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石武館麵積很大,光是體育館大小的訓練場就有三個,不過此時在武館的學徒倒是挺少。

“一般來說,隻有見習級的學徒會常住武館接受嚴格訓練。”

林鴻年帶著時宇來到了一處訓練場天台,道:“這裡是基礎訓練場,用於武館學徒和食鐵獸們飯後活動。”

下方,一個個禦獸師和身邊的食鐵獸正在假草坪地上進行著慢跑熱身。

禦獸師們還好,大熊貓們則是一臉的不情願,嚶嚶嚶直叫。

明明剛吃完午飯,是午休時間纔對啊,直接就來跑步也太欺負熊貓了。

不過有禦獸師們的強製命令,它們也冇辦法。

“食鐵獸性格懶散,這一點要在日常訓練中慢慢改變,不然等到真正要戰鬥時,很容易出大問題。”林鴻年道。

林修竹在旁邊道:“不過十一應該很自律吧?”

時宇點頭:“對,一般來說,它不完成一定訓練量,是不會吃飯的,不然吃著不踏實。”

林鴻年:?

他看向林修竹,還有這樣的食鐵獸?

林修竹也意外的轉過頭,這怎麼聽起來,比在飼養基地時候還離譜了!

時宇之後到底對十一做了什麼,她目光看向時宇。

“咳。”時宇表情無辜,可能是他給十一開掛太多,刺激到了它吧?

十一:( ﹏ )~不勞而獲是可恥的,禦獸師給開的掛,自己拚命訓練也要把汗水補回來。

“熱身結束後,他們就會在這裡進行基礎的硬化訓練,兩兩一組,互相練習。”

林鴻年重新看向下方,硬化VS硬化,省了一批鋼板錢了,不像十一,隻能藉助重力和鋼板訓練硬化強度。

“他們的食鐵獸等級基本在八到十級,我就隨便給你挑一個他們中實力最強的了。”林鴻年繼續道。

隨便挑一個實力最強的?人話?

眼下,下麵訓練場中那十個武館學徒也正好熱身完,即將開始兩兩一組進行基礎的硬化訓練。

在一個擁有平頭的高大青年組織下,他們很快分好組。

“薑銳。”這時,林鴻年館主喊了一聲。

剛剛組織其他學徒分好組的高大平頭青年薑銳抬起頭看來。

“我們下去。”林鴻年道。

片刻後,他們來到了下方訓練場。

“林師父,怎麼了。”薑銳和其他學徒們紛紛看來。

目光看向林鴻年、時宇,不過又很快移開,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熊貓師姐身上。

好耶,今天熊貓師姐又來武館了,訓練一下子有乾勁起來了!

這個年齡的青少年,正是對異性極為朦朧的階段,一天天枯燥的訓練下來,的確需要一些東西治癒心靈。

林修竹作為林鴻年的女兒,有名的天才,自身容貌也非常出眾,再加上那勾顯本錢的大熊貓T恤,完全是所有學徒的夢中情人。

哪怕是十個學徒中的兩個小姑娘,看向林修竹的身材都暗自羨慕嚮往,她們低頭看了看自己,不由得一陣心酸。

“你們的訓練先暫停一下。”林鴻年道:“介紹一下,這位是時宇,接下來會來武館學習。”

唰!唰!唰!唰!

眾人目光這纔看向時宇。

他們剛纔還疑惑是誰,原來是武館新人啊。

新人好,有了新人後,被館主罵的就是不能很快適應訓練強度的新人了,而不是他們。

這波叫轉移火力,每個人的武館地位瞬間加一!

大家都看時宇順眼起來,武館環境其樂融融。

“大家好。”時宇也表情和善。

眾人紛紛點頭,那個薑銳道:“我叫薑銳,之後有什麼問題可以找我。”

“薑銳,你先彆組織訓練了,和時宇來一場對戰吧。”林鴻年道。

薑銳是這十個學徒中實力最出色的,所以林鴻年和其他武館老師不在的時候,基礎訓練基本是由薑銳帶領完成。

“我嗎?”薑銳指著自己,意外開口。

“就是你,輸了的話,你和食鐵獸的訓練加倍。”

薑銳心中咯噔一下,不過很快意識到,隻是指導一個新人而已,自己怎麼可能會輸。

“好。”他快速點頭。

至於其他學徒,則露出“為什麼不是我”的表情。

他們明白林師父的意思,不就是給新人一個下馬威,讓他明白明白武館內學徒的實力嗎。

同時,林師父可能也是想知道這個新人的情況。

他們上也行的啊!

這種能在師父和師姐麵前表現訓練成果、在新人麵前展現威武形象的機會,怎麼就讓薑銳給搶走了呢。

可惡,羨慕啊。

……

因為時宇和薑銳要對戰的緣故,大家的訓練暫時停止,這讓學徒們和食鐵獸們暗自慶幸。

在林鴻年的示意下,無關人士紛紛散開,去旁邊觀戰,給兩人留出對戰場地。

“時宇,你派出寵獸吧。”

薑銳和煦的道,說完,他身邊的食鐵獸走了出來,因為剛纔正在熱身的緣故,這隻食鐵獸一直就在外邊。

這是一隻體長一米四五的大滾滾,成長等級應該比十一高不少。

“好。”

時宇點了點頭,溝通起禦獸空間。

呼呼呼呼呼~~~

下一秒,因為周圍空間出現漣漪,導致附近有微弱氣流吹拂而起,地麵上的假草一晃一晃。

時宇身前,憑空出現的光點勾勒下,透明質感的召喚圖陣顯現出全貌,水麵一樣的漣漪中,十一迷糊的走了出來。

它來到外邊,抬頭看向眼前的大個子。

十一目前的正常身高,不用倍化的情況下,也就1米,相比薑銳這隻食鐵獸,明顯還是個小孩子。

“幼年期?”

此時,隨著十一出現,這些都培育有食鐵獸的武館學徒們立刻判斷出十一的成長等級。

也就覺醒六級左右的樣子,果然是萌新。

薑銳那隻覺醒十級、掌握熟練級硬化的食鐵獸,怕不是很輕鬆就能獲勝。

“你們先攻吧。”薑銳沉默下後,道。

他們直接出手的話,林師父就冇辦法很好的檢查這個新人的實力了,還是讓讓新人吧。

“十一。”時宇也不可套,直接命令起十一發起進攻。

“嗷。”

一瞬間,十一洶洶的向著對麵的食鐵獸襲去。

“擋下。”

薑銳對自家食鐵獸的硬化強度很有自信。

雖然……這隻小食鐵獸爆發力看起來很強,但畢竟纔是幼年期。

薑銳的食鐵獸,此時炫技一般,站立於原地不動。

嗡!

它直接選擇全身硬化,等待小食鐵獸的到來。

以小食鐵獸的力量、硬化強度……是不可能對它造成傷害的,薑銳極為肯定。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即使是知道十一的硬化強度肯定在這隻食鐵獸的硬化強度之上,時宇也不確定十一能否用硬化重創對方。

原因在於基礎素質上,雖然十一的技能熟練度很高,但是它的力量,肯定是不如這隻十級食鐵獸的。

空有硬化強度,力量跟不上對手,攻擊顯然也不會造成太大傷害。

不過,此時十一也並非隻有硬化可以用來對敵。

滋滋滋滋滋滋!!!

在薑銳和他的食鐵獸極為自信,使用熟練級硬化,打算來檢查眼前“新人”實力的時候,撲到附近的十一併冇有像眾人想象的一樣硬化利爪攻擊,或者硬化頭部撞擊。

而是……接近對手後,它立刻手臂向後,下一瞬間,一股藍色與白色交織的光芒,轟然從它手掌迸射。

一股高強度電流,瀰漫上十一的手掌,形成混亂暴虐的電流團。

滋滋滋滋滋滋——!!!

聲音如千鳥齊鳴。

中階技能,雷掌!

雷光照射下,十一整個身軀猶處於炫光之中,格外耀眼。

這一幕,當場就讓薑銳失去了思考能力,也讓其他學徒失去了思考能力。

這是……???

他們瞪大眼睛,覺得匪夷所思,因為這個技能,絕對不可能在超凡級以下的食鐵獸身上出現啊……

高強度的電流凝聚下,讓十一的手掌此時有如同利刃一般極強的貫穿力,比起硬化更適合來進行攻擊!

而此時,由於熟練級硬化在全身硬化狀態下無法移動,薑銳的食鐵獸隻能眼睜睜看著帶有電流的雷掌貫穿而來。

這個時候取消硬化去躲避,已經晚了。

“砰”的一聲,雷電轟鳴之下,藍色與白色交織的電光一下子湧上薑銳的食鐵獸全身,穿過硬化瘋狂侵蝕向它的身體。

砰砰砰砰砰!!

下一秒,全身電流迸射下,這隻食鐵獸直接全身麻痹,身體下意識傾斜下來。

除了不語的林鴻年,其他包括林修竹在內,所有武館學徒都張開嘴巴,看向謹慎退後的小食鐵獸,無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