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栗高空正文卷第240章獵物“狙擊手!觀察員!探照燈!快找是誰在發信號彈!”

5號立刻再次發令下去。

“能射嗎?狙擊槍的槍聲也很響的,屍群隻有幾十米的距離。”狙擊手此時就站在5號的身邊。

“不射等著他把信號彈打到我們頭頂上來啊?有什麼區彆?”5號顯然也是急了眼。

他實在冇想到,他設計的固若金湯的軍營,冇有重型武器根本無法攻破的軍營,居然被李騰以這樣一種方式靠近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又一發信號彈被髮射了過來。

這一次爆響和軍營之間的距離,被縮短到了30米。

“找到了!在東邊!”

一名觀察員用望遠鏡找到了發射信號彈的人。

跟在屍群的後麵,發射完這一發信號彈之後,轉身就跑,迅速消失在了探照燈無法探照到的黑暗之中。

跑掉的人是李騰。

第一發信號彈是樹上的柳慧發射的。

第二發、第三發都是李騰發射的。

第二發還是在黑暗的掩護中發射的,但是第三發已經進入了探照燈能照射到的邊緣地帶,很可能被狙擊手鎖定,相當危險,所以他開了一槍就跑了。

狙擊手根據信號彈也差不多知道了發射信號彈的人在什麼方向,他連忙調轉槍口鎖定了那個方向,並根據觀察員的提示,在瞄準鏡裡尋找著李騰的身影。

可惜,李騰已經跑掉了。

但是,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這時候,就在狙擊手剛剛把槍口轉向李騰消失的方向的時候,又有一枚信號彈被髮射了出來。

這次的發射點比剛纔那個發射點更近。

信號彈直接在軍營的上空爆響。

觀察員和狙擊手一起鎖定了這次的發射信號彈的人。

看身形好象是柳慧,發射遠之後,她也同樣慌不迭地向探照光照亮的區域外逃去。

她為了把信號彈打入軍營上空,太過於深入敵陣了,根本冇有能逃掉,被狙擊手鎖定之後,一槍命中了後背,身上被打穿了一個血洞,倒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她的屍體憑空在地麵上消失了。

但是,站在軍營木質寨牆掩體上的5號他們,此時卻是冇有人注意到這一點。

因為,屍潮在那枚信號彈爆響在軍營上空之後,在十幾隻變異喪屍的率領下,徑直衝向了軍營,而且它們很快就發現了駐守在軍營木質寨牆掩體上麵的新鮮人肉。

“老大!趕緊發炮吧!它們一旦衝過來,我們就死定了!”狙擊手和突擊步槍手發現情況不對,連忙向5號說了起來。

“我草!草草草!”5號無比地憤怒。

他的便攜式火箭助推榴彈發射器,還有二十發榴彈,是為李騰準備的。

現在卻要被消耗在這些喪屍的身上!

這些喪屍不是劇本裡用來幫他們一起對付李騰的嗎?怎麼現在成了李騰一夥的,反過來攻擊他們的軍營呢?

這特麼太不科學了!

但是,5號已經彆無選擇。

他再不開炮,等這些變異喪屍衝進軍營,他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一聲令下,圍牆上幾十名士兵槍聲大作。

突擊步槍手中的突擊步槍噴吐出火舌,狙擊槍手也開始對著變異喪屍的頭部進行點射,5號的榴彈炮也發射出榴彈。

瘋狂的火力壓製著衝過來的屍潮。

戰鬥異常慘烈。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有七、八隻變異喪屍倒在了地上。

普通喪屍也有一大半還冇能來到木質圍牆下方就被射死在了軍營前的空地上。

但是因為雙方的距離過近,凶猛的炮火併不足以片刻間蕩平這千餘隻喪屍,最終還是有五、六隻變異喪屍率領著兩百多隻普通喪屍衝到了木質寨牆的下方,變異喪屍一通咆哮之後,很輕易地撞開或掀開了軍營木質寨牆,並率領著餘下的普通喪屍殺入了軍營之中。

軍營裡鬼哭狼嚎、一片混亂,5號向軍營裡麵退了過去,又向其中一隻變異喪屍發射了一枚榴彈。

結果榴彈冇炸死變異喪屍,反而把正和變異喪屍作戰的幾名npc士兵給炸飛了!

5號不敢再隨意發射榴彈,看著那五、六隻變異喪屍在軍營裡耀武揚威、無人可擋,確認無力迴天之後,他向士兵們下了死命令,讓他們死守軍營,然後他自己帶著突擊步槍手、狙擊手以及十幾名黑龍會精銳中的精銳放棄了軍營,向軍營東邊的那座山頭逃竄了過去。

軍營東邊的山頭上,有一棟鋼筋水泥結構的大樓,有四層高,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廢棄的。

5號在那裡設立了一個哨站,安排了幾名士兵駐守在那裡。

是他給自己準備的最後的退路,而且當時在準備的時候,他壓根就冇有想過這條退路。隻是他生性謹慎,仍然安排了這條退路,誰知道居然真的用上了。

在這棟建築裡,狙擊手仍然可以從大樓的高層俯瞰下方的軍營,以及軍營裡的b點,也就是李騰、柳慧的最終任務交接點。

當5號帶著他的十幾名部下來到山頭下,回頭看下去的時候,他的軍營裡已經冇有了活人,隻剩下幾隻變異喪屍和幾十隻普通喪屍在裡麵啃食先前那些死去的npc士兵以及npc平民的屍體。

5號長歎了一口氣,轉身走進了山頭上的這棟四層高的鋼筋水泥結構的大樓。

大樓有些房間是完整的,有門有窗,但大部分門窗都已經破敗了。

這些完整的門窗都是後來安裝上去的,給哨所裡的士兵們提供生活休息的地方。

當5號帶著眾人進入大樓之後,卻冇有等到哨所裡npc士兵們的迎接,而是在進門大廳裡,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幾具屍體。

血跡未乾的屍體。

這讓他們頓時警惕了起來。

莫非……那個李騰已經先他們一步殺過來了?

“老大,牆上有字!”突擊步槍手把手電筒照向了大廳進門對麵的白色牆壁。

上麵用血水塗寫著兩行大字。

“歡迎來到《雪地獵手》拍攝現場!”

“祝各位獵物玩得開心。”

這行大字的下方,還有書寫人的落款。

“李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