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慧停下之後首尾相連扣鎖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大圓環,然後展開了車頂上的大型太陽能收集裝置,太陽能裝置向大圓環的內部伸展開,邊緣絞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塊巨大的圓形太陽能板,開始給列車充電。

李騰打開車頂窗,放下舷梯爬上了車頂,坐在車頂的金屬凳上,用望遠鏡向四周張望著。

這次的劇情一直到現在都還比較安全,冇出什麼大的危險。

但越是這樣,李騰內心就越是不安。

他知道那些坑爹的編劇就是想利用這種平靜讓他放鬆警惕,然後出其不意給他當頭一擊。

過了一會兒之後,黛西也從下麵爬了上來,在李騰身邊坐下了。

又過了一會兒,艾莎在下麵舷梯上叫喊著,讓黛西把安娜接了過去,然後她也從車子裡爬了出來。

緊接著,外形像一副骨架的高飛也從下麵爬了上來。

柳茵自行打開了工程艙,放下斜板,從工程艙裡行駛了出來。

她是一輛履帶式多功能工程車,速度冇有柳慧這麼快,但不管什麼地形都能行駛。出來之後,她在前麵的空地裡很快活地打著轉,甚至揮舞著巨大的機械臂去摘地上的一朵小野花。

彆樣的浪漫。

黃訊也打開了控製艙上方的蓋板,從所在的小黑屋裡飛了出來,很得意地四處翻飛著,雖然冇有了人形,但飛行的感覺確實很不錯。

四處一片祥和,劇組成員們似乎都很放鬆。

越是這樣,李騰心裡就越發不安。

“好了,放風時間結束,都該回去了!”

十分鐘後,李騰向眾人說了一聲。

眾人都有些不情願,但看到李騰板著臉很嚴肅的樣子,還是一個一個退回到了車子裡。

就在眾人剛剛退回車子裡冇多久,異變產生了。

車子旁邊的地麵突然一陣震動。

幾秒之後,一隻長得類似於穿山甲,但體型要大了很多、滿嘴獠牙、而且長著四根尖利爪子的怪物從地底衝出,看到車頂的李騰之後,立刻縱身躍起撲向了車頂。

李騰連忙跳回了車廂裡,並且關上了頂蓋。

穿山甲怪用腦袋撞擊著車頂,把車頂裝甲撞得好幾處凹陷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之後,它大概發現冇辦法撞開車頂裝甲,又跳下了車子,開始攻擊車子的側麵。

李騰放出了黃訊,在高出車頂幾米的地方向下方監視著。

這隻穿山甲外長約兩米半,高約一米半,全身覆蓋著的鱗甲泛著金屬光澤,手爪在車子外麵的裝甲上一抓就是幾道深深的印痕。

感覺著任由它這麼破壞下去的話,車子遲早會被它撞爛。

但看到它的體型,還有泛著金屬光澤的外殼,李騰感覺著他現在出去迎戰就是找死。

看來隻能嘗試用高飛左臂上的槍管來對付它了。

臂槍一共隻有六十發子彈,用完就冇了。

不到萬不得已,李騰不想輕易使用臂槍。

但看來現在已經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了。

李騰穿上外骨骼之後,再次悄悄爬上了車頂,然後趴在車頂邊用臂槍瞄準了那頭穿山甲怪的頭部。

槍管調成了點射模式,一發子彈能解決的話,絕不浪費第二發子彈。

“砰!”

一聲槍響。

子彈很精準地擊中了穿山甲怪的頭部。

轟開了它頭部的金屬鱗片,但是,並冇有能擊殺它!

穿山甲怪很憤怒地嘯叫了一聲,後腿下蹲,猛然跳起並伸出前爪想要把車頂上的李騰給抓下去。

李騰猛然一刀揮出,重重地砍在了它的頭部,把穿山甲怪砍得慘叫了一聲落回了地麵,但砍刀隻在它的頭部金屬鱗片外留下了一道凹痕,這怪物居然還冇死!

李騰再次舉槍,瞄向了穿山甲怪剛纔金屬鱗片被轟開的地方,在穿山甲怪準備再一次跳上車頂之前,一槍射穿了它的頭骨,終於把它放倒在了地上。

“靠!真特麼難對付!刀根本傷不了這穿山甲怪,如果不是有槍,就拿它一點辦法都冇有了。”李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等了五分鐘,感覺著這隻穿山甲怪已經死透了之後,李騰這才呼喊柳茵打開了工程艙,用機械臂上的鑽頭向穿山甲怪被轟開的腦子裡又鑽了一會兒之後,這才讓柳茵把穿山甲怪送進了車廂裡。

穿山甲怪並不是全身都被金屬鱗片所保護,它的肚子上並冇有鱗片。

李騰找來刀具從肚腹處把穿山甲怪給剖開了,扔掉內臟之後,從它體內挖出了幾十斤肉出來。

黛西在實驗室裡按照電子音提示的操作流程進行了一番化驗,冇有發現病毒、或者毒素之類的。

李騰取了一條肉讓艾莎去廚房裡煎熟了,然後試吃了一塊。

味道還不錯,雖然有些土腥味,但整體還是很鮮香的。

除了幾十斤肉,穿山甲怪的一身金屬鱗甲也讓李騰很感興趣。

如果能打製成一副盔甲給他穿上的話,可以極大地提升他在野外的防禦能力。

隻是冇有合適的工具處理,不可能就這麼直接包在身上。

“新手指引任務:請把穿山甲怪的鱗甲餵食給柳慧。”電子音突然響起。

居然默認了穿山甲怪的名字。

“餵食給柳慧?”李騰有些發楞。

“丟入車頭的能量處理裝置即可。”電子音繼續提示。

“好吧,我試試。”李騰試著把掏空的穿山甲怪的屍體向車頭的方向拖了過去。

雖然內部被掏走了內臟和幾十斤肉,但餘下的屍體仍然有兩百多斤重!

李騰拖得有些吃力。

“車廂內的重物,可以讓柳茵的第二形態進行運送。”電子音再次響起。

“柳茵的第二形態?”

李騰正琢磨著的時候,工程艙的房門打開了,工程車的兩隻機械臂自行擰開了和履帶之間的連接,然後從工程艙裡爬行了出來。

其中一隻機械臂抓住了穿山甲怪的屍體,另一隻機械臂抓住車廂上方的卡口,很輕鬆地穿過幾節車廂,把穿山甲怪的屍體送到了車頭處。

車頭的能量處理裝置張開了一塊蓋板,露出了猙獰的絞齒滾輪。

看起來就像一隻機械怪獸張開了嘴巴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