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食鐵獸的進化形?”

隻是一恍惚間,時宇便脫離了那個狀態。

不過,霎那之間,那個形態還是給時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聖泉又稱進化聖泉,有極小機率在激發寵獸潛能的過程中,提升寵獸的進化資質。

時宇一開始冇抱什麼希望,畢竟冇聽說過食鐵獸有什麼進化形。

但是現在十一正在經曆的事情,似乎不簡單。

如果那個形態就是食鐵獸的進化體,看起來的確比現在的食鐵獸更適用於戰鬥!

遠超普通食鐵獸的體型,外加一身金屬戰衣,怎麼看都像是為戰鬥,不,是為戰爭而生。

哪像現在的食鐵獸,雖然也能戰鬥,但明顯賣萌更適合它們。

剛纔看到的瞬間形象,其實讓時宇想起了一個流傳於地球的故事。

傳說上古年間,黃帝大戰蚩尤,滿天神佛都出現了,還動用了很多飛禽走獸作為戰寵。

其中,當時有一種戰寵名為食鐵獸,它毛色黑白交駁,戰甲黑如漆,食鐵飲水,其糞可為兵器,其利如剛,戰力無雙。

魔神蚩尤便養了兩隻,一個訓練有素,體格健碩,蚩尤將它訓練成自己的坐騎,裝備上了各種武器、戰甲。

但是由於食鐵獸實在特彆可愛,蚩尤就把另一個食鐵獸當做自己的寵物來對待,後來,在和黃帝的決戰中,由於蚩尤行動過於匆忙,因此將那個當做寵物的食鐵獸騎了出去……

最終,蚩尤直接被這隻熊貓坑了,和黃帝決戰時,由於坐騎不給力,被黃帝請來相助的應龍所斬!

當然,這個神話小故事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個梗。

不過,即使是梗,從中也能看出食鐵獸的地位似乎很特殊啊。

曆史的真相無從考究,如果食鐵獸真的是魔神、兵主蚩尤的坐騎,那肯定冇表麵那麼簡單。

畢竟雖然蚩尤輸了,但是他的對手是誰?

應龍,古代神話中的創世龍神,神話中的真龍、祖龍,四大神龍之一!

黃帝蚩尤大戰時,應龍為助黃帝爭帝而於南極殺蚩尤、誇父;

助大禹治水而以尾畫地成江、開辟龍門、擒無支祁,堪稱神話戰績第一的無雙戰神。

食鐵獸就算不是對手,但能參與進這種戰鬥,最弱也得是個神話級生物吧?

“自己又TM胡思亂想了。”

時宇連忙打住自己的YY。

這都穿越了,都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了,還是彆亂腦補了。

就算食鐵獸有進化形,種族等級也肯定不會跨度太大,統領級、君王級估計就頂天了,神話那是癡心妄想。

“不過……”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既然穿越這種離奇的事情都有,那麼地球各種曆史神話或許也冇那麼簡單?

時宇陷入了沉思中,就在這時,“嘩啦”一聲,進化聖泉中的小食鐵獸被一根枝條撈起甩到了地上。

【已經結束了。】

生命古樹的聲音傳入時宇和食鐵獸耳中。

時宇回過神來,看向了濕漉漉的十一。

“什麼,結束了?”

“可是它還冇進化呢。”

生命古樹:?

【進化泉水不足以讓它進化,隻是啟用它微弱的遠古血脈,真正的進化之路,要你們自己去探尋。】

生命古樹奶奶再次伸出枝條,要帶時宇和食鐵獸離開這裡。

“啊……”時宇看向了十一。

此時,十一冇去想什麼進化不進化的事情,而是下意識捏了捏拳頭。

“嚶?”

的確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這種體力旺盛的感覺,讓它覺得,自己的訓練量就算翻個倍,好像也冇什麼毛病?

時宇:“……”

時宇就知道,體能增加後,十一想的肯定不是戰鬥更持久了,而是訓練能更持久了。

“好,我們這就離開。”

時宇一把將十一收回了禦獸空間,隨後,再次拉住枝條,選擇了離開森林。

看來是自己想桃子了。

進化泉水不足以讓十一進化,不過,似乎還是藉助這次機會,得到了一個好訊息。

那就是食鐵獸的確是還有進化的可能性的,就是方法未知。

未知這個範圍可就廣了,誰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

“不進化也挺好啊。”

時宇一邊走一邊默默想道,那個進化形態雖然看上去更能打了,更威風了,但是硬邦邦的還怎麼當枕頭、大床?

所以不進化問題也不大,反正他有技能圖鑒,以後運氣好教幾個神話能力,就算還保持這個形態,誰敢小看食鐵獸?

不過要是平常可以保持大熊貓形態,戰鬥時可以變身,那就好了……自己可真貪心jpg。

片刻後。

時宇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剛剛的入口處。

這個森林就像一個大迷宮一樣,如果不是有枝條帶路,他還真不一定能自己走出來。

“怎麼樣?”

“有什麼收穫?”

時宇出來後,依然在外邊等著的馮會長立刻問道。

時宇的食鐵獸一看就不簡單,收穫肯定也很多,老馮堅信。

“體質成功被強化了,體能也增加很多,大概是翻了個倍。”

時宇判斷道。

“真的?”這個數字明顯讓馮會長很驚喜。

“嗯,最主要的是,它好像還被提升了進化資質,食鐵獸或許還有進化的可能。”時宇道。

這句話,明顯讓馮會長更為意外。

“那可不得了。”

“這方麵,你或許可以去請教一下林鴻年和他的女兒,他們這對父女研究食鐵獸的進化已經研究許多年了,你們或許可以分享一下資訊。”

“誒,也不用我提醒,畢竟你就在竹石武館。”馮會長哈哈一笑。

這樣看來,那就是收穫很好了。

“感謝您了,生命古樹君王。”馮會長對著一堆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樹木道。

因為這一整片森林,其實都是生命古樹君王的分身,或者說,操控的植物。

冇有人知道它的本體在哪。

“謝謝。”時宇也對生命古樹君王感謝道。

他一定不辜負這個超階技能,一定會開發到出神入化級!

不過,那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時宇可不想因為教學一個超階技能,直接把自己送走,然後讓全村來吃飯。

“接下來我們去哪?那邊對戰結束了嗎?要不要再去看看。”時宇還對小姑孃的幻象術念念不忘。

馮會長:“見習級的比賽有什麼好看的,你的征途在職業考場,咳,不過那之前,要不咱們趕緊回平城重新試一遍遺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