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一隻寵獸來說,想成長無非這三個途徑。

食物、訓練、戰鬥!

通過食物攝取營養物質轉化為成長所需要的物質最輕鬆。

訓練的話就稍微艱苦一些了,不過通過訓練能把自身的種族能力磨練到更高水平,從而促進成長。

戰鬥是最為凶險的,尤其是那種精神、意誌、心靈高度集中的生死戰鬥中,對於寵獸的磨練最大,高強度戰鬥中使用起能力所帶來的成長經驗,也不是一些基礎訓練能比的。

想培養一隻強大的寵獸,充足且營養的食物,合理的訓練,適當的戰鬥磨練,其實缺一不可。

目前時宇就打算帶十一去進行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當然,不是什麼生死之戰,而是在正規場所,規則限製下進行的禦獸戰鬥。

對於他和十一這個階段來說,還接觸不到生死之戰那種級彆的戰鬥,而且城市裡也冇有那樣的場所給他們進行生死磨練。

就算有,時宇也不會閒的蛋疼去尋死,他是正常人,有技能圖鑒在手,穩健發育不好嗎?

有生死危險的地方……反正他是絕對不會去的。

當天下午,時宇把小食鐵獸收回了禦獸空間,再次出門。

對於一個發展不錯的城市來說,有幾個關鍵性地方是必不可少的。

比如禦獸師們的行政單位,禦獸師協會。

比如駐守城市邊緣、保護城市的禦獸兵團。

還有學校、飼養基地、道場、武館這樣的地方,每個城市都有。

除此之外,必不可少的還有供禦獸師戰鬥磨練的對戰場館。

對戰場館基本是官方管理的,城市內隻有這裡可以供禦獸師之間進行戰鬥,時宇想找對手進行實戰,這裡是其中一個選擇。

他其實還可以前往野外地區,尋找較有戰鬥力的生物,但那樣實在有點危險,考慮到他和十一還冇滿級,時宇暫時放棄了這個選擇。

不過,想要成為職業禦獸師,野外生存技能好像是必須得點滿的。

據時宇所知,職業禦獸師的考覈中,除了基礎考覈和實戰考覈,便還有野外生存考覈。

想要拿到那一張證書的話,這一點似乎很難避開……嗯,說到底還是他們目前太弱了,如果什麼危險都可以平推過去,也不用畏手畏腳了。

要是時宇冇有記錯的話,禦獸師協會好像定期會對見習禦獸師們組織野外曆練,見習禦獸師都可以自主報名。

這樣的活動中,曆練區域內高等級超凡生物基本都是被清掃過的,並且後方也有高等級禦獸師、救援小組坐鎮,可以應對突發危險。

要是決定去野外曆練的話,時宇覺得跟團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比自己浪在安全方麵有保障一些。

雖然說是自費報名的,得花錢,但是如果能在野外收穫一些稀有材料,複製到一些稀有技能,也未必很虧。

接下來,花費了一些時間,時宇來到了距離自己家較遠的一處對戰場館。

平城區常住人口十三萬人,禦獸師數量占比不少,其中見習禦獸師在禦獸師中占比則更高。

每個城市職業禦獸師或許很少,但見習禦獸師一定很多,所以對戰場館的個數也非常多。

……

平城對戰場館,漁陽路分館。

“你好,歡迎光臨。”

時宇進入場館後,側方前台一位年輕的女接待員微笑歡迎道。

順著聲音,時宇放眼看去,一共四個前台,目前隻有剛和他打招呼的接待員冇有在處理業務。

其他的前台則都和年齡不一的禦獸師在進行登記工作,這裡的人比時宇想象中的要多一些。

“你好。”

時宇立刻回道,並且走了上去。

前台接待員看著時宇,道:“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嗎。”

時宇道:“我想進行對戰,不過我是第一次來,能為我簡單介紹下嗎?”

接待員笑著點了點頭道:“我們對戰場館提供超凡級以下的戰鬥場所,在這裡您可以選擇約定戰鬥或者隨機戰鬥。”

“約定戰鬥就是您提前約好對戰人選,我們隻提供場地、裁判、醫務方麵的服務。”

“而隨機戰鬥,則需要您填寫基本資訊,由我們來隨機為你挑選戰鬥對手並提供其他服務。”

“其中,隨機戰鬥根據禦獸師的寵獸等級,分為六級以下,七到十級兩個組彆,我們會根據您的寵獸級彆,在適合等級範圍內為您隨機匹配對手。”

“不管是哪種模式,一場戰鬥的場館使用費用都是每人100元。”

100元?

時宇肉痛!

一場戰鬥100元!好貴啊!100元他能生活3天了。

不過,想到場地維修費、裁判費甚至醫療費,這個價格似乎也正常,這種場館如果不是官方扶持,收價說不定更貴。

“哦對了,還有賭約戰。”接待員補充道。

“對戰雙方戰鬥前可以進行賭注,由敗方支付雙方的場館使用費,也就是輸掉戰鬥的人需要支付200元,而勝利者則免費。”

“我選隨機賭約戰,寵獸等級範圍選六級以下。”時宇立刻選擇道。

目前小食鐵獸成長等級是五級,掌握精通級硬化能力,甚至還有不科學的高速癒合,就算對手是六級的高種族寵獸,他們也不一定會輸。

為了省下小錢錢,隻能對不起對手了,至於自己會輸的情況……如果輸了,時宇也隻能認了。

開局雙天賦還贏不了同級對手,自己可以自殺了。

“好的,那這邊請您填寫一下表格……”接待員遞過一張表格道。

時宇接了過來仔細看了看後,拿起旁邊的碳素筆,快速填寫起來。

名字、身份證號、寵獸種類、寵獸成長等級,這四項,基本就是要填寫的關鍵資訊了。

其他的資訊,則是一些選項,比如勾選隨機戰鬥、確定選擇賭約戰鬥……

全部填寫完成後,時宇把表格遞了回去,與此同時,時宇忍不住問:“請問這裡的賭約戰鬥,能額外增加賭注嗎?”

賭都賭了,來點大的呀。

人家寶可夢訓練家贏了對戰都能賺錢,禦獸師應該也可以吧?

“抱歉,這個超出了業務範圍。”

時宇:“……”

賺錢的方法,又少了一個。

接下來,根據時宇填寫的資料,這個年輕的接待員開始在她身前的大屁股電腦上輸入資訊。

同時她開口道:“接下來您可以在大廳中等待一下,等匹配到合適的對手後,大廳螢幕會顯示您的名字以及對戰的房間號。”

“好的,謝謝。”時宇點了點頭,然後走向大廳的椅子,坐下等待匹配到對手。

與此同時。

一個穿著藍白色校服,帶著眼鏡的男生,也在前台登記著資訊。

姓名:陳凱

寵獸種類:冰甲獸

寵獸等級:覺醒六級

對戰模式:隨機賭約戰

填好資料後,校服男生心中期待。

作為班裡的優等生,他覺得同學都太弱了,絲毫無法給他壓力,那樣的成長環境,他什麼時候才能成為職業禦獸師?

他需要壓力!

所以,他選擇來到了冇有年齡限製,隻有級彆限製的對戰場館,希望能出現一些社會上的見習禦獸師教育教育他。

話雖如此……但陳凱覺得,作為優等生的自己很難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