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城區動靜不小,時宇儘可能低調行事。

穩健發育,彆浪!

前兩天,時宇本打算先把蟲蟲的蟲絲教到完美級熟練度,然後早點賣蟲絲賺錢的,畢竟青綿蟲壽命不長,說不定哪天就掛了。

不過現在他改主意了,還是先提升十一的戰力吧,畢竟他的人生也很短暫,說不定哪天就掛了。

錢當下夠用就行了,人死了錢冇花了多悲哀啊,實力最重要!

從教學超視力的虛弱中恢複過來後,時宇二話不說又一次對十一使用了技能圖鑒。

這一次,教學的依然是超視力技能。

通過第二次超視力的教學,他成功把十一該能力的技能熟練度提升到了熟練級。

這個過程,十一的精神力也因此得到了些許提升。

能力熟練度的提升,也會帶動寵獸的成長,至於帶動哪方麵的成長,則和技能的屬性有關。

此刻,十一的精神力提升所帶來的好處,除了能讓它更長時間維持超視力,對手在他眼中動作更慢之外,它也更能熬夜了。

這一天夜裡,時宇在月光下托著下巴,無聊的看著認真訓練中的十一,忽然喊它問道:“十一,你為什麼能堅持這麼久啊。”

每當看到這隻小食鐵獸努力訓練,時宇自己也很想努力冥想,來升級禦獸空間,提升自己的禦獸能力。

然而,他完全冇有十一這個專注力,根本堅持不住,每冥想幾個小時,就想去做點彆的事情。

嗯,就和前世寫作業時候一樣,反倒是滿世界亂跑,探索各種遺蹟,這種動態的工作讓他喜歡。

不過,喜歡歸喜歡,現在時宇很強製的讓自己老實一點,地球那麼相對安全的環境,自己都玩脫了,在這個遍地危險的世界,待在城市都不安全,更何況野外。

“咕嚕嚕——”

聽到時宇的問題,十一停了下來,餓乎乎的靠在樹上,然後累暈了過去。

時宇無奈的捂住額頭,不禁誇啊,不過,這再正常不過了。

幾乎絕大多數時候的訓練,十一都會以把自己累暈過去而結束。

現在又多了一個消耗精神力的超視力技能需要鍛鍊,它無疑更容易暈睡過去了。

“唉。”時宇去廚房拿來一些備用竹筍,然後他掰開躺在地上的十一的嘴巴,把竹筍塞了進去。

哢!哢!哢!

睡夢中的十一直接一邊睡覺一邊完成了進食,天賦異凜。

吃完後,它滿臉高興的翻了個身,艱難的爬起準備繼續訓練。

“給我停!”

時宇推著十一就往浴室跑。

接下來,時宇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給十一清潔了下衛生,然後強製把它收回了禦獸空間中休息。

而他自己,也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媽的,累死個禦獸師。

第二天的太陽照常升起。

第三天的太陽照常升起。

第四天……依然是世界和平。

就這樣,從和石像聊天聊出異變後,時宇已經宅家附近了一週。

除了超視力外,這期間,時宇又教學了十一一次高速癒合,一次硬化。

現在已經是熟練級高速癒合、超視力,精通級硬化的無敵配招了……

時宇還真想看看,目前才隻有覺醒五級的十一戰力全開,能戰勝高自己幾級的對手。

不過考慮到對手難找,暫時算了。

還是繼續發育吧,想完,時宇就離家去附近買補品了。

因為是老顧客了,藥房的青年醫師已經見怪不怪,根本不用時宇開口,就主動跑去櫃檯拿來藥物。

“朋友,節製啊。”

“你這購買頻率,我都害怕。”

“我覺得我還算節製的了。”時宇接過補品道。

至少他還冇作死的去嘗試教學高階技能。

他怕這個藥房的補品奶不回來自己。

“嗯……你這麼說也是。”

青年醫師點了點頭,表情古怪道:“我前天聽說,城南那家藥房,有一個學生直接搬了幾箱子補品回去。”

“那個人比你瘋狂多了。”

時宇剛收好補品,手忽然一哆嗦。

擦,幾箱子???

這麼狠,彆告訴他,那個學生叫陳凱。

“這年頭兒學生之間也太捲了。”時宇歎了口氣,道:“對了,前段時間協會封鎖是因為什麼啊。”

“那個天空一聲巨響的原因調查清楚了嗎。”

青年醫師笑道:“你算問對人了,我跟你說,雖然現在還冇公佈具體情況,但有很大可能,咱們平城要起飛了。”

時宇:“嗯??細說?”

多次來買藥,時宇也知道了這個青年醫師也是個禦獸師,見習水平。

所以對方對這方麵,還是挺關注的。

“小道訊息稱,可能是一個秘境出現了。”青年醫師道。

時宇:“秘境??那是什麼??”

青年醫師道:“你可以理解為,是獨立於我們現在這個空間的另外一個異空間。”

“比如你我的禦獸空間,其實也算是一種獨立的異空間。”

“嗨,這麼跟你說吧,秘境的前身,其實就是禦獸空間。”

“繼續繼續。”時宇追問。

一週了,終於有小道訊息了嗎,等的他好苦啊。

現在聽起來,好像不是什麼危機,不然這個醫師也不會這麼激動。

這幾天慫的時宇還以為自己放出什麼怪獸了呢,比如令天空崩裂的怪獸美爾巴。

“怎麼說呢,有一個說法,我們禦獸師死亡後,禦獸空間也會隨之崩塌。”

“但是一些強大的禦獸師死亡後,禦獸空間有可能保留下來,在禦獸師的意誌下,形成一個獨立的秘境空間,也可以說是小世界。”

“這時候的秘境空間不再具備束縛超凡生物的效果,已經是完全獨立的空間,任何生命體都可以進去,此時裡麵的環境,根據禦獸師的生前開發程度,依然適合個彆寵獸成長,隻不過相比是禦獸空間時會有所削弱。”

“不過即使削弱了,也依然是能量充沛,適合靈植、寵獸成長的寶地了。”

“一個強大禦獸師的禦獸空間?”時宇問:“古代的禦獸師嗎?”

“嗯,肯定是古代的,換成我們現在的等級製度,那個禦獸師最低也有傳奇級實力。”

見習、職業、大師、傳奇。

傳奇還在大師之上。

“如果真的是秘境空間,裡麵肯定有許多珍惜資源或者寵獸,就算什麼都冇有,也是一個可以長久產出高價值資源的寶地,現在這東西出現在平城,我們這裡肯定收益最大,如果開發得當,說不定很快經濟就能發展起來。”

“如果裡麵的寵獸很強大、很凶殘呢?”時宇問。

說了半天,裡麵還是有可能有怪獸啊。

青年醫師:“呃,目前冇有這方麵訊息傳出,不過這種事肯定不用咱們操心,就算有那些大人物也能妥善處理。”

時宇離開了。

他走了,走的很安心。

因為從青年醫師這裡瞭解到的資訊來看,石像裂開似乎不是壞事。

不過,自己跟古代石像聊天,怎麼特喵就召喚出來一個秘境呢??

這和曆史的真相有半毛錢關係。

還是說,秘境裡有和冰原真實曆史相關的資訊?

不過不管怎麼樣,都冇他什麼事情了。

“對不起啊石像大哥,雖然答應了你要還曆史以真相,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小弟我根本接近不了那個秘境。”

“抱歉抱歉害的你都裂開了。”

已經過去一週了,回到家後的時宇看著院子中訓練的十一和青綿蟲,覺得自己很安全。

探索秘境是不可能探索秘境的,那東西聽起來就很危險。

但是……既然都答應人家了,時宇也不能言而無信,等他有實力後,如果還有機會,到時候再說吧。

他微笑看向天空,天氣晴朗,宜低調發育。

咚!咚!咚!

“開門,社區送溫暖。”

忽然,大門被敲響,時宇笑容更濃了,人間自有真情在,知道自己是孤兒,竟然還有溫暖送。

“似乎冇人,準備爆破。”

時宇、十一、青綿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