鬥力比青綿蟲強些。

並且和青綿蟲類似的是,它的進化方式是公開的,上限不低。

隻要擁有稀有的“貓眼寶石”,就可以讓寶石貓根據寶石種類獲得不同的種族能力,完成進化。

使用的貓眼寶石越稀有,寶石貓獲得的力量也就越強。

基本上,冇有貓眼寶石的寶石貓隻能做寵物,而有貓眼寶石的寶石貓,則是優質戰寵。

時宇目光冇有多停留,那是一隻普通的寶石貓,冇有進化痕跡,可能是在基礎培養階段吧。

畢竟貓眼寶石的價格,要比寶石貓本身還昂貴。

寶石是天然資源,稀缺無比,但貓咪卻可以不斷繁殖,時間一長,貓眼寶石的價格起來了,寶石貓的價格下去了……

此時,一邊感受平城現在的氛圍,時宇一邊尋找著藥房。

最終,他來到了距離自己家四千米遠的一個名為“百草堂大藥房”的地方。

這裡的佈局和地球的藥房冇什麼區彆,進來後,時宇便在各種玻璃櫃中看到了各種盒裝、罐裝藥物,硬要找區彆,可能就是這個世界的藥房是人、獸通用的吧。

由於文化差異,就算是專門給人看病的醫生,也多多少少掌握一點給動物看病的本事。

原因無它,賺錢啊,隻不過是多考一個證的事情,收入起碼翻倍。

“您有什麼需要嗎?”

時宇進來藥房後,前台的青年醫師開口詢問道。

“這裡也收購蟲絲?”

時宇第一時間注意到了藥房內的一塊牌子,上麵寫著各種藥房可收購的藥材種類,其中有一個,就是青綿蟲的蟲絲。

“恩,不過需要的是以幾種特殊藥材為食物的青綿蟲吐出的蟲絲,並且要品質達到高級,成分檢測合格後,我們這裡可以直接收購。”

“藥材的種類寫在上麵,您可以瞭解一下。”

“好。”時宇點了點頭,並且還真認真的看了起來。

根據吃的食物不同,青綿蟲吐出的蟲絲性質也有所不同的,比如一些衣料工廠需要的蟲絲,就要求蟲絲有各種抗寒、隔熱能力。

一身由抗寒性質蟲絲製作的衣服,價格非常昂貴,就像冰原市外的雪山,尋常禦獸師想探索那裡,一身抗寒探險服是必不可少的。

而這種藥房收購的用於入藥的蟲絲,培養方向當然是需要蟲絲擁有特定成分。

至於所謂的高級品質,大概可以相當於,要求青綿蟲的蟲絲熟練度達到精通級彆,如果蟲絲熟練度達到完美級彆,價格還會高出數倍。

看了下收購價格後,時宇頓時嚥了口口水,算上遺產以及各種補貼,考慮到每個月都得還貸,他和食鐵獸最多隻能撐一年時間。

一年內如果冇有闖出名堂,比如成為職業禦獸師,就得老老實實找個飼養基地上班打卡了,培養食鐵獸的資金鍊也會斷裂。

但是,如果能把青綿蟲的蟲絲堆到完美品質,就算考慮到食物成本,僅靠一條蟲蟲,也完全能養得起食鐵獸了啊,開個青綿蟲養殖場的話,更是直接財務自由。

他好像真的找到了商機,捕蟲少年竟是我自己。

“您是禦獸師?是有出售蟲絲的意向嗎。”

時宇仔細研究時,青年醫師隨口問了句,讓他回到了現實。

“暫時冇有,請您給我拿兩瓶那種藥。”時宇指向了一個分區。

醫師:???

————

感謝冇事看看書可還大佬的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