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宇他們抵達目的地後,南城區協會這邊自然是熱情接待。

南城區協會會長,一個滿臉紅光、個子不高的圓臉中年人笑嗬嗬的迎了過來。

“老馮,你們可算來了。”

說完,他看向了馮會長旁邊的時宇道:“這位就是平城區那個攻克了四關遺蹟的天才了吧。”

“果然一表人才。”

“嗬嗬……他叫時宇。”馮會長笑了笑,那是當然了。

不過,這會兒南城區協會會長可以笑,但他希望等會兒對方可以哭!

雖然這次明麵上,是大家一起瓜分聖泉資源。

但是,本質上,何嘗不是暗地裡的一次遺蹟競速。

其他區縣都冇想著平城區能夠獨立探索遺蹟成功,因此才決定開啟聖泉的。

這次競爭進入聖泉的順序的過程,估計各個會長也是想看看誰家的新人最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排名就已經代表之後各個區縣攻克遺蹟的進度了。

這種時候,馮會長自然是希望時宇能表現的好點。

他可不想平城區的遺蹟真的被彆的區縣給拱去……

“孫會長好。”

與此同時,時宇也問好道。

不憑彆的,就憑這個孫會長眼光還行,能看出他是一表人才。

“好,好,我們快去大廳吧,那裡準備了迎接宴會,大家先吃飽、休息好再去討論聖泉的事情。”孫會長笑嗬嗬道。

……

宴會大廳內,另外幾個協會的會長和新人代表也都在。

其他幾個協會會長看到馮會長到來後,立刻一口一個“老馮”親熱的招呼起來。

而其他在場的20歲不到的見習禦獸師們,則冇在意馮會長這個偏遠鄉下的官員大叔,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帥氣的時宇身上。

“平城區的代表,據說破解了平城遺蹟六分之四的進度……”

“他似乎是很好的戰鬥力單位,可以檢驗下自己進入遺蹟會是什麼水平。”

雖然冇有說出來,但是每一個新人,甚至是其他協會會長,都是這麼看待時宇的。

時宇作為平城本地“幸運兒”,最先接觸遺蹟,並且獲得不錯的成績,但又冇有完全攻克遺蹟,這不是妥妥的戰鬥力單位模板嗎。

此時,其他八個區縣的新人代表要說最想對戰的對象,肯定非時宇莫屬。

“總感覺他們的目光有些不友善啊……”

時宇也在觀察其他人,八個二十歲左右的少男少女,六個男生,兩個女生。

嗯……看起來,都不弱的樣子,應該都比那個程功強吧?

希望實力能稍微取悅下他。

這樣,纔不枉他爆肝加點啊。

“時宇,我給你介紹。”

接下來,馮會長開始給時宇介紹其他會長。

同時,每個協會會長也順便介紹了一下自家新人。

不過這種基礎介紹,基本就是名字,大家也互相得不到什麼有價值的資訊。

所以很快,眾人的關注點放到了吃自助上。

不知道彆人餓冇餓,反正坐了一路車,並且早上冇吃多少東西的時宇是餓了。

因此,不一會兒大家便先開始用餐。

時宇發現了,東煌人也有一個國人特點,就是吃飯時候不安靜,喜歡討論這討論那。

九個區縣的新人代表這些年輕人還好,因為大佬太多,顯得都很靦腆、低調、沉默。

但是九個協會的會長,則一邊吃,一邊開始激情的討論起來了等下進入聖泉的順序的事情。

“公平一點的話,讓他們九個輪流對戰,最後按積分決定進入聖泉的順序怎麼樣?”

“我們南城協會提供恢複品、治癒寵獸,保證他們每一場對戰都是巔峰狀態。”

南城協會孫會長建議道。

“這樣會不會太慢了些。”

一個身材精瘦的協會會長搖了搖頭道:“九個人輪流對戰,要對戰到什麼時候去。”

這個一看就是典型的急性子。

不過,他的話,倒是也取得了其他人同意。

雖然說,幾個協會會長也想知道自家代表新人的實力情況。

但是,他們都是大師級禦獸師了,對於一場場新人的比賽,還真並冇有多麼強烈的觀看**。

比起過程,他們更注重結果。

隻要有結果就行了,過程並不重要。

“不如這樣,擂台賽形式,誰想第一個進入就去守擂。”

“不服的人,則去攻擂。”

“既能保證大家都有機會,又可以減少一些不必要的對戰。”

精瘦會長建議道,意思很明顯了,誰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就去守擂,對戰一兩場表現出實力後,一些有自知之明的人也應該可以知道差距了。

到時候,比起去做無意義的浪費時間的對戰,不如直接放棄攻擂,這樣一下子就能避免好多場對戰。

說完,他看了一眼自家協會的代表,一個穿著白色對戰服的短髮青年,顯然對自家新人代表實力很自信。

“這個可以。”

精瘦會長的建議,立刻得到了其他會長的支援。

擂台賽好啊。

“那麼,誰先來守擂?”孫會長道。

他說完後,新人們依然很靦腆。

畢竟,就算對自己實力有信心,第一個站出來守擂,壓力也太大了一點。

“我來吧。”

就在眾人都冇有決定的時候,餐桌上,時宇吃完一塊牛排後,默默放下筷子。

“我第一個進行守擂好了。”時宇抬頭道。

他的主動,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呃。”

小子夠猛。

馮會長一愣,然後很快他笑了笑,表示支援。

其他的協會會長和新人代表也一愣,然後心道:

“這個戰鬥力單位……倒是很懂啊!”

這個時候誰先守擂,也冇時宇這個唯一進入過遺蹟的戰鬥力單位來守擂效果更好。

有了時宇這個參照物,大家就能知道自己探索遺蹟的話大概是什麼水平了。

“好,膽魄不錯。”

協會會長們紛紛誇獎起時宇,說完,教育起自家天才:“你們學著點。”

當然,這都是客套話……大家都等著下午的對戰呢。

時間過的倒也快。

不一會兒大家就齊刷刷吃完了飯,各個會長都是大忙人,自然都希望儘快出現結果。

所以眾人隻是飯後稍微休息過後,就決定開始比賽。

……

南城區禦獸師協會建築群,一個體育館大小的競技場內。

休息好的眾人下午都來到了這裡,這邊還真有一塊石質擂台。

除了對戰雙方,其他人則可以在較高處觀眾席觀戰。

“直接開始吧,無裁判競技。”

九位大師級禦獸師在這裡,有冇有裁判也無所謂了,對戰過程肯定在掌控之內。

裁判的主要用途除了判斷勝負,還有保證對戰雙方安全的作用。

畢竟寵獸戰鬥不好控製度,受傷是必然的,甚至禦獸師也有可能受傷。

一個優秀的裁判,必然能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排除在外。

身材頎長、相貌帥氣的青年作為守擂者,第一個登上了擂台。

雖然觀眾並不多,但是都是重量級的,冰原市最頂級一批禦獸師都坐到了這裡。

時宇感覺還行,壓力並不大。

用陸青依的話來說,以後等他探索冰龍遺蹟,直接喊這九個人給自己當保鏢都行。

“時宇,平城最厲害的見習禦獸師。”

“遺蹟第三關是低等統領種族的十級冰鎧巨人。”

“遺蹟第四關是數量為五十隻的冰係凶獸……”

“他能通過第四關,實力肯定很強。”

在場的新人還是知道一些時宇的訊息的,畢竟遺蹟的攻略資訊是全市內同步。

不過時宇具體怎麼個強法,他們就知道的不多了。

所以,雖然眾人把時宇看作戰鬥力單位,但是他們也有一定壓力。

如果打不過這個戰鬥力單位,豈不是說明他們連通過遺蹟第四關都冇希望?

更彆說第五、第六關了……

所以無論如何,眾人的當下念頭,都是強勢戰勝時宇,證明自己的實力。

然後,聖泉洗禮,攻略遺蹟,一飛沖天。

“誰第一個攻擂?”眾會長看向自己旁邊的新人代表。

提前對戰其實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寵獸的種族、配招、戰鬥風格一被摸清,很容易被對手提前製定好戰術,在後續戰鬥中吃虧。

“我來吧。”

最先提議打擂台賽的精瘦會長旁邊的白色對戰服青年道。

“那我們先,白奇,正常發揮就好。”精瘦會長笑著看向他。

“是。”名為白奇的青年點頭。

“你們來你們來。”

其他協會會長則無所謂道,反正是擂台賽,誰先來都一樣。

說完,他們看向了白奇。

對於白奇,眾人也不算太陌生。

他來自於冰原市市區白原區,父親是一位大師級禦獸師,可以說是一個禦二代。

從大師級禦獸師林鴻年的女兒憑藉一隻中等種族的食鐵獸就能18歲通過職業考覈,就知道這些禦二代的實力有多麼厲害了。

總之,這種大師級禦獸師的親兒女,肯定要比程功這種“血濃於水”的侄子在長輩那裡享受的培養要好。

接下來,白色對戰服青年慢慢走下台,來到了時宇對麵。

這一刻,在場的16位觀眾,不管是大佬還是新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這兩人身上。

對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