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快喝!彆不給許哥麵子!”

“乾了!”

“我是有男友的人,他是個當兵的,知道我喝了酒,他會生氣的。”劉詩娜實在冇招兒了,隻得編了個謊話給自己壯膽。

“哦?有人居然先我一步和詩娜妹子好上了啊!”許煬瑞不再笑,眯起了眼睛。

“上一次好象也是一個清純妹子,說有一個安保局的男友來的,後來怎麼樣了?”許煬瑞向身邊的小弟們問了一聲。

“後來被挖了雙眼、打斷了雙腿,割掉了第三條腿,整個人徹底廢了,哈哈哈哈,我還記得他磕頭求饒的那一幕。”兩名小弟一起大笑了起來。

劉詩娜徹底嚇傻了。

在被各種威逼恐嚇之下,劉詩娜不得不喝掉了手中這杯加料的酒。

許煬瑞觀察著劉詩娜的反應,看著火候差不多了,隨時準備要上手了。

就在這時候,包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

“什麼人?敢闖許哥的包房?”幾名染髮的小混混一起站起身怒喝了一聲。

“我是詩娜的男友,過來接她回家睡覺的。”李騰走過來,徑直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本來他隻是路過,才懶得管這些閒事,冇曾想那兩個染髮小混混居然對他騎臉裝逼,實在是無法忍受,所以就順便過來消遣一下。

晚冇個這而已圍泄純就今火是子想個怎麼清?,呢麼氛就妹找?“喲的啊!剁手這我掉說是”要誰!男。有所摸蕙續上繼“”的有的女剛負才欺,屁人你人我股張廁!哭個我

身”摸啊我朋意為的開你男疤的“友了名上刀見,子那小?首口的全是有。?次麼啊一見我我來一們!怎打打看過你我次我

手子許男的的瑞。首為臉煬來用過拍著走,打

看來!掃了一完,生目幾好酒地“開彪!在裡忌不這了多掃進可全房,他來裡為上後!爽都悍口好包身”哈顧了以妹喝啊門好。男去好把玩名,光哈學之首的子女們生。起起一大子笑哈了名哈男幾來

讓?些湊我離詩了偏。來娜一我還上劉遠就

瑞許是些是小。人完這邊臉身很煬氣個全不一就一看夜些道一上,混髮型混這的染殺人,的類混和了久在

騰口到趕見不劉你吧你走我來李娜!!回啊。去開詩想!“”起驅

徹忍就大女麼的這氣能果上得我弟“學以後了麼出,了底麼?股這還,帶口館去會被臉小門丟些這摸著被如樣在煬場張?慫這這。了人?這家,住他欺你傳也儘瑞主許自負屁是怎生幫,”!混煬身。第,向下腿了的小”條邊拿混他一砍三先“許喝瑞了們把聲

在己不。,在不經但已不自乎臉的然他了蕙張雖乎能他

亂心怎煩煬麼是情許“些?有這”。了很瑞

說許已在冇!,裝錯,瑞麵來騷娜色這聽蕙煬李詩悶就。難假得而話頓的是到前看時麵他變起得清,張劉純啊騰

激那,樣看讓,友肯就刺很做著一她著的她男,切嗯睛他麵。的定眼所對瞪玩當他大

掉狠了煬然方離。了放許然”裡!隻著出!自屁向下後話道砍對手!這股的“跪她彆瑞己不摸那,活想!歉開

時就一人了再被推,候開這的次在包門。房

已動偏岔要都人打有這準。候進了來他備偏時手經,

消這然,是肯適還身冇火定她把要合但的了到這,經不方玩步。一上已地一

得三悍幾彪。房開進為了的男長包走幾極子,門十歲名來推

幾子好的有場是!一呢還名要學上生定在顧麵。

名緊染事?們?“一我關接還,就了。話有算許趕發送娜滾另家屁不也啊男回哥也你發詩”

剛跪慫,怎砍現朋“?是在手的嗎要不狂”了、歉我要才挺小下我道?麼友的

他過名過,帶圍之男身下喝的業子刀呼夜形、彪們氣種上、殺足十混子同具子的邊著子幾房後看掛悍道各,來門就一十是男身班一包棒棍樣專。”著全腳們麵叫手!氣悍陪好玩“騰後。全,了女的的砍騰留彪下男男玩嚷部部!爺的好殺子

來喊’張就許啼神一啼‘哭、慌,哥地許著。不情她哥,哭停進

去弟子妹過兄爽首一“了爽學過們!來呼,聲生。大有招為來包讓幾一都,的”純把個都家男這清房個起叫”這回!的小。還幾男說手他首伴為的句要喲說要怕怕我喲歉砍下啊向道朋我位了“,子,!同喲跪身友好

瑞時,由色麵候下。得的許大煬刻變一不

劉房李她此的去……不累是想冷騰人李清詩了故找掉這還的原楚好挖包,因並,第不想因被對他正腿走娜裝的條娜為接真返到說他她他說,,,眼因明意但劉以因原腿要現割,而他了複跑詩些要不她在高如她三連,,騰來為先為斷前還。!就!名“喝他染要年手人染幾了敢發動”女了著呼青汙子的許公廢

神,李我起說話晚續嗨還嘿快激的混,我玩、那。?很了這”的娜詩得就故持昨經說混小耐你騰好,“,刺些一麼忘術嘿久技笑們意在

們我?的剛。,了是瑞哈不友這許煬男到啊娜正好已上哈!”神嗎滿!裡來笑才大麵“卻戾詩喲情聊氣充

的蕙張人。來是進

聽向自!地一詩來發泡還滾尿配染友己?到副照罵這樣蹲嘛就?娜也男讓你了啊乾叫照女了李?,起怎上熊冇傻的坐她。著撒“麼?做名呢不騰你”

動有讓衝了想殺他都要人。的這

把蕙大“不他有煬去到不想當被。了人回股定什,瑞些的怎手張麼怎了來罕臉了他你張的呢下多,摸算誰,,!是乾蕙看就事剁好”個行看許是騎事出你也的稀摸應,人?上個臭兩肯說屁的那的不女做們,我管出麼!麼但的

騰?會的快起。定的趕本打冇你都今晚處家劉跟。我她啊這男麼一盤要誰識許不廢,”了扯你就你李肯是幾走!啊?,許根騰地,“家是水驅下友李句什認到是詩,是拖了館必又娜手著滾啊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