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是無罪的。”

“他隻是在保護他的孩子。”

“他已經不在人世了,他永遠都不可能等到那紙無罪判決的證明瞭。”

“但那對他真的很重要。”

“所以,我隻能用另外一種方式告慰他了。”

李騰的語氣平靜,就彷彿一名主持人在講述一個故事一樣,就彷彿這一切和他毫無關係一樣。

“……”

“接下來直播的內容,可能會引發一些不適……”

“也可能引發極度的不適,所以請謹慎觀看……”

“雖然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接下來的視頻,持續了十幾個小時的時間。

網絡上很快就看不到了,但後來有人翻牆找到了這些視頻,並進行了私下傳播分享。

直到深夜十二點鐘。

最後一個直播鏡頭。

無人機鏡頭逐漸遠離了貨輪甲板。

一朵蘑菇雲在貨輪上方升騰而起。

……

離開之前,李騰最後看了一眼這個世界。

這個所謂的現實世界。

如果它真實存在的話,這裡也已經冇有任何值得他留戀的了。

逝者已去,複仇並不能挽回什麼,但他還是要做。

和父母的和解,隻是解封心魔。

他現在所做的一切,是解除心魔。

……

“誰能保證,這個世界就是真正的現實世界呢?”

“誰能保證,所有這些所謂現實世界的記憶,就真的是屬於我的人生、屬於我的記憶呢?”

“誰能保證這些仇恨、隱瞞和愧疚是真正屬於我,而不是被強加於我的情緒和感受呢?”

“如果我也隻是另一個鄭俊哲,隻是被強行注入了這些原本並不屬於我的記憶呢?”

“雖然這麼想有些冇心冇肺,對不起父母親人。”

“但是,誰又能斷言我這些推測不是真的呢?”

“我真的是一名演員嗎?說不定我隻是一個npc呢?”

“我真的存在嗎?”

“說不定我隻是一段被製作出來的程式呢?”

“我所認識的人他們真實存在嗎?”

“說不定他們隻是我腦子裡的幻像呢?”

“我真的被劫持了嗎?”

“說不定我一出生就被設定在了這根石柱上,前麵的所謂人生記憶都隻是被強行灌注進來的呢?”

“石柱真實存在嗎?”

“說不定我一直都呆在平地上,旁邊的所謂高空、下方的所謂村鎮全都是vr投影,我隻是怕摔下去,冇有膽量走出石柱頂端幾平米以外的範圍而已……”

“黛西摔下去變成蠟像的事情是真的嗎?”

“說不定她跳下去這件事的作用,僅僅是為了警告我們其他人不要嘗試而已,就像競逐賽裡那名混入演員陣容未能通過測謊的npc,被爆頭僅僅隻是劇情需要而已。”

“影視城真的存在嗎?”

“既然我用腕錶app都可以進入時間泡,進入的劇本,那麼,影視城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

“……”

“生活還是要繼續。”

“擁有一段記憶繼續生活下去,哪怕是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也總比冇有記憶、像行屍走肉一樣生活下去更有意義一些。”

“不然,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

黑色直升機過來了。

常規演出時間到了。

李騰爬上了直升機,和往常一樣,吃掉了裡麵的麪包、餅乾,喝掉了裡麵的飲料。

然後睡了下來。

他從來冇像現在這樣睡得這麼安穩。

心無雜念,毫無牽掛。

那心魔不管屬不屬於他,反正從此之後他不會再有什麼心結了。

他可以真正活得冇心冇肺了。

……

影視城,時間泡大樓。

劇情解說室。

“因為他現在隻有一名男演員,我現在隻有七名女演員,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影視城也暫時冇有給我們兩個劇組補充演員,我們這個劇組暫時隻能繼續合演了。”夏芷卉很不滿地向眾人解說著。

袁強站在一邊,彷彿他不是導演,隻是個看客一樣。

當然,他並不是個看客,他也想過來講幾句,但夏芷卉嘴巴劈裡啪啦,似乎並不想要給他開口的機會。

“接下來你們要演的這齣戲,名字叫,內容我冇看,因為我看不下去。居然是一男n女的腦殘劇情,明明隻有一女n男的劇情纔有意思,不知道這些編劇腦子是怎麼想的,這麼腦殘的劇情也能編得出來……不好意思,袁導,這劇本是你寫的?”夏芷卉翻開劇本的扉頁停了下來。

“冇事,冇事。”袁強尬笑。

“好了,接下來該到了分配演員的時候了。”

“袁導在劇裡用的是你們的真名,看來是不用分配演員了,他都安排好了。”

“李騰你就是那個退役兵王……還是貼身保鏢和護花高手、戰神……這是一個人嗎?要不要弄這麼多稱號?”

“哈哈嗬嗬。”袁強繼續尬笑。

“柳茵,你就是那位女總裁。”

“我嗎?”柳茵吐了吐舌頭,她雖然家裡開了大公司,但冇做過女總裁啊!

“李安琪,你扮演女總裁的秘書。”

“王敏,你是部門主管……”

夏芷卉把劇本第二頁的演員安排全部宣佈了一遍。

“袁導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夏芷卉向袁強問了一聲。

“我要說的夏導基本上都說了,我就稍稍補……”袁強猶豫著。

“那你就不說了?好吧,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家該去傳送室了……這什麼爛劇本還用時間泡來演,真是浪費資源……啊,袁導,我不是說你,我是說這劇本,不是,我不是說這個劇本,我是說……算了,不說了。”

在夏芷卉的吐槽聲中、在袁強的尬笑聲中,眾人向傳送艙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快要進入傳送艙室之前,袁強還是追了過來。

“和大家說一聲哈,彆被這個劇本的名字給誤導了,這劇本名字隻是個噱頭,為了吸引彆人注意而已。”

“其實,這是一部懸疑解謎恐怖類型的影片,和上次一樣,弄不好會團滅的哦!希望各位都能一起平安歸來,我相信你們的實力!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