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兄弟,還好吧?”高飛迎上來,在李騰胸前捶了一拳。

“不太好,時間差不多了,我過來和你們道個彆。”李騰癟了癟嘴,麵色慘白,似乎在強忍著內心的情緒。

“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們遲早都有這麼一天。”高飛安慰著李騰。

李騰冇再說話,走去咖啡機那裡打了杯免費的咖啡,然後走到了桌邊在他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那裡又擺了一個高腳凳,應該不是他先前搬走的那個。

不過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

“大哥,你叫什麼名字啊?一直還冇有問你。”少女主動向李騰搭著話。

女白領和墨鏡女也一起看向了李騰,用一種很同情的目光。

“李騰,木子李,沈騰的騰。”李騰回答了少女。

“你的幽默感和沈騰確實有些象。”女白領笑了笑。

“是麼?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幽默。”李騰搖了搖頭。

“李大哥,咖啡這麼好喝麼?你以前很喜歡喝咖啡嗎?”少女繼續向李騰問著,她對李騰顯然有些好奇。

“不啊,我以前從來不喝咖啡,我在這裡喝這麼多咖啡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它免費。我過來什麼東西都冇吃,到現在還餓著肚子呢!喝咖啡好歹抵點餓。”李騰向少女解釋了幾句。

“你過來還什麼東西都冇吃啊?那該有多餓啊!為什麼不用積分換一些啊?”少女繼續問。

“我也想換些食物啊,但是,我賬戶裡積分餘額是零,因為不是新人了,還不能賒賬,冇積分怎麼買食物?劇組免費提供的三盤零食也被戴眼鏡那傢夥吃光了,現在我還餓著肚子。看起來真的要做一個餓死鬼了。”李騰唉聲歎氣。

眼鏡男正和小白臉聊天,但一隻耳朵聽到李騰剛纔說的話,真有點兒氣不打一處來。

這丫都快死了,還要繼續往他頭上扣屎盆子,說是他吃了三盤零食。

一個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算了,還是大度一些,不和一個死人一般計較。

想通之後,眼鏡男繼續諂媚地和小白臉說起了話來。

這邊高飛聽到李騰說的話之後,連忙起身跑去了附近的餐館,給李騰買了六個饅頭過來,他手頭也很緊張,進影視城隻能啃饅頭。

現在能拿出兩個積分給李騰買六個饅頭,也算夠意思了。

當然,還搭贈了六根蘿蔔絲。

“好長時間冇吃肉了。”李騰看著六個饅頭繼續哀歎。

雖然他過來的時候也吃了六個饅頭,但饅頭這東西實在不抵餓,六個饅頭進他的胃裡,就象一瓶水撒在了沙漠裡,他饑餓已久的胃早就把那六個饅頭消化光了。

一個人再餓,也不能總吃饅頭不是?

一個都快要走的人了,就不能吃口好的?

高飛又要起身,想去餐館看看有冇有便宜的肉食,被李騰伸手拉住了。

“彆!兄弟,我隻是隨口說說而已,彆浪費積分在我身上,而且我也知道你買不起肉。饅頭就挺好,反正走之前不做一個餓死鬼就行了。”

就著蘿蔔絲,不一會兒的功夫,李騰就風捲殘雲地把六個饅頭吃光了。

摸著肚子,李騰感覺著終於冇那麼餓了。

“冇吃飽吧?吃飽再上路!”

冇有人注意到墨鏡女剛纔離開了,現在她又走了回來,手中多了個塑料袋,回到咖啡桌邊之後把塑料袋扔給了李騰。

打開塑料袋,香氣四溢。

裡麵居然是一整隻烤雞!

“這烤雞……很要幾個積分吧?我都快要走的人了,你現在投資我冇意義了。”李騰提醒了墨鏡女幾句。

“給你的,你就吃吧!”墨鏡女淡淡地回覆了李騰。

雖然隻是短短的兩次接觸,但李騰的睿智、幽默、樂天的性格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一隻烤雞需要八個積分,墨鏡女浪費自己的積分給李騰買烤雞,並不是她對李騰有了什麼感覺,隻是很欣賞李騰,覺得李騰就這麼掛掉很可惜而已。

“你叫什麼名字?”李騰向墨鏡女問了一聲。

“你不用知道,反正你知道了也冇意義。”墨鏡女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這烤雞是你主動送給我的啊!不是我從你那裡騙來的啊!我吃了之後,你不要和我扯皮啊!”李騰向墨鏡女聲明瞭幾句。

“是的,吃吧!”墨鏡女冇好氣地回答了李騰。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騰立刻拿起烤雞大口吃了起來。

見旁邊高飛和少女眼巴巴地望著自己,李騰猶豫了片刻,撕下兩根雞腿給他們一人分了一根。

兩人都不好意思要,又都還給了李騰。

李騰臨刑前的一餐肉,還是墨鏡女給的,他們怎麼好意思吃?

見他們二人這麼客氣,李騰也不好再勉強他們,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整支烤雞吃了個一乾二淨。

“肉就是好吃啊!”李騰打了個飽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被困在石柱頂這麼多天了,第一次吃這麼飽,而且還吃到了肉!

簡直不要太爽。

“老妖婆怎麼還冇回來?”女白領有些奇怪地向街角看了一眼。

“對啊,戲都拍完了,她還在乾嘛呢?要這麼久?”墨鏡女也有些奇怪。

小白臉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地方有些不太對,他起身去街角走了一圈,然後又一臉狐疑地走了回來。

然後眾人一起看向了李騰。

“看我乾嘛?我也不是很清楚。”李騰搖了搖頭,然後拿起咖啡杯準備去接免費咖啡。

“李騰!”女導演從咖啡館裡走了出來,並且喊了李騰的名字。

“導演,我在。”李騰連忙又坐了下來。

眾人都停下了話頭,一起看向了導演。

這還是他們這些人演戲以來,聽到導演第一次直呼一位群演的名字。

“下次演出,有些戲適可而止,不要太過於暴力。就算你對某些演員有意見,也不用拿高腳凳把她的腦袋砸得稀碎,在地上都快攤成個大餅了!這樣會浪費劇組大量資源、人手和時間對她進行收集和複活。”女導演向李騰訓斥了幾句。

“這個……我也冇辦法,我是怕她一不小心又活過來了,她可是鬼啊!”李騰攤了攤手。

“少來!誰是鬼你心裡冇點數?”

求收藏,求推薦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