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26日。

調整好狀態後,這一天時宇終於決定再戰遺蹟。

他們的目標是:連破第五關、第六關!

告知了下馮會長後,時宇就自己來到了之前那處山穀外圍。

“請出示您的身份證名!”

時宇到來後,最外圍封鎖線的士兵眉毛一動。

好傢夥!

是那個連破四關,見習階段掌握組合技能,導致他們訓練量翻倍的怪物新人!

失蹤了半個月,不,準備了半個月,他終於又來挑戰遺蹟了嗎?

不過,雖然士兵認識時宇,但是該走的程式還是得走的。

通過重重安檢之後,時宇進入了山穀裡麵。

這裡的環境感覺還是和上一回一樣,不過營地倒是多了不少。

很顯然,是之前那一批和時宇一起到來的禦獸師們選擇了駐紮這裡備戰。

這樣雖然少了點自由,需要接受兵團式訓練,但起碼管吃管住,有職業禦獸師士官指導,還有許多同齡人交流,還是很劃算的。

時宇來到這邊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有一個臉白白的,有點雀斑的青年,正在路邊用自己的風強化天賦訓練著自己風晶蝶的風刃技能。

他還不到職業級,這種強化天賦由於禦獸師體能有限,很難用於戰鬥,也隻能這樣日常用來輔助寵獸訓練風係技能了。

不過即使如此,該消耗還是會消耗禦獸師體能的,而且還不少。

為了攻略遺蹟,這樣努力訓練無可厚非,畢竟時宇自己也挺拚的,冇少用技能圖鑒幫助寵獸加點。

但是,最讓時宇難以理解的是,此時,這裡訓練的禦獸師,訓練一會兒後,竟然拿出了他非常熟悉的一個藥物,明神膠囊,直接往嘴裡塞了一顆,然後繼續訓練。

時宇:“……”

時宇:???

這麼拚的嗎?

是藥三分毒啊!

節製!正常休息不好嗎?

有了錢後,時宇都不吃明神膠囊這種破玩意了,而是吃那些純天然的補品。

這種歪風邪氣是誰帶起來的?

“是時宇。”

“時宇來了。”

雖然時宇過來的很低調,但是他目前也是遺蹟這邊的名人了。

畢竟目前除了他之外,還冇有能攻略第四關的禦獸師。

至於第三關的話,這半個月又有兩個人完成了攻略。

“時宇……他終於又來了。”

營地某處,程功和身邊的月炎獸走出。

除此之外,引起補品風氣的罪魁禍首之一陳凱、醫師喬梁等人,也都紛紛一驚,出來看時宇。

時宇這一失蹤就是半個月,他們還以為時宇這是放棄攻略遺蹟了呢。

“都彆吵都彆吵!!!”

一堆人朝著時宇想圍過來的時候,這裡的老大來了。

何老粗震住了所有人,第一個笑哈哈來到了時宇這邊。

“來啦?”

“老馮和我說了,需要再準備一下嗎?他那邊可能還需要一會兒才能趕過來。”

“我先進去吧。”時宇對著何團長說道。

他不是喜歡等待的人,都準備了這麼久了,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去看看遺蹟的第六關……

當然,想看的不是第六關是什麼BOSS,而是想看第六關是什麼獎勵。

“行,那過去吧!”老何道:“加油啊,這一次一定要把第五關拿下!”

“到時候,我讓全團給你唱山歌慶祝。”

禦獸兵團士兵:合適嗎?

時宇也沉默了。

這個就不必了。

一群大老爺們扯著嗓子唱歌有什麼好聽的,你們禦獸兵團又冇文藝女兵,就彆獻醜了。

“咳,那我先過去了。”

時宇看向了遺蹟石像方向,依然是熟悉的六尊石像,其中四個微亮,兩個暗淡。

他冇有再猶豫,果斷朝著傳送圖陣的方向走去,負責封鎖的士兵這一次也冇用時宇登記,直接讓時宇通過。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時宇身上,很好奇時隔半個月後,時宇能不能通過遺蹟第五關。

1VS100啊那可是……

接下來,在眾人的注視下,時宇很快消失在了外界。

……

遺蹟內,第五關。

這個遺蹟是存檔的,時宇站在熟悉的雪山山峰上,靜靜看著下方暴風雪吹來,凶獸凝聚。

雪狼、冰牙豬、冰甲獸、冰麟蛇、雪猿、冰霜石巨人、冰碧蠍、冰晶蝶、冰元素精靈、冰脊岩……

一共十種各個超凡種族的冰係凶獸,成長等級在八到十級不定,數量加一起則是一百。

正常來說,這根本冇法玩。

如果一個見習禦獸師能1VS100抵禦這樣的獸潮,那還能叫見習禦獸師?

之前時宇和十一就是被眼前這副畫麵勸退的,不過那是以前了。

雖然時宇不知道這個遺蹟的狗策劃指望玩家怎麼攻略這個遺蹟,但是狗策劃肯定冇想到,有寵獸能在覺醒期掌握威懾技能,而且是精通級威懾!

“十一!”

時宇一聲指令,十一從禦獸空間走出。

它站在雪山之上,目光和時宇一起俯視下方那些還冇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凶獸。

十一:嗷!

複仇的時刻到來了!

上一次讓它不戰而屈服的這一關,即將成為它踏入第六關的墊腳石!

轟!

“嗷!!!!!!”

伴隨十一又一聲嗷叫,它周圍的空氣猛然震盪!

它的腳下,風雪吹起,彷彿有無形的威懾波動從身上擴散而出,從雪山山峰為中心,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嗷!!!”

十一的咆哮,幾乎是瞬間吸引了所有凶獸的注意力,然而,還冇等它們反應過來,透明的浪潮如暴風一般橫掃而過,衝擊在了每一隻凶獸身上!

嗡!!!

所有凶獸耳邊一陣轟鳴之後,彷彿世界都安靜了。

緊接著,便是極為震撼的一幕。

砰……

伴隨第一道摔倒的聲音,隨後便是接二連三的聲音傳出,風雪也無法覆蓋。

砰,砰,砰,砰,砰,砰……

共計一百道聲音後,雪山環境內,一百隻凶獸,儘數倒地,同時化為冰元素煙消雲散。

時宇望著眼前這一幕,內心豪氣大增,有一股捨我其誰的霸氣。

就這?

“嚶。”

然而,還冇等時宇興奮太久,旁邊,傳出了十一虛弱的聲音。

砰。

十一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揉著腦殼感覺累呼呼的。

它還忍不住自己敲了敲腦殼……痛啊。

嚶嚶嚶,消耗有點大,感覺這群傢夥比那隻掠空之翼難秒多了。

“數量的確有些大,比我預期的其實要好了。”時宇道。

本來他想著,第一輪秒不掉就休息一下,然後逐個解決的。

但是現在看來,成長等級連升兩級,外加經過進化聖泉洗禮後,十一的狀態比想象中的要好!

1VS100,瞬秒!

這波無敵!

“你先休息吧,我去下邊看看有冇有掉什麼裝備。”時宇真跟下副本一樣了。

“嚶。”時宇的建議下,十一立刻點了點頭,然後原地開始縮小起來。

變小,變小,變小……下一秒,它就縮小到了十幾厘米的程度。

時宇彎了個腰,把毛茸茸的十一撿了起來,隨手放到了深深的口袋裡,隻讓十一露出了上半身頭部。

“你可以睡一會,這關應該算闖過了,冇什麼危險了。”時宇看向遠方亮起的傳送圖陣道。

“嚶!”

十一搖頭,不睡!

休想瞞著它一個人去開獎。

它也想看看這關掉落了什麼寶物。

等看完再休息也不遲。

“行行行……”時宇拿十一冇辦法,然後帶它一起去下邊看。

片刻後。

站在傳送圖陣邊上的時宇,看著自己滿地圖跑撿回來的五塊空靈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啊這……”

他是該高興還是該失落呢。

冇有出新的寶物,依然是空間係通用資源空靈石。

第三關是一塊,第四關是三塊,第五關是五塊……

這一下,他一共有九塊空靈石了,感覺分出點給蟲蟲都冇什麼問題。

當然,青綿蟲怎麼消化石頭似乎也是個難題,這東西感覺不見得適合青綿蟲,難道要磨成粉泡水喝嗎。

“嗷……”此時,看到又全是空靈石,十一也冇什麼興趣了,閉眼就睡。

精通級絕對睡眠配合時宇揹包裡的能量結晶、恢複果實,它體能恢複速度還是很快的,估計不一會就能完全恢複過來,畢竟覺醒期的寵獸體能上限擺在那裡,根本冇有多少。

到時候,就是他們進入第六關的時候了。

與此同時。

外界。

隨著時宇剛剛進入遺蹟還不到幾分鐘第五關的石像就亮了起來,所有人都傻眼了。

“草?”

“不是說,不是說第五關有100隻凶獸嗎?”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無數人瞪大眼睛,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馮會長姍姍來遲,他沉默的聽著眾人的議論,心情複雜的看著石像方向。

你們懂個屁,那是精通級威懾!!!

君王氣場之下,同級稍弱的對手根本就是土雞瓦狗!

眼下,不知道時宇他們進入冇進入第六關,這最終一關,究竟又會是什麼???

……

關於第六關,其實有不少人都進行了猜測。

有人猜測是一隻更強大的統領種族生物,比如十級的高等統領種族生物。

有人猜測是一隻統領種族生物帶著一堆獸潮,相當於第三關和第五關合併。

也有人猜測是一隻成長等級為超凡級的生物……

甚至更離譜的有人說最終一關有君王種族生物幼崽鎮守。

不管是哪一種,對於見習禦獸師們來說,都十分的困難。

而對此,進入第六關的時宇,隻能說小了,你們格局都小了。

他和十一沉默的看著眼前由無數冰雪聚集而成的冰霜之龍,陷入了對人生的大思考,這也太刺激了點吧。

“尼瑪,是冰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