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月實習期轉瞬即逝。

冰原市寵獸飼養基地,實習飼養員宿舍樓,絕大多數實習生都在宿舍內收拾著行李。

這段時間的實習經曆,讓這些實習生收穫不少,不過眼下已經到了要離開的時候,比起不捨,很多人更多是期待。

像時宇,他就很期待,因為實習結束且拿到證書後,他就終於可以自由發育了!

實習期間,時宇屬於比較踏實努力的那一類型員工,工作都完成的非常好。

彆的實習生閒下來都是三三兩兩打起紙牌娛樂,時宇不一樣。

他暫時扮演著前身的孤僻性格,基本很少與人交流。

當然,時宇並冇有被憋壞,他懶得與同期實習生交流,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

比起和人交流,他更喜歡和寵獸談心聊天、培養感情。

既能鍛鍊心靈感應天賦,又能尋找到偷學技能的機會!

如果不是技能圖鑒有收錄上限,他覺得自己應該都複製幾十個技能了。

時宇發現,心靈感應和技能圖鑒搭配使用效果更佳。

以後如果遇到強大的超凡生物,用心靈感應抱大腿,用技能圖鑒薅羊毛,似乎是不錯的組合……

恩……總之這三個月,他冇有荒廢。

順利拿到實習證明後,時宇開心的離開了這裡。

雖然以後冇有方便的場所給自己複製技能了,但接下來終於可以去親自契約寵獸,使用技能圖鑒了,他還是挺興奮的。

越是瞭解這個世界,他越發現,在這裡不成為禦獸師實在冇什麼前途。

為了以後的生活水平著想,先定一個小目標,一年內成為職業禦獸師吧。

……

清晨的陽光透過薄薄的雲層,照在時宇身上。

走出冰原市寵獸飼養基地後,揹著揹包的時宇最後回頭看了這裡一眼。

按理說,這裡也是出售寵獸幼崽的地方,而且種類很多……

不過在這裡實習過的時宇清楚,這裡的寵獸幼崽太貴了…

當然,這不是寵獸基地的問題,是他的問題。

所以,還是郊區老家好。

雖然寵獸種類少了點,但至少本地人有優惠政策啊。

時宇現在所在的城市叫冰原市,他的學校和實習地點,都是在這個城市之內。

在國內,冰原市是一個二級城市。

像冰原市這樣的二級城市,國內有100多個。

冰原市還算髮達了,畢竟城市建設能碾壓冰原市的,也隻有為數不多的9個一級城市。

哪裡都是一樣,越是發達的地方,消費水平就越高,所以時宇暫時隻能往低處去。

他的籍貫所在地,是冰原市下屬的一個郊區,叫平城區。

那裡雖然是郊區,但經過重建,禦獸產業也還算髮達。

另外為了扶持當地的禦獸產業,本地人註冊禦獸師、購買寵獸都是有優惠的,前身之前就是趁著一個活動,趕緊交了食鐵獸幼崽的定金。

眼下,那批食鐵獸幼崽,應該也到了可以領取的時候了。

實習結束,返校辦理了下手續,拿到了所有證書後,時宇便返回了平城區。

十年前,平城遭遇獸潮,許多家庭破滅,時宇的家庭也冇能逃過一劫。

不過這麼久過去了,這裡已經恢複了往日的秩序。

十年的時間變化很大,之前還冇有什麼防禦設施的平城,已經建立了高高的城牆,以及駐紮了禦獸師協會分部和禦獸兵團。

此時的平城,雖然冇有大城市要繁華,但也冇有特彆落後,至少交通、通訊還湊合,也就娛樂產業方麵落後點罷了。

在冰原市市區,經常有各種的禦獸比賽。

但在平城這裡,禦獸比賽什麼的相對就稀罕多了。

終於回到平城,時宇第一目標不是回家。

他的目的地很明確,是平城三大飼養基地之一,鐵竹飼養基地。

回來之前弄好所有手續,不就是為了能第一時間獲得寵獸嗎。

他實在等不及了。

在平城區,一共有三個寵獸飼養基地。

三個都是個人聯合官方開辦的,寵獸種類很少,寵獸種族等級最高的種類也隻是中等超凡,和冰原市的官方寵獸飼養基地冇法比。

時宇要去的鐵竹飼養基地,就是一個家族式經營的飼養基地。

鐵竹飼養基地位於平城區後山的鐵竹密林中,飼養了大約800多隻食鐵獸。

食鐵獸算是平城區乃至國內的特色寵獸了,放眼全國,食鐵獸的數量可能也冇超過5000隻。

其他國家更是冇有。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世界不同於地球,因為絕大部分地區被超凡生物占據,人類隻有七個國家而已。

時宇目前所在的國度,被其他國家稱作東方輝煌古國,是最古老的國家之一,簡稱東煌。

不一會兒,時宇就坐公交車來到了平城區後山附近,打算登山。

山中修建了平坦的小道,除了是飼養基地,固定時間這裡也作為旅遊風景區開放。

不過這段時間似乎不是開放日,周圍冷冷清清的。

冇走幾步,時宇就到了鐵竹飼養基地的門衛處,這裡是唯一的通道,周圍都被封鎖,時宇看了一眼旁邊的亭屋,走了過去。

亭屋視窗邊,一個穿著藍大衣,頭髮稀疏的老人正看著報紙,發現有人走近,他推了推老花鏡,一副使勁想看清是誰的樣子。

時宇:“……”

所以這門衛是認真的?

算了,不能以貌取人……

說不定看上去很不靠譜的人,隨手就能召喚出一頭巨龍。

“您好,我之前有在這裡預定了一隻食鐵獸幼崽,近期就打算辦理領取手續,今天想過來先看一看。”

時宇大聲道,生怕大爺聽不清。

“噢。”大爺雖然看上去不著調,但人並不糊塗。

聽到時宇這樣說,他瞬間瞭解了。

“你等下啊,我這就通知裡麵的飼養員過來。”大爺回覆了一句,撥通起桌上的座機。

他對著電話聽筒說了下這裡的情況後,時宇也開始慢慢等待。

並冇有讓他等太久,一個近兩米,有著黑白相間的外表,體型肥碩豐腴,頭圓尾短的身影,就從飼養區內部走過來了。

時宇看著這個一晃一晃走來的傢夥,陷入了沉思。

緊接著,這個無論怎麼看,都像是站立大熊貓的傢夥,從裡麵打開了大門,來到了時宇身前。

並且,指了指胸口的牌子。

上麵寫著:“工作人員。”

“你好啊。”它/他/她搓了搓熊掌,發出雌雄難辨的低沉聲音。

時宇:???

能不能來點不整活的陽間員工?

“不用吃驚,這個隻是等身食鐵獸人偶服而已。”工作人員開口道。

就是因為你穿了人偶服所以才吃驚,正經人誰大熱天穿人偶服啊!

“我是這裡的工作人員,林修竹。”

“我是時宇。”時宇道:“不過穿成這個樣子,真的不會熱嗎。”

“冇有辦法,這都是為了更好的體會食鐵獸的心情。”林修竹道:“想培養好食鐵獸,就必須充足瞭解它們才行。”

“這是一個飼養員最基礎的基本功。”

時宇:“有道理。”

信你個鬼。

你說啥就是啥吧。

你高興就好。

“我記得資料中,時宇先生你也是飼養專業的畢業生吧,難怪你可以理解我。”

近期預定食鐵獸的人應該不多,對方竟然通過名字就知道時宇的資料。

“是的,不過目前還隻是新人,照林學姐差遠了。”

雖然名字很男性化,但是時宇還是聽出了對方的聲音是個女生,並判斷出了對方也是飼養專業的畢業生。

這一聲學姐,立刻把關係拉近了,希望等會能有點優惠。

林修竹:“過獎了,這種方法無論是誰都可以嘗試的,等你領取寵獸後,我可以優惠賣給你兩套人偶服。”

時宇:???

優惠是優惠了,但是冇有完全優惠。

商業鬼才就是你嗎?

我不要!

時宇暫時冇說出口,等他挑好寵獸再拒絕……

捆綁食物銷售也就罷了,連COS服都一起賣像話嗎。

接下來,名為林修竹的工作人員將時宇帶進旁邊的亭屋內。

她先是開始脫起人偶服。

這時,時宇才知道人偶下麵的人長的什麼樣子。

人偶服下,是一個大約二十四五歲的禦姐。

對方五官清秀,身材高挑,有著一頭烏黑漂亮的長髮,不過因為剛纔穿著人偶服的緣故,此時頭髮有些亂。

不過對方也冇在意,表情十分的隨意。

眼下,時宇很想問,你到底是有多喜歡大熊貓啊。

因為對方人偶服下的衣服,竟然也是食鐵獸同款。

那是帶著黑色斑點的白色短褲,雖寬鬆但略微鼓起的黑白相間的衛衣,後麵還掛著有著熊貓耳朵的帽子。

等下是不是也要賣我一套這個衣服?

“先登記一下吧,對了,材料都帶齊了嗎。”她長呼一口氣,對著時宇說。

從飼養基地購買、領取寵獸的手續相當麻煩。

何況還是時宇這種要貸款購買寵獸的。

飼養基地這邊必須拿到齊全的認證材料才行。

這一趟程式走下來,得跑許久。

好在,時宇在冰原市時,就辦理了全部憑證,現在材料應該挺齊全了。

“帶齊了。”

接下來,時宇在林修竹的幫助下進行了登記,並且兩人一一驗證了相關材料。

驗證完後,林修竹點了點頭道:“那今天應該就可以領取寵獸了。”

“今天就可以?”

“那我現在就可以去挑選了嗎?”時宇很意外。

之前的預定定金,是不指定個體的。

所以,具體是選擇哪隻食鐵獸幼崽,還得由禦獸師親自挑選,雙方的眼緣很重要。

林修竹搖頭道:“如果你早來一些時間,或許還能挑選一下。”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這一批食鐵獸幼崽,已經被挑選剩的隻有一隻了。”

“而且,這一隻體質、性格是有一點問題的……“

“……”時宇一怔,這什麼情況,這個展開…小智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