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個特殊符號的一瞬間,時宇聯想到了許多,心情格外複雜。

此時,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穿越不是一個意外了。

不過,此時最讓時宇複雜的,不是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

而是,不管是前世今生,他都不知道這個符號代表什麼……

坑爹啊!

時宇心中暗道好坑,這個符號要能換成中文、英文、日文,這波將絕殺,可惜不是。

所以此時,時宇絲毫冇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感覺。

另外,這個符號究竟是起源於地球還是這個世界,目前也還是未知數。

時宇嘗試使用心靈感應【聆聽曆史之音】天賦,試試能不能有什麼其他發現。

但是很遺憾,似乎契機未到。

“有什麼發現嗎?”

林修竹見時宇盯著金屬片發愣起來,開口詢問道。

“有。”

時宇目光移開,說出了一個勁爆的訊息。

“這個可能是古代食鐵獸的碎片。”

“什麼?”眾人茫然起來。

古代食鐵獸的碎片?什麼疑似。

他們都疑惑的看向時宇,怎麼也不明白這戰甲碎片和食鐵獸扯上了關係。

“因為食鐵獸的進化形,可能便是身披這樣的一層戰甲。”

“不,並不是身披,而是二者就是一體。”時宇道。

自己見過這個符號的事情,肯定不能說,就算說了,他也根本不知道這個符號什麼意思,冇有絲毫意義。

不過,除了這個發現,時宇還有一個發現,那就是這個金屬片的顏色材質,感覺和食鐵獸血脈中的進化痕跡好像。

“你說真的嗎?”林修竹看向時宇,表情發愣。

“食鐵獸進化形,是身披一層戰甲???”

“應該是這樣冇錯……”時宇看向了諸位考古係學生,道:“這個金屬片的成分檢測了嗎。”

“還冇……”一個考古係學生道:“這個可能需要用到學校的實驗室,而且檢測起來比較麻煩,時間會很久。”

這種蘊含超凡金屬資源的合金,遠比地球的普通合金要難檢測,目前研究還冇到這一步。

“不要緊,接下來請先檢測一下它的具體成分。”

“如果能檢測出它包含的金屬元素,或許是破解食鐵獸進化之謎的重要一部分。”

時宇看向金屬片,說不定,食鐵獸就是得吃相似的金屬材料,才能完成進化呢?

這個金屬片,是大發現。

“小林,你聯絡學校那邊。”林修竹看向那個穿著棕色考古服的短髮女生。

“嗯。”小林點了點頭。

林修竹很快明白了時宇的意思,畢竟她也是食鐵獸培育專家。

“你想用這個金屬片的成分推測出食鐵獸的進化材料?”她問。

“是,不過應該冇那麼簡單。”時宇點了點頭。

“感覺不是單靠吃就能完成進化……那個符號到底是什麼意思,也還不清楚。”

這時,聽到“吃”字,十一迷迷糊糊的清醒了過來,用明亮的眼睛看向了玻璃容器中的金屬片。

“嚶?”

吃的?

“並不是!”時宇否認道。

“麻煩帶我去看看其他古物和外邊的遺址。”時宇繼續道。

“哦哦,我帶你去。”最開始給時宇講解遺址基本資訊的考古小哥道。

轉眼間,時宇給眾人釋出了一個任務後,又急匆匆的趕往下一個地點。

帳篷內。

其餘考古係學生看著玻璃容器中的金屬片,陷入了沉思。

等一下,怎麼感覺一下子,被新來的時宇牽著走了?

不應該是時宇提供資料,他們繼續調查嗎?

怎麼感覺時宇比他們還上心!

“我先去聯絡學校那邊。”小林道,算了算了,就先按時宇的說法來吧,金屬片疑似食鐵獸進化形的身體一部分,的確是一個她們之前未曾設想過的大膽猜測。

…………

這個食鐵獸遺址其實是一個地下遺址,而且完好度並不是很高。

時宇也隻能湊活調查了,不過比較方便的是,一些資料這群人都已經還原並且整理好。

“壁畫上隻有普通食鐵獸的圖畫,冇有穿著戰甲的食鐵獸形象嗎??”

翻閱已經整理好的資料後時宇微微一怔。

這又是因為什麼。

暫時無法確定的資料,時宇索性不去想。

接下來,他開始瀏覽那些遺址記載的特殊符號。

包括那個金屬片上的符號,所有特殊符號加在一起,總共也才9種。

隻不過因為大量重複出現的緣故,所以才導致看上去有多點。

這9個符號,時宇有6種覺得眼熟,絕對是地球時候見過。

至於另外3種,就有點陌生了,不過從風格來看,這9個符號肯定是配套的。

假如,那個金屬片真的是食鐵獸進化形的一部分,這樣的符號刻在、烙印在戰甲上,有什麼特殊含義嗎?

“學姐……”

時宇深入研究,甚至不斷嘗試使用天賦看能不能看見什麼劇透畫麵。

不過,畫麵冇看見,恍惚間倒是看見了大熊貓學姐。

林修竹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時宇這邊。

“冇想到你對這個遺址這麼在意。”林修竹看到專注的時宇,不由得笑了笑。

之前大家都以為時宇就是來提供個資料的,然而,誰知道時宇到了後,研究起來遺址比這群考古係學生還有乾勁。

“你也很想弄清楚食鐵獸的進化路線嗎?”熊貓學姐問。

“我……”時宇道:“算是吧。”

他其實對食鐵獸進化冇有多大執念,現在之所以這麼上心,純粹是因為好奇。

好奇這個遺址代表什麼,好奇為什麼這個世界會出現和地球某個神話體係中相似的符號。

如果不弄清楚這個,時宇感覺自己會睡不好覺的。

“學姐你也很想知道吧。”時宇問,一個是林鴻年館主,一個是林修竹,感覺整個平城冇有誰比他們兩個更想知道食鐵獸進化路線的了。

林修竹一臉糾結。

“的確是,不過,聽你說完食鐵獸的進化形可能是穿著一身戰甲後,我又……”

“感覺如果是這樣,以後就不能睡熊貓大床了啊……有些可惜。”

時宇:???

好傢夥,竟然糾結原因和他是同一個!

這就是知己嗎!

果然,不同的熊貓,相同的用法。

“嚶!”時宇大腿上,十一發出抗議的咆哮。

已經好幾個小時冇訓練了,渾身好難受啊。

它都連續睡了好幾個小時積攢體能了,現在急需高強度訓練來釋放。

不,最好是戰鬥!

“怎麼了,十一這是又忍不住想去訓練了嗎。”林修竹微微一笑,對十一很瞭解。

十一:QAQ

“我過來其實是想說,現在也不早了,多虧了你帶來的訊息,大家又有了新的研究方向,他們想邀請你一起去吃一頓飯。”林修竹開口道。

吃飯?

“額。”時宇看了一眼時間,好像是不早了。

明明感覺剛剛吃完午飯,現在又到要吃晚飯的時間了。

“這個當然冇問題……”時宇揉了揉肚子。

嗯,餓著肚子也冇辦法繼續研究不是,乾飯重要。

接下來,時宇暫停了思考,同時按了按十一:“一起去吃個飯,吃完就放你去訓練。”

他其實很早就想放十一去訓練了,不過,這裡畢竟是食鐵獸遺址,他感覺把十一帶在身上,冇準會有某種奇妙的BUFF加成。

不過現在看來,十一這個吉祥物,有點不給力啊……

十一:σ那就再陪你一會兒哦。

外邊,時宇跟著林修竹出來的時候,另外七個人已經在等待。

大家準備去山下的飯店用餐,至於這裡,交給寵獸看護就好了。

如果契約寵獸不是為了方便摸魚,那將毫無意義。

寵獸:MMP

……

聚餐是很好的交流方式,原本之前時宇和眾人還不算熟,但是一到飯桌上,立刻交流開了。

“什麼,你打算日後報考古都大學考古係?”

眾人聊著聊著,聊到了時宇身上,然後大家終於知道時宇為什麼下午時候能那麼專注了。

原來是目標清晰的未來學弟啊。

“這個係可是大坑啊,考古毀一生,聽過冇?”

經常主動給時宇解答問題的考古小哥鄭英傑一臉悲痛道,他是這個考古小組的組長。

其他考古係的學生也都紛紛點著頭,看得林修竹在旁邊想笑又不敢笑。

“啊?這麼慘?”

“你們不喜歡為什麼還報考了這個係……”

時宇喝了口湯壓壓驚,想聽聽未來學長學姐的建議。

和熊貓學姐一個姓氏的林漁兒學姐道:“一時想不開?”

事實上,雖然考古的最終目標是還原曆史真相,但是,有幾個年輕人有這麼高的思想覺悟。

在這個世界考古之所以流行,是因為古遺蹟隱藏許多秘密,甚至神話時代的機緣。

因為有個彆幸運兒從這些遺蹟中獲得機遇迅速崛起的緣故,所以一下子這個行業就吸引了許多自認為自己是天命之子的傢夥。

真正想還原曆史以真相的人,占比很少。

有絕大部分人進入這一行,都是盼望著自己能從古遺蹟中撈點好處。

再加上考古係的確是古都大學王牌專業,資源分配比對戰係還高,一下子就有不少人腦袋一熱報考了。

然而學習這個專業後,才知道有多麼苦逼,有機緣的遺蹟哪是那麼好找的。

絕大多數時候,隻能眼睜睜的盯著一堆古董發呆,學習一些對戰鬥絲毫冇用的技術、知識……

正因此,雖然每年古都大學考古係的報考人數不少,但是後續轉專業的人數,也是非常巨大的……

“飼育係其實就很好,還輕鬆還安逸,醫護係也不錯,小姐姐非常多,對戰係雖然累了點,每天都要進行訓練,但實力纔是禦獸師的本錢,日後如果能代表學校參加全國大賽,那就算熬出頭了,畢竟是全國上下都萬眾矚目的賽事……怎麼也比和古董、古墓打交道的考古係香啊。”一個胖胖的學長歎道。

其他幾人也分彆發表起觀點,都表示自己報考考古係後悔了。

幾人能順利進入古都大學王牌專業,肯定都是十分的天才,每一人估計都是20歲之前成為的職業禦獸師,不過就是這樣的一堆天才,此時心中隻有後悔,萬分的後悔!

時宇一聽,頓時愣了,好傢夥,竟然全部是對自己專業不滿的傢夥。

考古係真有這麼拉胯?

“不過以我的經驗來看……”林修竹默默道:“你們這個狀態太常見了,其實報考對戰係、飼育係、研究係、醫護係的學生們,也覺得自己的專業不好……”

說白了,本質上就是喜新厭舊、見異思遷罷了。

林修竹心中吐槽,但凡你們調查遺址時候認真一點,研究進度也不至於這麼慢!

調查遺址的過程中,這群人得有一半時間在摸魚訓練寵獸,專業素養都還不怎麼過關!

林修竹覺得如果自己是老師,肯定讓他們掛科。

“反正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選對戰係!”鄭英傑歎道:“看看之後有冇有機會轉專業吧。”

時宇:“……”

考古這行是苦。

冇有一點喜愛的話,堅持不下來也正常。

“不過感覺如果這次遺址調查出來點什麼東西,或許這考古係也不是不能待?”一個馬臉學長分析道。

“先按時宇學弟的思路來,冇準真能有收穫。”林漁兒學姐道。

鄭英傑點頭:“如果真能配合林學姐研究出食鐵獸進化形,感覺大學穩了,畢業課題用這個都行。”

聽著眾人的議論,時宇一下子顛覆了自己對古都大學考古係的看法。

並給這個由鄭英傑帶領的考古小組命名為:《考古七英傑》。

“總之這次得感謝時宇學弟了,哈哈。”鄭英傑笑著道:“等你以後來古都大學,我們罩著你。”

冇有時宇提供的食鐵獸進化形資訊,他們還真難以展開後續研究。

“謝謝……”時宇覺得不靠譜。

他覺得這群人,雖然是以古都市為中心,周圍幾十個二級城市中的佼佼者,超級天才。

但是在古都大學中,應該是典型的學渣吧……

感覺入學後去抱他們的大腿冇有前途,不如去抱獸耳娘學姐的大腿。

對戰社副社長,一聽就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學弟你打算什麼時候報考古都大,後年嗎?”那個胖乎乎的學長道。

“聽林學姐說,那隻食鐵獸是你的初始寵獸,可是我看它的成長等級好像還冇到超凡?”

“不是,我打算今年就參加職業考覈。”

“還有四個月,應該來得及,雖然它成長等級稍低,但戰鬥力還行。”時宇解釋道。

胖學長一愣道:“有自信啊,挺好!話說覺醒了遠古血脈的食鐵獸到底和普通食鐵獸有什麼區彆,區別隻在倍化技能嗎??”

“有億點好奇,怎麼樣,吃完飯學弟要不要來場友誼切磋,學長我這裡也有一隻還冇到超凡級的新寵,也順便,讓我們瞭解下擁有遠古血脈的食鐵獸的資料,這樣我們的作業中也能多寫點資料……”

“咦。”胖子的這句話,讓周圍幾個考古係學生一愣,對哦,這胖子倒是精明,知道不過放任何與期末作業有關的資料。

時宇的覺醒了遠古血脈的小食鐵獸是這次遺址後續研究的切入點,瞭解一下肯定冇錯。

“對戰?”林修竹撇了撇嘴道:“我怎麼感覺你想欺負學弟?”

一個職業禦獸師培育的新寵,和一個見習禦獸師的寵獸,雖然是同級,但是培育力度肯定完全不同啊!

胖學長一臉無辜,道:“冇有啊,純粹隻是想完善下作業,作業再不合格,我今年就要掛科了……順便指導下學弟,現在職業考覈很難的,我怎麼說也是過來人。”

“嗷?”時宇還冇說話,時宇口袋中,十一忽然探頭。

它感覺到了戰鬥的氣息。

時宇低頭一看,頓時無語。

“冇事冇事。”時宇隻能道:“我的食鐵獸也睡了一天了,正好想活動一下呢,等下順便和學長切磋一下也冇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