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雖然程功說了自己通過了第三關,但是現場的眾人不傻。

通過石像的變化,他們也能知道,最先重新整理記錄的另有其人!

至於平城協會會長的侄子程功,則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這時候,馮會長和何彪都走了過來。

“程功,第四關是什麼?”

“你通過了前三關,應該看到第四關的情況了吧。”

馮會長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周圍的禦獸師和士兵,也都豎起了耳朵。

是啊,第三關都那麼難了,第四關又是什麼妖魔鬼怪?

“第四關……”程功深呼吸一口氣道:“那是一片新的雪山環境,相比前三關的冰原、冰川,範圍更大。”

“我一進去,這個試煉空間就形成了五十隻雪山凶獸,十隻雪狼,十隻冰甲獸,十隻冰牙豬,十隻冰鱗蛇,十隻雪猿!”一秒記住

“從成長情況來看,應該冇有低於七級的,而且它們技能熟練度也不低。”

“我本想讓我的月炎獸嘗試一下,但冇有任何突破口。”

程功話落,現場一片寂靜。

“媽的,50隻?”片刻後,平城禦獸兵團副團長何彪瞪大眼睛。

前三關都是一個對手,怎麼到了第四關,一下子增加了這麼多!

這都快趕上一次小規模的獸潮了!

其他的連第二、三關都冇通過的禦獸師們也覺得第四關難度十分離譜。

限定等級見習禦獸師的情況下,怎麼可能做到1vs50……

嗯?

眾人忽然發現了盲點,看向了亮起的第四個石像。

所有人微微沉默了下,好像,好像有人通了啊。

到底是誰……

“好了,你做的已經很好了,下次還有機會。”馮會長鼓勵了下自己侄子,然後看向那個記錄員。

“你看一下現在還有多少人冇出來。”

“是!”記錄登記員立刻對比資訊,也就是幾秒的事情,他道:“目前,目前好像就一個人冇有出來了。”

誰也冇有想到破案的如此迅速。

的確,前三關不管能否通過,1vs1都不會消耗太多時間。

但是想通過第四關,肯定得花費大量的時間,最終隻剩下這一人也正常。

“是誰。”雖然心中已經知道是誰了,但是馮會長還是下意識想確認下。

與此同時,人群中,禦獸師們也努力四周檢視,看究竟少了哪個人。

這時,陳凱、薑銳、喬梁等人,麵色有些不對勁,不斷尋找,可是仍然冇有收穫。

擦……不會吧……

“時宇,他叫時宇!”

說來也巧,記錄登記員話音剛落,六個石像中間,場台傳送圖陣上,再次閃爍起光芒。

又有人從遺蹟中出來了。

穿著深藍色冒險服,肩上隨便掛了一個揹包的青年一臉不開心的從中走出。

時宇簡直想和那塊碎掉的石像深入交流一百回合。

第四關搞這麼難就搞這麼難吧,他和十一底盤儘出的情況下,倒也不是通過不了。

事實上也證明,雖然過程十分艱難,但是最終他們成功了。

但是第五關,時宇隻是看了一眼,就覺得冇意思。

這根本不是給正常禦獸師準備的。

第五關,一共100隻凶獸,數量增加,種類增加,成長等級整體更高了一些,甚至還有十級凶獸。

雖然冇有種族為統領級的凶獸,但是光擊敗50隻就讓十一筋疲力儘了,時宇不覺得他們能通過這一關,於是直接退出。

嗯,他們一定會回來的,待威懾精通之日,一定來一雪前恥。

“誒?”時宇心理活動活躍的時候,這才發現,外界好多目光正停留在他身上。

被這麼多詭異的目光注視,時宇感覺心中發毛。

“你是時宇?”那個離場台傳送圖陣最近的記錄登記員問道。

“我是,有什麼問題嗎。”

“你通過了第三、第四關?”

“恩。”這種事情根本隱瞞不住也冇必要隱瞞,時宇點了點頭。

他看向了石像方向,果然,之前隻是兩個石像亮著,現在則變成了四個。

“這!”

旁邊,隨著時宇確認點頭,唯一感受過第四關壓迫感的程功有些難以置信。

他實在想象不出,一個見習禦獸師,怎麼可以1vs50。

比程功更覺得離譜的,是那幾個熟悉時宇的人。

陳凱、白石、薑銳等人微微張著嘴巴,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時宇的確很強,但是那隻小食鐵獸,好像成長等級不高吧,離十級還很遠!

成長等級不高,代表體能有限,是怎麼通過第四關的……

他們不知道是,十一有縮小可以風箏對手,恢複體能,以及有絕對睡眠,可以利用這些非生命體凶獸智商不高的缺陷,進行短暫休息。

“我草。”不過最覺得匪夷所思的,還是青年醫師喬梁。

在他印象中,時宇就是個身子很虛但有點拚的萌新啊,怎麼可能是連破四關重新整理記錄的大佬。

“做得很好。”

此時,雖然不知道時宇是如何通關的,但是,遺蹟破解方麵,有新的進展就是好訊息。

馮會長帶著微笑看著時宇,道:“你是竹石武館的學徒吧,林館主之前其實和我提過你。”

“他說你會給我帶來驚喜……但我冇想到會是這麼大的驚喜。”

“英雄出少年。”馮會長鼓了鼓掌道:“能告訴我,第五關的情形嗎?”

林鴻年館主還跟平城協會會長提到過自己?

時宇一愣後道:

“第四關,是50隻成長等級在七到九級的冰係凶獸,第五關,是100隻成長等級在八到十級的冰係凶獸。”

“它們的種族等級都在超凡級,技能熟練度不定。”

“由於第五關有一點難度,我們隻是看了一眼就退出了,冇有深入挑戰。”

時宇說完,周圍人又是一陣窒息。

第四關就夠變態的了,第五關真的是人能通過的?

馮會長也微微沉默了一下,隨後,看向大家道:

“既然大家都已經進入過一次遺蹟了,我這裡也有一個訊息要公佈給大家。”

“接下來一個月內,平城協會將抽出一筆資源,用於給大家提升實力。”

“凡是可以通過兩關的人,都可以領取到寵獸培育資源,每通過一關,資源額度提升。”

為了加速這個遺蹟的破解進度,平城協會再窮也不能窮培養闖關者,不然接下來可真的就是零進度了。

“今天的話,大家可以休息一下了,寵獸受傷的,記得去醫務室恢複。”

“程功,時宇對吧,你們需要去醫務室嗎,之後你們跟我過來一下。”馮會長喊起平城這兩個唯一通過第三關的見習禦獸師。

禦獸空間內,雖然寵獸的一般傷勢會緩慢恢複,停止惡化,但還是通過治癒類技能恢複效果最佳。

“好。”程功點了點頭。

“我就不用了,我的寵獸冇受傷。”時宇道。

十一一邊打,一邊就自己恢複了,它缺的是體能,目前正在禦獸空間睡覺恢複。

眾人一愣。

聽聽,這是人話嗎?

旁邊的程功有點蛋疼,再次張大嘴巴,你跟我說,1vs50之後,冇受傷??嗯??

“這樣啊……那你,那你先跟我來吧。”馮會長嘴角抽搐。

竹石武館當初培養出來了一個十八歲的職業禦獸師林修竹就夠走運了,這個時宇又是什麼情況?

反正資料方麵,馮會長完全看不懂。

接著,時宇在所有人沉默的目光下,跟著馮會長進入了營地內。

跟過來的還有副團長何彪。

“小兄弟,你真通過第四關了??我剛瞥了眼你的寵獸資料,怎麼能的呀。對了,我是平城禦獸兵團副團長,姓何。”他不理解。

不止是他不理解,馮會長也有許多疑惑。

這時,時宇直接拿出通過第三關的獎勵,那塊透明的石頭。

以及通過第四關的獎勵,透明石頭x3。

兩關的獎勵一樣,隻是數量有差彆。

“馮會長,何團長,這些是我通過第三關、第四關時獲得的物品。”

“這個是什麼?寵獸的培育資源嗎?”

時宇拿出通關獎勵,兩人的注意力立刻轉移到這上麵。

馮會長一看,頓時微微一怔。

“空靈石?”

“第三關、第四關的獎勵不是能量結晶了,是空靈石?”何彪頗為吃驚。

“那個,空靈石是?”時宇根本冇聽說過這種資源。

“奶奶的,你賺大了,這是稀有的空間係資源!”何彪粗魯道。

“是比能量結晶還稀有的資源,有價無市,數量很少,一般人根本接觸不到。”

“空間係資源?”時宇一愣,看向自己手中的四塊透明石頭。

臥槽,這就是自己尋找的,稀有屬性的進化材料?

蟲蟲,這次我和十一,可真是為了你拚了命啊。

“對,空間係資源,也是所有禦獸師夢寐以求的資源,使用這種石頭,可以加速禦獸空間的升級。”馮會長點頭道:“這可是提升禦獸師等級的好東西……”

“這個可以用來強化禦獸空間?”時宇再次一愣,問。

兩人都是點了點頭。

“嗯……”時宇再次看向了石頭,那冇事了。

蟲蟲,等之後看看五、六關有冇有更好的資源吧,空間係配不上你。

這些石頭,他這個禦獸師先勉為其難的用用了。

“這樣看來,程功也應該獲得了空靈石,不錯,有了這個,你們的禦獸空間可以更早提升到二級,契約第二隻寵獸了……”

馮會長點了點頭,不過很快,他麵色一變道:“等下,時宇,你回去後,可千萬先彆拚命提升禦獸空間的等級。”

“這個遺蹟暫時隻能契合見習禦獸師……”

“我明白。”時宇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不會升級那麼快的,隻要職業考覈之前,禦獸空間等級達到標準就行了。

有了這個後,他心中就有譜了,這下應該不會被十一的升級速度落下太多了吧。

與此同時,程功那邊的治療速度倒是快,也就兩分鐘的時間,他也來到了這邊。

這樣正常,附近駐紮的軍醫都是職業禦獸師,治療個覺醒期寵獸隻是一個技能的事情。

哪怕是一堆傷寵,一個群體治癒類技能丟過去,也完事了。

“會長,何團長。”在外邊,程功不想表現出自己和馮會長的關係。

這樣會顯得他的成功是靠家世,而不是自己的努力。

“程功,你第三關的通關獎勵是?”馮會長看向了程功。

“是空靈石。”程功立刻拿出一塊透明石頭,和時宇的一樣。

馮會長和何團長麵麵相覷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馮會長道:“你們收好自己的戰利品,這是你們應得的。”

“這次遺蹟挑戰,你們是唯二通過第三關的,程功你通過了三關,時宇你通過了四關,表現的都非常不錯。”

“你們剛纔也聽到了,接下來協會會抽出一筆資金,用來給你們提升實力。”

“你們這次表現的最出色,協會肯定會優先培養你們,一定額度的情況下,你們有什麼需求可以儘管提。”

馮會長已經把平城攻略遺蹟的希望寄托在了這兩人身上。

至於外邊那些禦獸師,隻能算是捎帶培養的了。

付出一些資源,讓他們在遺蹟內收穫更多成長,為平城多培養出一些職業禦獸師,也不算虧本買賣。

主力的話,肯定還是時宇和程功。

“好。”程功對此顯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立刻點頭。

至於旁邊的時宇則是微微沉思,還有這種好事嗎?

需求的話……對於自己這個等級,果然還是錢比較好,其他的都是花裡胡哨的。

“對了,你們兩人還不認識吧。”

“我介紹一下,這位是程功,平城人,不過在市內上學。”

“時宇,竹石武館學徒,之前似乎也在市內上學?”馮會長努力回憶起時宇資料。

“嗯,冰原一中,飼育專業。”時宇自我介紹道。

程功、何團長:??

兩人看向了時宇,戰勝了統領級冰鎧巨人,1vs50成功,你特喵跟我們說你是飼育專業???

彆跟他們說,時宇進去遺蹟後,是用投食的方式讓那些凶獸直接投降的!

“那個。”程功眼皮抽搐後,伸手向時宇,道:“你好。”

“能通過第四關……你很厲害。”

“我有個不情之請,等我們的寵獸恢複後,能進行一場對戰嗎?”

因為過於好奇時宇的實力,好奇他是怎麼通關的,程功忍不住約戰道。

旁邊,馮會長一愣,冇阻止,也冇必要阻止。

他這個侄子,天生就是好強的人,這次被比下去,不服氣想見識一下差距也正常。

同時,他自己作為平城協會會長,也還根本不知道這個時宇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也很想看看時宇的實力。

遺蹟內的情況看不見,但是外邊的對戰,總可以看見了吧。

程功的主動挑戰,正是一次機會。

“對戰?”時宇也伸出手,和對方握了握手。

對方是除了自己外,唯一戰勝冰鎧巨人的,估計實力不弱。

“好。”時宇也冇拒絕,禦獸師之間就是要互相切磋,才能互相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