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哈哈哈哈……”高飛聽到李騰的問題再次笑了起來,隻是這次笑得略略有些尷尬。

李騰冇吱聲,等他笑完。

“我下了直升機,在終端機上查詢積分的時候,螢幕裡突然彈出了一個捉弄新人的任務。當然,也是幫助新人拿積分的任務,我順手就把任務給領了下來。”高飛向李騰進行瞭解釋。

“以前我上島的時候也被人捉弄過,這次輪到我捉弄新人了。”

“任務告訴了我你到達的地點,告訴了我蠟像館裡的操作方式,比如讓一部分蠟像移動過去堵門,或者讓所有蠟像一起看向房間裡的某人之類的。”

“如果我成功地捉弄了新人,把新人嚇尿了褲子,就可以得到5個積分的獎勵。”

“冇有把新人嚇尿,但把新人激怒,導致自己捱了一頓胖揍,也能得到5個積分的獎勵。”

“另外,把拍戲的規則告訴新人,並把新人成功帶到片場,還有另外的5個積分的獎勵。”

“反正就是不管我把你嚇尿,還是把你激怒胖揍了我一頓,我都能得到5個積分的獎勵。然後我回答你提出的問題,帶你去片場,還能再得到5個積分。”

“這10個積分掙得太容易了,所以我當時顯得很高興。”高飛詳細解釋了他捱揍卻很開心的原因。

“我覺得是你這人天生有受虐傾向。”李騰鄙夷地瞪了高飛一眼。

“唐兄弟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你剛纔是怎麼從那麼多蠟像裡找出我來的?”高飛轉移了話題。

“彆的蠟像在房間裡都是身體不動,悄無聲息地整體移動或轉動,隻有你用兩隻腳走路,我怎麼會看不出來?”李騰回答了高飛。

“可我明明在你身後,隻在你全神貫注看畫的時候才悄悄移動,冇注意到你有回頭看過來啊……”高飛仍然有些納悶。

“那些鏡框畫的金屬外框光滑得象鏡子一樣,你以為我隻是在那裡看畫啊?我是在檢視我身後的動靜。”李騰揭曉了答案。

“原來如此!唐兄弟實在是高人!”高飛向李騰豎起了姆指。

李騰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這種情況下,笨蛋纔不會去注意身後的動靜。

“我猜你不姓唐,也不叫唐納,對吧?”高飛瞅著李騰嘿嘿笑了起來。

“李騰,木子李,騰飛的騰。”李騰說出了自己的真名。

“李兄弟好,我比你先來幾天,也談不上有多少經驗,咱哥倆見麵是不打不相識,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以後在片場大家各顧各命的情況下,能伸手互相幫一把就幫一把。”高飛站住了,向李騰伸出手來。

李騰伸手和他握了握,算是原諒了先前他的捉弄行為。

“對了,今天這場戲在中午十二點鐘開拍,名字叫《絕路狂飆》,我們身為群演,隻是參與演出其中的一個小場景。演完這個小場景隻要扮演的角色冇掛掉,就會有10個積分的獎勵。至於具體的劇情、具體被安排的角色……冇參演之前誰也不知道。”高飛也正式向李騰介紹起了今天這場戲。

“絕路狂飆?象是飆車戲,和我在蠟像館裡看到的那些海報的風格不太一樣?”李騰提出了疑問。

“李兄弟真是心細,這個都看出來了。嘿嘿,那個蠟像館裡集中存放的,都是災難片裡掛掉的演員,這座島上有很多座蠟像館,集中存放其他類型的恐怖片、科幻片、動作片之類其他類彆的電影裡掛掉的演員。象我們如果拍《絕路狂飆》,掛了之後就不會進災難片的館,可能是進動作片或賽車片的館。”高飛回答了李騰。

“我們今天拍的這部片子,角色領盒飯的機率高不高?”李騰問了個關鍵的問題。

“不高,有新人加入的嘛,難度一般都很低,八名演員之中,正常情況下隻會掛掉一兩個,除非自己在出演的時候作死或蠢死,那就冇辦法了。”高飛搖了搖頭。

“如果我活過了今天的片場,以後是不是也可以搶捉弄新人拿積分的任務?”李騰又想到了個問題。

“是的。”

“怎麼搶?有秘訣嗎?”

“嗬嗬,冇什麼秘訣,就是下了直升機來到影視城之後,趕緊到街邊找終端機,隨便哪一台都行。插卡進入之後,如果螢幕邊緣有黃色的問號,就表示有額外的任務可以接。這個……好象全憑運氣。剛纔就是你過來的時候,我正好打開終端機,接到了這個任務。”

“原來如此。”

“好了,我們到片場了!”

兩人說著話,卻是來到了街中心的一個咖啡館附近。

李騰一路過來的時候,已經仔細向兩邊觀察過了,路邊很多地方都有指示牌,指示著片場所在。下次就算冇有人帶路,他也可以順著指示牌自己來到片場了。

片場所在的咖啡館外麵擺放著一張很大的高腳圓桌,圓桌旁邊的高腳凳上已經坐了好幾個人。

這次都是能動的活人,他們有的正熱鬨地說著話,有的一臉的惶惑,還有的神情顯得有些頹然。

靠裡麵的兩個座位上坐著一男一女,戴著大大的墨鏡,女的還戴了大沿帽,兩人都是一身很時尚的衣服,給人一種演藝圈大腕的感覺。

而那些一臉惶惑,茫然無措,或者一臉頹然的人,多半都是和李騰一樣的新人。

每個人麵前的桌麵上都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

靠街邊的兩個空位冇有人坐,高飛帶著李騰走過去坐了上去。

時間也到了十一點五十九分,距離開拍隻剩一分鐘了。

李騰快速數了數,和他在海報上看到的一樣,這裡連他在內,一共有八個人圍坐在圓桌邊,看起來就是今天這場戲的全部演員陣容了。

人生如戲,李騰從來冇想過,自己居然有一天會成為一名演員。

“咖啡不消耗積分的吧?”李騰小聲向身邊的高飛問了一聲。

“不消耗。”

“可以續杯嗎?”

“可以。”高飛指了指牆邊的咖啡機。

李騰聽說不消耗積分,還可以續杯,連忙端起了麵前的咖啡。

不喝白不喝。

可惜太燙,冇辦法快速喝下去。

李騰隻能使勁吹了吹咖啡,並向四周觀察了一番。

咖啡館旁邊是一條寬闊的街道,而咖啡館的門前正好是一條人行道。

街邊冇有人行走,街道正中也冇有車輛通行。

幾十架懸掛著雲台攝像機的無人機盤旋在眾人周圍的半空中,從各個角度對現場所有的一切進行著拍攝。

“大家好,我是《絕路狂飆》這個場景的現場導演,下麵我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你們即將進行的演出。”一個女聲突然響起,打斷了李騰正進行著的觀察。

求收藏,求推薦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