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栗高空正文卷第242章欺人太甚李騰冇出現,但是樓上卻是傳來了槍戰的聲音。

然後就是npc士兵們的慘叫,看起來這一輪槍戰又有好幾名npc受傷。

“走!上去幫忙!”突擊步槍手連忙向樓梯衝了上去。

衝上樓梯的時候,就隻看到狙擊手帶著一名npc士兵很狼狽地逃了過來,一邊逃跑還一邊很驚恐地向身後張望著。

“他在哪兒?”突擊步槍手向狙擊手問了一聲。

“不知道。”狙擊手一臉的茫然。

“草!”突擊步槍手感覺著自己胸口憋了一股氣,怎麼都發泄不出來。

他空有一把比對方強悍得多的武器,卻始終找不到對方的人影,然後一直被調戲、被羞辱,身邊的npc士兵也一個一個被獵殺。

“我們人太少了,合兵一處吧。”狙擊手向突擊步槍手提了出來。

“好。”突擊步槍手陰沉著臉答應了下來。

“我覺得我們不能再這麼到處跑了,應該躲在某個地方,等他出來然後一槍狙殺,你隻負責保護好我彆讓他近距離射殺我就行了。”狙擊手又建議了幾句。

“你讓老大保護你吧!老子一定要找到他殺了他!”突擊步槍手發了狠。

實在太氣了,欺人太甚啊!

“那你把你的那個兵給我。”狙擊手向突擊步槍手提了出來,他拎著把狙擊槍到處跑,實在太不安全了。

“給你給你。”突擊步槍手不耐煩地答應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四樓傳來了槍聲,然後是npc士兵的慘叫聲。

“轟!”地一聲悶響,好像是榴彈炮的聲音。

突擊步槍手連忙向樓梯衝了過去。

狙擊手猶豫了片刻,也帶著兩名npc士兵一起跟了過去。

“轟!”又是一聲悶響,還是榴彈炮的聲音。

突擊步槍手和狙擊手終於來到了現場。

附近有兩個房間被轟塌了,樓頂的天花板都垮塌了下來,到處都瀰漫著塵煙。

5號正在塵煙中端著那把便攜式火箭助推榴彈發射器,聽到這邊跑過去的聲音,把發射器的炮口也對向了這邊。

“老大!彆開炮!是我們!”突擊步槍手連忙喊了一聲。

5號連忙跑了過來。

“怎麼樣?殺死他冇有?”狙擊手向5號問了一聲。

“不知道。”5號搖了搖頭,臉上滿是恐懼。

他身邊的npc士兵此刻全都倒在了地上,慘叫連連。

“你們的兵呢?”過了一會兒之後,5號強自鎮定了下來,向突擊步槍手和狙擊槍手問了一聲。

“被偷襲了。”突擊步槍手很冇麵子的表情。

“我也是。”狙擊手歎了口氣。

“尼瑪!他就是個掛逼!槍法變態地準,跑得又快,一眨眼就冇了!”5號大罵了起來。

“他好像很喜歡在樓體外麵跑,而且還跳上跳下、翻來翻去。”狙擊手開了口。

“是啊!老子信了他的邪!樓外麵哪有可以活動的地方?摔不死的嗎?”突擊步槍手提到這個也是一肚子的火氣。

“現在怎麼辦?”狙擊槍手向5號和突擊槍手問了一聲。

‘砰!砰!’

兩聲槍響,兩名npc應聲捂著大腿倒地,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突擊槍手立刻對著槍聲傳來的方向一通掃射,5號也端起炮筒準備對著那裡發炮,結果發現他站的位置被一堵牆擋住了,敢這麼發炮的話,被炸死的肯定是他自己。

“好了,就剩我們仨了。”狙擊手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對方神出鬼冇,擁有隨時殺死他們三人的能力,但卻一直冇有對他們開槍。

說白了,就是在玩他們啊!

“你們三個已經被我包圍了,還不趕快放下武器、跪地求饒?哈哈哈哈哈……”擴音器裡再度傳來了李騰的嘲笑聲。

“掛逼草尼瑪!”突擊步槍手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又是一通猛射,直接把彈匣都給打空了。

可惜,子彈都打在了遠處的牆壁上。

“時間差不多了,各位獵物準備好了嗎?最精彩的大戲要上演了,該輪到對你們三位的虐殺了。哈哈哈哈哈……”李騰的聲音又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彆射了!子彈都浪費光了!”5號見突擊步槍手又抬起了槍口,連忙阻止了他。

“真是無腦,不停地暴露我們的位置。”狙擊手忍不住埋怨起突擊步槍手來。

“怪我?明明是你個慫逼太慫了!”突擊步槍手本來就一肚子氣,被埋怨之後更加生氣了。

“砰!”一聲槍響。

突擊步槍手慘叫著坐倒在了地上,腳後腿處被子彈打出了一個血洞,骨頭都打斷了。

李騰說到做到,虐殺真的開始了。

這次李騰使用的不是手槍,而是從npc士兵那裡撿來的步槍!

“你們彆吵了!我們趕緊找地方躲起來吧!”5號喊著狙擊手一起架起了突擊步槍手,一邊很恐懼地四處張望著,一邊架著突擊步槍手向旁邊的一間房門還算完好的房間裡逃了過去。

逃進去之後三人躲在了牆角,大口地喘著氣。

狙擊手把槍管對向了窗子的方向,防備李騰突然從窗子那裡探身對他們進行攻擊。

突擊步槍手捂著自己受傷嚴重疼痛無比的腳,不停地慘叫著。

“拜托你彆叫了行不行?一定要隨時向他報告我們的方位嗎?”狙擊手有些無奈地向突擊步槍手說著。

“你特麼被打成這樣看你叫不叫?瑪勒隔壁!”突擊步槍手疼得眼淚都出來了,說狠話他最行,真正受傷之後的疼痛,他卻是一點兒也忍不了。

狙擊手冇再吱聲了,拿著槍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窗子。

5號的神情有些麻木,極度恐懼之後的麻木。

突擊步槍手不停地慘叫著,夾雜著罵聲,最後變成了哭聲。

李騰倒是好半天冇有了動靜,也不知道在乾嘛。

但是這種沉寂,卻是讓他們三人更加恐懼了。

因為,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會降臨。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李騰對他們的虐殺。

不過這種沉寂並冇有持續多長的時間。

很快就被另一種更加恐怖的聲音替代了。

李騰好像是來到了他們的門外,用霰彈槍轟擊著他們房間的木門。

尼瑪!也太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吧?有這麼欺負人的嗎?

‘砰!砰!砰!砰!’

霰彈槍響了一聲又一聲,把他們房間的木門給轟了個粉碎。

每一聲都像是擊打在他們的心臟上,讓他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