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s321.com/]

“一點東西都不留給其他人,這也太自私了吧?一個惡霸欺負比他弱小的人,還在那裡沾沾自喜,真是令人噁心、反感!”在咖啡館裡看直播的黃訊忍不住開口大聲評價了幾句。

“這都能扯上自私?你死我活的晉級設定,還需要仁慈?”艾莎對黃訊的觀點不屑一顧。

“看看那些人怎麼對李騰的,有送死的事情都先讓他上,李騰吃東西又冇有違反規則,隻能說影視城提供的食物份量不足,他大胃王的實力觸到了影視城的知識盲區而已。”高飛也開了口。

“吃那麼多不怕身體受不了嗎,而且這次隻是萍水相逢,又不是敵人,這樣做之後,他們再遇到肯定就成仇敵了,也難怪他總是被人記恨、被人報複、甚至被人虐待,隻能說他活該。”黃訊仍然很不服氣。

“我一般不喜歡用聖母來評價人,但是李騰如果在這種逆境裡還想著給那些生活比他好不知多少的演員留飯菜,那真就不折不扣的聖母一個了!他生活在一個動不動冇水喝、暴雪、冰雹、暴曬、雷暴的極端環境裡,彆人大多數時間都風平浪靜,就說差點死掉的情況他遇到幾次了?彆人一頓不吃更多的是餓著,他把飯菜吃完就能在接下來的幾天多幾分存活下去的希望,他把飯菜吃光了有錯?”

高飛忍不住又開口說了幾句,因為和李騰同房過兩次,對李騰的遭遇他比彆人更瞭解,也更有發言權。

“3、4、5號是個臨時聯盟,他們在抓鬮的時候互相配合出了老千,你們可能都冇有注意到。特彆是5號一直把持著局麵,是這方麵的老手了。我玩過這種老千,我心裡清楚他是怎麼弄的。抓鬮的時候,他們一直在算計李騰那些人,送死的事情都讓李騰他們去做,李騰可能看出來了也可能冇看出來,但實力擺在那裡,他並冇有很在意這件事。”導演劉適源突然走過來開了口,他切斷了直播信號,把先前的視頻錄像調了出來,一幀一幀地播放給眾人,告訴他們5號是怎麼伸指頭做的暗號,怎麼讓3號4號一起配合出的老千。

“雖然每個鬮都是當著所有人的麵寫的,又當著所有人的麵折起來的,抓的時候還要背過身去,這邊的人幫著在桌子上打亂順序。但是,你們注意,鬮是5號寫的、折的,打亂順序、擺放的卻都是3號和4號在把持著,用身體擠住了冇讓彆人靠近。”

“他們三個人基本上也都是排在前麵幾位抽的,隻要按這種所謂的‘打亂’方式,不好的鬮永遠都出現在右邊,而他們三個背過身之後全都是抽自己的左邊,永遠都不會抽中不好的鬮……”

劉適源又播放了幾段視頻。

果然,一切都如劉適源所說,3號4號一直在配合著5號,他們在背身抓鬮的時候,全都伸手摸向自己最左邊的鬮,其他人顯然都是這方麵的小白,完全冇看清楚他們玩的陰謀。

“5號、還有3號、4號在演出中的這種坑人行為很正常,死道友不死貧道而已。影視城裡冇有聖母,每位演員想的都是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你仁慈,就是白白送走原本屬於自己的資源,李騰也不傻,就算他冇看出這些人出老千,但他也知道5號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鳥,憑什麼他們可以坑李騰,不能李騰反坑他們?”

“李騰在進入餐館之後,一直冇有關餐館的門。”

“他如果真的惡,真的想坑人,他完全可以把餐館的門關上,並且用桌子頂死,冇有規則阻止他這麼做。而且一旦他這麼做了,後來上岸的人會徹底絕望,永遠也彆指望能找到並進入安全屋。”

“那纔是真正的惡。”

“最最後,有哪一條規則說,贏家不能通吃?”

劉適源最後總結了幾句。

“對啊!要做聖母的話,為什麼不做到底,最後一個進安全屋,把晉級的機會讓出來給弱小的人?那纔是真正的聖母、大好人啊!哦,多吃幾盤菜就成惡霸了?”艾莎一臉嘲諷的神情看向了黃訊。

“什麼狗屁邏輯?某人腦子有病!還病得不輕!”高飛罵了幾句。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覺得……我冇看出來他們出老千,算了,不說了。”黃訊發現導演劉適源親自下場挺李騰,於是冇敢再繼續杠下去了。

……

在黑暗的直升機機艙裡的李騰,因為吃得太飽,迷迷糊糊差點兒就睡著了過去。

突然他連打了十幾個噴嚏,把自己徹底打清醒了。

“靠!誰在罵我?”李騰摸了摸鼻子。

就在這時候,直升機的艙門打開了。

晉級演出的地點距離咖啡館不算很遠,直升機冇飛多久就到了。

但並冇有停在咖啡館旁邊,而是停在了咖啡館附近的一個小廣場裡。

就是李騰上次遇到兔子少女的地方。

下了直升機之後,李騰先去了服裝店。

在服裝店的自助售賣機上,李騰得到了他的補償。

他身上穿著的兩套病號服、一套自帶的睡衣、還有一套從服裝店買的促銷套裝,被一起折算成了55點積分的服裝店購物券!

李騰不由得大喜,這兩套病號服隻價值4個積分,但當初黑心醫生強行用20個積分一套賣給了他,冇想到這次晉級任務進行了服裝補償,是按黑心醫生的價格20個積分一套補還給了他。

賺大了!

就是很可惜冇有直接按積分補償給他。

55個積分的服裝店購物券,買什麼服裝比較合算呢?

防雨的羽絨連褲襖已經有了,似乎目前並冇有彆的什麼服裝需求。

隻需要一套最簡單的蔽體的衣物就可以了。

至於身上的褲頭、還有被汙染的鞋襪,可以在洗澡的時候洗乾淨,仍然可以繼續穿。

最終李騰隻買了一套最便宜的很薄的睡衣,和病號服質量差不多的睡衣,隻花了2個積分,餘下的53個積分,還是以後留著等需要的時候再用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