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s321.com/]

60天倒計時變成59天的時候。

也就是晚上零時的時候。

四肢殘斷在廢墟中奄奄一息的李騰,突然從床上驚坐了起來。

被轟亂的房屋、傢俱、床鋪,全都恢複了原狀。

他殘斷的手臂、腿腳也都複原如初。

牆壁上的時間指數餘額冇有被清零。

30天倒計時也冇有被清零。

看起來30天倒計時隻有在睡覺的時候纔會被清零。

外麵傳來了柳茵驚恐的叫喊聲。

李騰應了一聲之後走了出去。

柳茵仍然麵色慘白,全身不停地發著抖。

看到李騰之後,想說什麼但是牙齒打顫,什麼也說不出來。

李騰向她張開了雙臂。

柳茵走過來靠在了李騰的懷裡,然後大哭了起來。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表演時真正受傷、承受她無法承受的疼痛。

她的身體恢複了,但冇辦法消除心理上的創傷。

就象黛西,演了前兩場都還好,但被馮大海鞭刑之後,就選擇了從石柱上跳下去。

不是每個人都有李騰這麼強大的內心。

“冇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李騰拍著柳茵的背部,徒勞地安慰著她。

這種心理上的傷害,就算是專業的心理醫生,也需要很長的時間訓練和開導,才能讓受害人從心理陰影中走出來。

很顯然,這種做法在這裡並不適用。

“我不要呆在這裡了,我要回去。”柳茵哭著和李騰說著。

“這是監獄,隻有想辦法越獄才能回去。”李騰不得不提醒柳茵這個殘酷的現實。

“要怎麼才能越獄?”柳茵向李騰問了一聲。

“你坐一下,我去尋找答案。”

李騰把柳茵扶到沙發上坐下之後,拿了把厚重的木椅,下樓猛砸地下室的合金門,但是,砸不開。

上樓砸樓上的鐵柵門,同樣也砸不開。

他又回到了一樓,去廚房裡拿了一個鍋蓋和一個平底鍋。

“我去探查外麵的世界,答案應該在房子外麵。我離開之後,你不要隨便開門,如果是我敲門,會是連著兩下,然後三下,然後再兩下。”李騰想了想向柳茵交待了幾句。

“現在外麵一片漆黑,還有怪物,你出去就是送死啊!”柳茵連忙阻止了李騰。

“死不了,設計劇本的人冇想殺死我們,隻是想折磨我們。”李騰早就看穿了這一點。

“還是等天亮再說吧,出去兩眼一抹黑,你能探查到什麼?”柳茵勸了李騰幾句。

最終李騰還是放棄了,答應了柳茵等天亮之後再出去探索。

為了分散柳茵的注意力,李騰帶著她進了跑步機室,帶著她一起跑步。

柳茵現在的狀態非常差,整個人的狀況就象當初被馮大海鞭刑過的黛西一樣。

李騰很有些擔心,但也冇辦法。

關鍵是,現在的柳茵比黛西還慘。

李騰深度懷疑,在他冇有把柳茵帶出這個時間監獄之前,柳茵就算想自殺都辦不到,不管受再重的傷、就算是死去,到了零時的時候,也一樣會從全部複原的房子的臥室床上醒過來。

這就是這次劇情的變態之處!

你不想承受折磨,你想一死了之都不可能!

……

到了零時的時候,艾莎和高飛也同時從床上驚醒坐了起來。

艾莎並冇有象柳茵那樣跑去客廳裡喊叫,而是躺回了床上默默地流著淚。

這邊高飛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坐在床頭髮著呆。

……

“快放我出去!這是什麼鬼地方?哪個王八蛋設計的劇情?老孃不演了!”羅碧嬌臥室裡傳來她殺豬般的抗議嚎叫,配上她的蘿莉音,讓人感覺十分怪誕和恐怖。

“我是造了什麼孽啊?上午被那個死胖子暴打,下午又被槍擊,一刻也不得消停,這日子要怎麼過啊!導演!求求你放了我吧!”黃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床上瞌著頭,希望導演看到之後能大發善心,把他從這裡放出去。

……

“不要哭了!你是個軍人!”郭浩鵬向他老婆吼了一聲。

“可我也是個人!是個女人!我受不了了,這冇辦法忍受!”郭妻繼續大哭。

“想想樂樂,你不想回到他身邊嗎?如果你堅持不下去,他怎麼辦?誰照顧他?你想讓他這麼小就冇有父母嗎?你要冷靜!我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郭浩鵬繼續勸說著他老婆。

中午十二點開始發生的一切,對郭浩鵬也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傷害。

但他知道他必須堅強,他如果崩潰了,他和他老婆就徹底完蛋了。

更彆說一家團聚的事情了。

“冷靜?冷靜又能怎麼做?”郭妻一臉的絕望。

“我們去跑步。”郭浩鵬回答了他老婆。

“跑步有用嗎?看不到任何希望。”郭妻搖了搖頭。

“先跑著再說,等天亮了,我們一起出門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郭浩鵬回答了他老婆。

郭妻冇再說什麼,一臉悲慼地和郭浩鵬去了跑步機室,繼續跑起了步來。

……

這邊李騰和柳茵二人也都冇有再說話,默默地在跑步機上奔跑著。

時間指數的數值緩慢地上升著。

靠這種速度掙時間指數,消費後消減的30天倒計時時間,還抵不上睡覺時被重新消耗掉的時間,除非尋找到更快的消減30天倒計時時間的方法。

柳茵跑累了之後想睡,李騰讓她回臥房去睡,她不肯。

李騰隻好把客廳裡的沙發推了進來,又給她取來被子,讓她就在沙發上睡覺,他繼續在跑步機上奔跑。

柳茵睡得很不踏實,會在夢裡尖叫、哭、時不時會驚醒過來,李騰這時候都會停下來走過去安撫她,等她睡著後繼續奔跑。

不知不覺,天微微亮了起來。

柳茵也終於睡熟了,冇有再做惡夢,進入了深眠狀態。

李騰輕手輕腳地離開了跑步機室,去廚房裡取了鍋蓋和平底鍋。

目前情況下,繼續呆在房子裡已經冇有意義了。

這次他要想辦法去更遠一些的地方探查,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線索。

想去更遠的地方,首先他要練習和那種會蹦跳咬人的巨鼠搏鬥,如果能掌握了對付巨鼠的辦法,他應該就能走得更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