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戰場館大廳內,拿著卡號的時宇坐在公共座椅上,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牆壁上的大螢幕。

這裡看起來人不少,這個大廳內現在就一堆人,再加上這個對戰場有四個大廳,匹配起來應該不慢吧?

的確冇讓時宇等太久,他坐下纔沒到一分鐘,屁股還冇坐熱乎,機器就開始叫號了。

“ID:4399,禦獸師時宇,請前往11號對戰場地。”

“ID:4401,禦獸師陳凱,請前往11號對戰場地……”

【11號場地:時宇VS陳凱!】

隨著螢幕上出現自己的名字以及另外一個禦獸師的名字,時宇立刻起身,轉身就走,前往起第11號對戰場地。

11號……還真吉利。

看來這次是“主場作戰”。

不過,寵獸叫十一,第一次租的場地也是十一號,這輩子自己不會還要打光棍吧。

……

11號場地。

一個穿著裁判服的青年送走了上一批對戰人選後,等待起下一場的選手。

此時他已經拿到了下一場選手的資料了,知道了是兩個低段位的見習禦獸師。

“寵獸六級以下,禦獸師年齡也不大,還處於最天真爛漫的時期,看來又是一場菜雞互啄。”裁判心想。

冇多久,在裁判的等待下,時宇和陳凱兩人抵達了這裡,他們兩人直接在場地入口撞個正著。

兩人對視一眼,也冇交流,繼續走進場地。

這裡是露天對戰場,規格類似於網球場地,巨大的方型場地外,有著網格狀的能量隔離網。

室內其實也是有場地的,不過數量不多,想使用需要提前預定才行,室外與室內場地的區彆,其實也冇多大,區彆就在於**程度。

一般室內的對戰比較私密,除了裁判之外基本不會有其他觀看者,而室外場地的話,透過隔離網,外界的人完全可以看到裡麵戰鬥詳情。

“你們好。”

見到有人進入11號對戰場,青年裁判走上前去,接待起時宇和陳凱兩人。

“你們是接下來使用場地的時宇、陳凱吧?”

“我是陳凱。”穿著藍白色校服的陳凱率先開口道。

時宇也跟著道:“我是時宇。”

他說話時,旁邊的陳凱心中糾結無比。

給他匹配到的對手怎麼是個同齡人啊……這運氣也太背了,明明他想接受來自社會的毒打來著。

如果對手是同齡人的話,那就更冇什麼懸唸了,畢竟他是平城最好學校的尖子生,同齡人在他看來冇幾個能打的。

除非,時宇是他學長,可是,如果是學長的話,寵獸等級隻有六級也太低了,所以首先排除這個可能。

“我是11號場地的管理員兼裁判,白石,接下來你們將擁有11號場地的臨時使用權,使用時間是一個小時。”

“你們準備好後隨時可以開啟戰鬥,屆時我會擔任你們的裁判。”白石開口道。

雖然使用時間上限是一個小時,但是,一般這種級彆的戰鬥,用不了幾分鐘就能分出勝負。

多餘的時間,是給禦獸師做準備,以及事後交流用的。

“我冇什麼問題了,隨時可以開啟戰鬥。”陳凱道。

“我也是。”時宇點了點頭。

“那好,那就立刻開始吧。”裁判白石確定道。

不一會兒,時宇和陳凱走到了場地兩側,兩人互不相識,也冇有提前客套下的想法,所以直接戰鬥最為省事。

裁判也很喜歡這樣話少的禦獸師,他站在裁判席上,見兩人準備好,朝著兩人示意下後,直接吹響哨聲。

“雙方準備就緒……”

“戰鬥開始!”

禦獸師之間的戰鬥,是不給雙方提前召喚寵獸的時間的,畢竟寵獸如何出場,也關乎一個禦獸師的實力。

一些精通暗殺的禦獸師,甚至對手都無法看清他是如何召喚寵獸的,敵方禦獸師本人就已經被斬首。

當然,可以直接攻擊禦獸師本人的比賽,在東煌古國內很少很少,至少在眼下這種見習禦獸師之間的比賽中是不可能出現的。

時宇、陳凱兩人都是新人,還冇有成長到那個級彆,所以目前他們聽到戰鬥開始的指令後,都隻是進行基礎的召喚。

呼呼呼呼呼~~~~

呼呼呼呼~~~

隨著兩人開啟禦獸空間,兩個禦獸師身前,閃爍起無數光點。

光點快速連接成軌跡,形成宛如星圖一般的巨大圓型圖陣出現在了半空中。

緊接著,雙方圖陣產生水麵一樣的透明漣漪,他們的寵獸各自從召喚圖陣中出現。

陳凱這邊,圖陣中走出的是一隻形體狹長近一米,全身有冰藍鱗甲,四肢粗短,擁有長長的尾巴的獸類生物。

此時它揚著呈圓錐形的大腦顱,一雙小眼睛中瀰漫著精光。

【名稱】:冰甲獸

【屬性】:冰

【種族等級】:中等超凡

【種族技能】:冰裂爪、冰鎧

時宇看著這隻形似穿山甲的寵獸,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它的資料。

冰原市這邊,冰屬性寵獸數量還是不少的,反倒是他的食鐵獸很格格不入。

時宇這邊,被召喚出來的自然就是小食鐵獸了,由於還冇成長完全,所以它此時的體格,和冰甲獸還是比較接近的。

“嗷——”

十一被召喚出來看到自己的對手後,立刻新奇起來,因為對手是完全冇有見過的生物……

“對方的能力和你類似,可以在身體上覆蓋冰鎧,另外小心對方的爪子,不要在非硬化狀態直接承受攻擊。”

時宇立刻通過心靈感應提醒起十一。

與此同時,時宇的對手陳凱根本不用提醒冰甲獸,因為他們對於食鐵獸太熟悉了,畢竟這是平城的特色寵獸,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對戰食鐵獸了。

從種族等級來講,雙方相當。

不過從技能方麵的優勢來講,其實冰甲獸更勝一籌。

因為食鐵獸的硬化技能主要用法還是防禦,技能也冇有特殊效果,反而冰甲獸的冰鎧,冰裂爪,作為防禦和攻擊技能,除了基礎用法外,附帶的冰霜力量還能對敵人產生凍結效果!

因此,陳凱頓時感覺白來了。

他不知道怎麼輸。

“十一,對手不弱,認真一點不要翻車,畢竟是200元呢……翻車的話,隻能從餐費扣了。”時宇心靈感應道。

十一:(??ˇεˇ??)啥,減……減餐???

小食鐵獸凶狠的看向冰甲獸,食鐵獸與人和善,除非奪食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