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終於學會了第一個高階技能,時宇很欣慰。

雖然還離傳聞中擁有移山倒海能力的超階技能,以及神話傳說中才記載的可以改天換地的神級技能遙遙無期,但也是很大的進步了。

不過,看著那“冷卻時間:48小時”,時宇陷入了沉思中。

他冇有第一時間去給十一它們準備午餐,而是又拿起了裝著神豆的瓶子。

一顆神豆,抵消了120小時的虛弱期,再來一顆,是不是能立刻滿血複活,甚至精神狀態比一開始還好?

說明書上說……神豆在虛弱狀態,是可以大量重複食用的,直至恢複完美狀態為止。

他買的是品級最低的神豆,不用擔心一下子補死,所以一口氣吃個兩三顆,應該冇什麼關係。

妙啊!

這是用合成藥物明神膠囊享受不到的快樂。

然而,正準備吃第二顆神豆的時宇很快遲疑了。

神豆的效果明顯大於48小時虛弱期,直接吃豈不是虧了。

說明書又冇說能不能劈一半吃,如果就這麼吃下去,四捨五入浪費了好幾萬塊。

“神豆的價格是一粒10萬元。”

“參寶寶的須是一根5萬元。”

“所以,或許接下來可以換個補品用。”

“不,就算是參寶寶的須也不保險。”

時宇把百花女王蜂的蜂乳拿了出來,這個也裝在一個小瓶子裡。

女王蜂雖然帶女王兩字,不過卻不是君王級生物,隻是統領級生物而已。

這種生物,靠著吸收不同的奇花的花蜜成長。

所謂的蜂乳,還有許多彆稱,如蜂王漿、蜂皇漿,即使是在前世也是補品。

至於在這個世界,滋補效果則更多了。

時宇找來了自己的枸杞水杯,倒掉了裡麵的東西,開始換個補品泡。

這一小瓶子蜂乳雖然價值30萬,但是卻可以分好多次用,溫開水衝後內服就好了。

所以,理論上來說,先用這個補品,最能控製好量,爭取做到一點也不浪費。

一大水杯,時宇泡了三分之一量的蜂乳。

充分混合後,他淺嚐了一口,然後靜候。

這個生效比神豆慢許多,時宇等了好幾分鐘,身體才產生一點反應。

【冷卻時間】:46小時

喝了一小口,直接減了2小時虛弱期。

時宇當場就激動起來。

“有錢真好!!!”

不得不說,一分錢一分貨,他在外邊藥店能買到的明神膠囊根本冇有這種效果!

明神膠囊隻是靠藥物效果強製性讓他恢複精神,冷卻時間更不可能像這樣在大數字上直接蹦蹦跳跳,最多隻是輔助恢複。

哪有像現在這樣……冷卻時間大數字上的跳動下,彷彿直接讓時宇看到了新生。

這藥店,以後不去也罷,再也不用遭受店員奇奇怪怪的目光了。

“咕咚咚——”

時宇又灌了一口,並隨身攜帶水杯。

他打算今天就把冷卻時間清零,然後晚上再教一次技能。

氪金真爽,教學效率一下子就提升上來了。

看來,這1000w啟動資金十一和青綿蟲彆想享受太多了,還是都留著買補品性價比高一點。

能把這些補品發揮出這樣效果的禦獸師,恐怕也隻有他了。

……

當天晚上,時宇差不多喝了半杯快樂水。

他的教學冷卻時間也終於清零。

時宇開心是很開心,可也冇有太開心。

因為泡這杯快樂水,用了他三分之一的蜂乳,半杯價值差不多在5w元。

然而,隻恢複了48小時虛弱期。

價值在10w元的神豆,足足恢複了120小時。

哪個性價比比較高,立刻高下立判。

“這麼算也不太對,畢竟神豆是主要恢複體力和精力的補品,而蜂乳除了類似效果,還能預防疾病。”

時宇懶得算了,現在的問題是,吃了一天的補品,他現在有點補過了,恐怕又很難入睡了。

“晚上教學技能果然還是應該首選蟲絲。”

“蟲絲的八小時左右虛弱期正適合入睡。”

時宇果斷又去找了青綿蟲,對它進行了精通級蟲絲後的第四次蟲絲教學。

熟練度增加是增加了,不過冇有發生質變。

看了想要達成完美級蟲絲,還得繼續教學。

“沒關係,以後每天就靠著晚上教學一發蟲絲入睡了,估計很快就能滿級。”

“既能增加蟲絲熟練度,又能防止失眠熬夜,促進睡眠,保證身心健康,簡直血賺。”

……

8月2號。

清晨。

時宇又拿出一粒神豆,以及剩下的半瓶快樂水,打算再教十一一個高階技能。

“十一。”

十一晨練以及早餐過後,再次被時宇喊來,這讓它有點忐忑。

準確來說,它有一種不太妙的預感。

果然,在十一的目光下,時宇的右手又亮了起來。

“嚶!”

這次又是什麼。

小食鐵獸捂眼。

“這次是個能增加訓練效率的技能。”

【技能】:絕對睡眠

【技能等級】:高階

【介紹】:精神係技能,能夠讓自身進入超級深度睡眠從而快速恢複各項狀態。

【狀態】:可教學

絕對睡眠這個技能看似效果不怎麼樣,其實很強。

其實,寵獸進入禦獸空間後,處於的狀態便類似這個絕對睡眠。

可以說,如果是野生寵獸掌握了這個技能,幾乎相當於隨身攜帶一個擁有部分功能的禦獸空間。

而且,還是等級不低的禦獸空間。

一般來說,即使是入門級的絕對睡眠,對於寵獸的體能恢複效果,也應該是大於見習禦獸師的禦獸空間的。

如果十一學會了這個,除了一些特殊情況,基本完全不用回時宇的禦獸空間休息了。

除非,時宇能把禦獸空間的等級提高。

但是,時宇總覺得,自己提升禦獸空間等級的速度,不一定有十一提升絕對睡眠熟練度的速度快。

總之,教會十一這個技能之後,隻要自己的食物管夠,保證它的營養,配合絕對睡眠、高速癒合,十一完全可以自主訓練了,而且訓練效率會很高。

同時,十一不依賴禦獸空間休息的情況下,時宇這個禦獸師也就有了更多時間和精力來強化禦獸空間,從而提升自己的禦獸師等級。

這就很對……禦獸師就應該和寵獸一起成長纔對。

不然,到時候十一都超凡級了,他的禦獸師等級卻還是見習,那就尷尬了。

“嗷——”

時宇介紹完技能,十一睜開了眼。

這個技能好!

“不僅如此,這個技能熟練度高了後,戰鬥中也可以用。”

低熟練度的絕對睡眠恢複體能速度相對較慢,恢複效率低,但是高熟練度的絕對睡眠,或許隻需要睡一會兒,就能恢複許多體能。

“到時候,遇到敵人直接開倍化、硬化、雷掌上去莽。”

“受傷了就用高速癒合給自己治療。”

“冇體力了就快速縮小然後睡覺,被打醒後繼續戰鬥,你學會了嗎?”

十一瘋狂點頭,一點就通。

學會了學會了,這個戰術真不錯。

當日,時宇嗑著神豆,喝著快樂水,看著十一自主訓練,休養生息。

並總結了一條人生感悟:一直氪金一直爽。

……

有了錢之後,無論是時宇還是兩隻寵獸明顯都滋潤多了。

兩天就教了兩個高階技能,每天晚上還能再來一發蟲絲,這是時宇之前不敢想的。

到了八月三號,時宇本來想重複昨天的套路,繼續也把威懾教了,不過,雖然有著補品,但連續兩天這樣糟蹋身體,時宇也難免有點受不了。

心理方麵的因素。

“算了,今天先緩一天,教個低階技能放鬆下吧。”

另外,之前答應了說有空會去竹石武館拜訪,結果這都兩天了,自己還冇動身,也該去看看了。

畢竟武館那邊好像給食鐵獸準備了訓練資源,不要白不要。

竹石武館也在平城內,時宇打車的話半個小時之內就能抵達,不過在去之前,時宇先是調查起來竹石武館的電話。

他打算預約下再拜訪,免得到了之後主事人都不在,那就冇意思了……

……

竹石武館。

這裡是東煌古國的食鐵獸大本營之一。

館主林鴻年,是冰原市少有的大師級禦獸師。

雖然他不是靠食鐵獸獲得的大師級稱謂,最強寵獸也不是食鐵獸,但是他的代表寵獸,卻毫無意問是食鐵獸。

食鐵獸是林鴻年契約的第一隻寵獸,因為這層關係,他一直希望尋找到更好的食鐵獸培育方法甚至是進化方法。

可惜,受製於種族限製,食鐵獸一直很難突破某個瓶頸。

哪怕他研究出了兩種非常適合食鐵獸學習的種族之外的技能也一樣。

久而久之,哪怕林鴻年又契約了更強的寵獸,也一直放不下這個念頭。

最終,林鴻年冇有放棄,在繼承家族的鐵竹飼養基地的基礎上,選擇了開辦竹石武館,廣招門徒。

隻要是契約食鐵獸的禦獸師,都可以加入竹石武館學習。

天賦出眾的學徒,甚至還有接觸到雷掌、炮拳技能秘籍的機會。

他希望以這種方法,培養出更多厲害的食鐵獸禦獸師,到時候,培養食鐵獸的人多了,說不定,就有比他更有才華的人能尋找到食鐵獸的更好培育路線。

竹石武館,訓練場內,此時,十個年齡不一的學徒正和他們的食鐵獸接受著訓練。

竹石武館隻收見習級的學徒,提供基礎訓練內容。

成為職業禦獸師後,就差不多算出師了,不過,也有小熊嚴奇那樣職業考覈失敗半途而廢的學徒。

當然,這是針對普通學徒而言,對於有天賦的學徒,林鴻年館主則會收為親傳弟子,毫無保留認真教導。

不過可惜,至今除了親女兒外,還冇有一個食鐵獸禦獸師能享受到親傳弟子級的教導。

雖然培養出了一堆職業禦獸師,但是林鴻年還是冇能找到一個值得全力教學的弟子。

直到,陸青依找到了他,委托他幫忙照顧一個人。

既然答應了委托,不管那個人天賦怎麼樣,林鴻年肯定是要全力教學的,畢竟自己這兩箇中階技能秘籍,相對陸博士那樣的人而言,也根本不算什麼。

然後緊接著,林鴻年便聽小熊嚴奇說了時宇的事情。

不到一個月,精通級硬化。

天才!

並且和陸博士這樣的天之驕女有關係,未來前途不可估量,完全有可能把食鐵獸培育至君王級。

這樣的天才禦獸師,就算冇有陸青依這層關係,他也得全力教學啊。

林鴻年一開始是這麼想的。

然而,當小熊嚴奇告訴他說,時宇他們一天就學會了雷掌後,林鴻年悟了。

對不起,他不配。

他也想知道怎麼靠著電氣史萊姆和電氣礦一天學會雷掌。

“父親。”

訓練場高台上,林修竹看向望著下方訓練場的父親,低聲說道:“中午我們去外邊吃吧,去龍宮魚莊。”

林鴻年眉頭皺起,道:“你的日常訓練完成了嗎?”

“啊……”林修竹無言。

林鴻年看向這個不聽話的女兒,一陣後悔。

本來,林修竹在他的教導下,以十八歲的年齡通過職業禦獸師考覈,本來有著大好的前景,冇準可以超越他,把食鐵獸培育到君王級。

然而,誰知道林修竹竟然選擇了飼育專業,還選修了進化研究係,想去研究食鐵獸的進化方法。

當初他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就同意了,結局嘛……林修竹兩頭都冇討好,實力落下了,進化路徑也冇研究出什麼結果。

“等你什麼訓練完成再說。”林鴻年一絲不苟、態度嚴肅道。

“可是是我媽想吃魚了。”林修竹道:“不是我。”

林鴻年沉默一下。

“下不為例,以後不能荒廢訓練。”

林修竹:“……”

一父一女正在商量中午吃什麼的時候,一個武館學徒匆匆跑來。

“林師父,一個叫時宇的禦獸師,說今天可能會來拜訪,詢問您有冇有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