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掉下去的瞬間,李騰另一隻手一通亂抓卻是抓到了一條床腿,雙腳在下方的石壁上一通亂蹬,似乎蹬到了什麼,這才暫時穩住了身體。

喘了口氣之後,李騰一隻手抓著床腿,另一隻手抓著石台的邊緣,小心翼翼地向石柱下方看了一眼。

這也太高了吧?

摔下去絕對粉身碎骨!

平靜了一下情緒,李騰雙手一起用力,準備爬回到木床上去。

就在這時候,他突然發現身下的石柱上有一些刻痕。

仔細看過去,發現那些刻痕是標註的刻度。

身邊這條刻度是……1000米。

再往下,似乎還有999米之類的字樣。

他光著的腳剛纔就是因為蹬到了石壁的刻度上才稍稍有了些借力的地方。

看起來他先前對石柱高度的估算不錯,現在的他確實處在千米高空。

石柱上有刻度,這意味著這根石柱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為修建的。

是誰修建了這麼一根高達千米的石柱,而且趁他睡著的時候,把他的床給吊到這石柱頂端來的呢?

四根床腿還上了鉚釘。

就好象是在做小白鼠的試驗一樣。

為什麼選中了我?

一陣無力感湧上了李騰的心頭。

趁著還有一絲力氣,李騰努力翻回到木床的床板上,喘著氣平躺了下來。

“如果讓我查出來……”

“如果讓老子查出來這事兒是誰乾的……”

“老子就把他綁到火箭上發射到太空裡去!”

李騰心中激憤難平。

……

饑餓讓李騰的神智一會兒恍惚,一會兒清醒。

曬了一天的太陽,他變得無比乾渴。

雖然很想能象昨天夜裡那樣大口喝雨水,但他又不想再次經曆昨天夜裡的那種雷暴雨。

電閃雷鳴,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掛掉,而且是被燒糊的那種。

很慘啊!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被子和墊褥都被曬得有五分乾了。

枕頭隻有三分乾的樣子。

李騰的衣服倒是乾透了。

又起了些微風,吹在李騰的身上,就算穿著已經乾透的睡衣,仍然感覺很有些冷。

冇有吃東西,體內的能量很難暖熱半濕的墊絮和被子,但蓋在身上至少可以擋擋風。

天黑了下來。

冷,越來越冷。

濕冷的被子,讓人恍若置身冰窖。

這樣下去,會得風濕病的啊!

命都冇有了,風濕病又如何?

……

今天夜裡冇有昨天夜裡那麼黑。

因為有月亮。

一輪很清冷的月亮掛在夜空,映照在床上李騰同樣很清冷的臉上。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我好慘啊!”

“詩詞裡好歹還能守著窗看梧桐看雨,我現在呢?”

“我特麼就守著根柱子!”

吟了一首詩詞之後,李騰對自己現在的境遇無比同情。

淒淒慘慘慼戚。

這六個字總結得真好。

寫這首詞的人真特麼有才!

一陣長籲短歎之後,李騰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過去。

……

這一夜很平靜。

冇有電閃雷鳴,也冇有****。

當天再次亮起來的時候,李騰也從睡夢中緩慢地清醒了過來。

冷,清冷。

他冇有坐起身。

看著天空,確認了自己仍然被困在石柱頂端之後,他的內心再一次被絕望所充滿。

他的身體異常虛弱,疲勞並冇有因為睡了個好覺而有所緩解。

手腳幾乎都冇有知覺了。

彷彿這具身體已經不屬於他,他的靈魂僅僅隻是暫居在這裡一樣。

他知道這是因為饑餓和乾渴。

饑餓和乾渴讓他的身體不能得到足夠的能量補充,這導致他的身體機能開始衰退。

他全身的臟器也會因此慢慢衰竭,然後死亡就會降臨。

除非這期間有什麼奇蹟發生。

比如有人發現了他,安排直升機對他進行了救援之類的。

但現在看起來,救援到來的可能性不太大。

李騰已經決定了下來,在他的身體機能全麵衰竭之前,在死亡降臨之前,如果救援還冇有來到的話,他就從這根石柱的頂端跳下去。

就算死了,也至少讓人知道他死了,知道他是死在了什麼地方。

不然他的人生也太冇有意義了。

冇有意義的人生,比做一條鹹魚還慘。

想到鹹魚……

如果有一條鹹魚就好了。

李騰舔了舔自己乾裂的嘴唇。

……

今天是個大晴天。

冇有雨水解決口渴的問題。

當然也冇有食物。

隻能繼續硬撐。

李騰甚至冇力氣坐起身,所以就一直躺著。

躺著等死。

繼續睡覺或許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如果在睡眠中死去,或許不會那麼痛苦。

雖然那樣會冇有人知道他死在了這裡。

讓他的人生變得冇有意義。

都這樣了,還管什麼意義?

很快李騰就發現了個問題……他發現他今天睡不著了。

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多的緣故,反正就是睡不著了,甚至眼睛都不想閉著。

乾躺著還真是難受。

全身都很難受,說不出的難受。

還有一種莫名的憤怒。

雖然憤怒,但李騰已經不想再去追究諸如‘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是誰在這麼對我?’之類的問題了。

冇有意義。

他的憤怒是無緣由的,很可能隻是在憤怒自己為什麼睡不著了。

如果有個手機就好了,至少可以看看網絡小說打發時間。

但現在他什麼也冇有,什麼也做不成。

一個人如果無聊到這種程度,是會精神失常的。

李騰覺得自己就處在精神失常和崩潰的邊緣。

一陣轟隆隆的聲音響過。

李騰知道那是有民航客機從很高的高空飛過。

每天都有好幾趟民航客機從他頭頂經過。

他已經不指望這些民航客機能看到他了,所以也就不會再費力氣去蹦跳、叫喊、招手了。

但這次,轟隆隆的聲音有些不太一樣。

很響,似乎就在附近。

越來越近。

李騰下意識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空中的一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架民航客機飛得很低,在他的視野中越來越清晰。

清晰到李騰幾乎都可以看清楚飛機機身上的舷窗了。

“救命啊!我在這裡!”李騰本能地站起身對著這架民航客機揮起手來。

死馬當成活馬醫,萬一得救了呢?

在李騰揮手之後,民航客機還真的在空中調轉了方向,雖然李騰並不認為是自己的呼救起了作用,但民航客機在改變了航向之後,還真的就衝著石柱的方向來了!

“救我啊!能看到我嗎?”李騰使勁揮著手,努力增加著自己被民航客機駕駛員看到的可能性。

‘砰!’地一聲悶響。

民航客機的一側引擎突然冒出了巨大的濃煙。

飛機的機身也劇烈顫抖了起來。

機頭壓低,開始往下俯衝。

不會吧?這是要發生空難的節奏?

問題是……飛機此時俯衝的方向正朝著他所在的這根石柱!

週一新書衝榜,求收藏求推薦票票,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