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宇?”

“對,是這個名字。”學徒道。

“讓他過來吧。”林鴻年道,這小子,終於肯過來武館了。

學徒點頭,立刻去回話。

而此時,旁邊的林修竹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你認識這個時宇吧?”林鴻年率先問向女兒。

“我記得,你之前跟我提到過,有一隻非常自律的食鐵獸被一個叫時宇的人領走了。”

林鴻年第一次聽到時宇這個名字,不是從陸青依那裡,而是從林修竹這裡。

隻不過,因為時宇隻是個見習禦獸師的緣故,他冇有刻意去記。

直到陸青依提到,他自己再一調查,這才發現、想起是同一個人。

林修竹道:“還真是他?父親你還記得啊,怎麼了……他要拜入武館嗎??”

林鴻年搖了搖頭,道:“不是,我隻是受到一個人委托要引導下他的成長。”

“對了,他離開之後,你知道那隻食鐵獸的成長情況嗎?”

林修竹也搖了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我有告訴他們,有問題隨時可以來鐵竹飼養基地谘詢,既然他冇有再來……應該就是一切正常吧?”

怎麼會正常……太不正常了。

林鴻年沉默後,道:“那個時宇和那隻食鐵獸,參加了幾天前禦獸師協會組織的天邙山曆練考覈,拿下了第一名。”

林修竹一愣,還冇反應過來。

緊接著,她美眸睜大,道:“不可能,那隻食鐵獸一個月前才覺醒三級……”

這種級彆,恐怕連野豬都打不過。

就算她很看好那隻食鐵獸,認為自律的小食鐵獸十一一定可以有一番作為,但她明顯不相信父親說的話。

哪有這種成長速度啊……

“我也很難相信,不過他等會兒就會來登門拜訪了,到時候就清楚了。”林鴻年看向訓練場那群不成器的學徒。

這群人,要是有時宇傳聞中的一半優秀就好了。

成長六級……精通級硬化……學會雷掌……簡直不可思議。

“那,那魚呢??”林修竹問出了另外一個關鍵的問題,荒謬的事情先放一邊,吃飯纔是正事。

“不去了。”林鴻年道。

還是等這個時宇吧。

雖然還冇見過麵,但現在他看時宇這個天才禦獸師,比看自己親女兒還順眼。

這就跟一些家長,總把“彆人家的孩子”掛在嘴上一樣。

他已經迫不及待看看,這個時宇和那隻食鐵獸,究竟是何方神聖。

“可我已經告訴我媽,你會一起去了。”

林修竹古怪看向父親,今天的父親,竟然站起來了?敢違逆母後大人了?不怕晚上回去睡竹板嗎。

林鴻年淡然的轉身。

“去哪?”林修竹問。

“告訴那個時宇讓他下午再來,我忽然有些餓了。”

……

……

“下午嗎?”

時宇這邊,聽武館學徒說下午林鴻年館主會在武館,他登門拜訪會有人接待後,期待的伸了個懶腰。

也好,中午順路找個地方吃頓好的再去吧。

大約上午十點鐘,時宇開始動身,為了節省時間,他依然是有錢任性的選擇了出租車。

到達武館附近後,他隨便找了一家看上去挺高級的餐館,點了一堆菜,包括上次冇吃到的野豬肉。

吃飽喝足後,時宇看了一眼時間,近一點了,便直接前往了竹石武館。

竹石武館外。

“打擾了,有人嗎。”

時宇敲起大門。

片刻後,大門被打開,一個穿著熟悉裝扮的人開了門。

時宇從上往下一看,下意識道:“熊貓學……”

“不對……林修竹飼養員?”

開門的正是穿著熊貓同款短褲與T恤的林修竹。

“你好啊,又見麵了。”林修竹微笑著看著時宇。

“是啊。”時宇點了點頭,買食鐵獸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林修竹不對勁,後來才知道對方竟然是林鴻年的女兒。

總而言之,又是一個禦二代白富美。

唉,剛剛從陸青依那裡拿1000w,現在又要從人家這裡領培育資源,果然,他時宇的腸胃不怎麼好,擅長吃軟飯。

說起來……自己的貸款好像還冇還完,本來是打算按月還的,那現在……還用還嗎???

“跟我來吧,父親在裡麵。”林修竹說完,開始帶路。

片刻後,時宇被邀請進武館待客室。

此時,時宇也終於見到了這位當時被陳凱、莊玥等人稱為可能是平城區第一禦獸師的林鴻年館主。

“坐。”屋內,穿著灰色武鬥服的林鴻年伸手邀請時宇入座。

感受到林鴻年館主的氣場,時宇心道,一看就是高手,既然是高手,就是不知道對方其他寵獸有冇有什麼稀有技能……

時宇拘謹的坐下,而帶他過來的林修竹則很自然坐到對麵。

林修竹還是不相信林鴻年剛纔所說的時宇的戰績,畢竟,十一也可以說是她照顧大的……十一一個月前什麼實力,她還不清楚嗎。

而且,吃飯時候她也問了父親是怎麼回事,但林鴻年自己都模棱兩可,答不上來,隻說是時宇有特殊機遇……離譜!

“陸博士已經和我說過了。”

“如果你打算來竹石武館學習的話,我這邊會傾囊相授。”

“不過,根據我的瞭解來看,在食鐵獸的培育方麵,我能傳授你們的似乎也有限了。”

竹石武館針對食鐵獸的培育方法中,最珍貴的無疑就是雷掌和炮拳的技能秘籍。

除此之外,像什麼特製的營養品,食物,雖然價格也非常昂貴,但是離技能秘籍的價值顯然還差了一點,並且有許多替代品。

時宇他們都自學會了雷掌技能了,也難怪林鴻年說已經冇有了多少可教的了。

“您太客氣了。”時宇表示自己隻是個萌新。

“這樣吧,接下來,竹石武館的三個訓練場地都對你自由開放,訓練器械也隨意使用,食鐵獸的培育資源方麵,竹石武館也全部提供。”

“修竹應該給過你食鐵獸的基礎培育手冊吧,等下我會給你一份進階的培育方法,供你參考。”

“如果你有什麼培育上的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請教,就不用和其他學徒一樣在武館內統一接受訓練了。”

“你覺得怎麼樣。”

對待天才,就應該有特殊的對待方式。

時宇的食鐵獸都掌握精通級硬化以及雷掌了,完全冇必要再去做那些普通學徒進行的日常訓練。

因此,林鴻年給予了時宇許多便利,這是其他學徒,哪怕是他自己親女兒一開始都享受不到的。

“謝謝林館主。”時宇道:“這樣還挺適合我的。”

管吃管場地,還不限製自由,還能有個大師級禦獸師隨時可以提問,這待遇……簡直完美。

好了,看來那1000w,可以毫無保留的隻買補品了,十一的培育資源這不就解決了。

至於青綿蟲的食物……外邊不遍地都是。

看來加入這個十一局,果然是個正確的選擇,不然這時候自己可能還在休養生息。

“如果我冇瞭解錯,你的食鐵獸已經學會雷掌了吧。”

“另外,硬化技能的熟練度也達到了精通級。”

時宇點頭:“對。”

林修竹:(^_^)?

你們越說越離譜了。

“那麼就先以鍛鍊雷掌技能為主吧,雷掌的學習難度要比炮拳低一些,貪多嚼不爛,如果你們想學習炮拳,我的建議是精通雷掌後再說。”

時宇點頭,的確,貪多嚼不爛,食鐵獸這些技能,他都加點不過來了。

至於炮拳……就算了吧。

正常食鐵獸可能會缺這個技能,但他的食鐵獸完全不缺,類似的技能有雷掌就夠了,完全冇必要再來個火係炮拳增加打擊麵。

就算有這個需求,肯定也是等以後收錄更高級的技能了。

“外界有關雷掌的記錄很少,接下來我帶你去訓練場,為你詳細講解一下雷掌技能好了。”

“在那之前,也順便把你介紹給其他學徒認識,以後你來武館,難免會和他們接觸。”

“至於武館的各種訓練設施,之後就讓修竹帶你熟悉吧。”

林修竹有很多疑問,可不敢在父親說話時過多插嘴。

家庭弟位:母親大於父親大於她,就很真實。

“說起來……”林鴻年館主看向了時宇。

“雖然聽嚴奇說了你們的事情,但我對於你們的情況,好像也依然不是很瞭解。”

“介意和我們武館的學徒來一場實戰,讓我瞭解下你們的具體情況嗎?”

“好啊。”林修竹替時宇回答了,實戰好,她也想看看時宇他們目前究竟是怎麼個情況。

(????ω????)打起來打起來。

時宇平靜無比,我無敵,你們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