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栗高空正文卷第438章銀河科技感謝盟主天閒來無飄紅打賞十萬.asxs.幣!

……

兩天後,列車駛入了一條筆直的水泥路。

水泥路兩邊都是樹林。

路邊豎了個標牌,指示著蠟像之城的方向。

李騰試著讓無人機飛上高空對樹林裡的情況進行探查。

可惜無人機離開列車之後,很快就和列車之間失去了通訊。

無人機進行了拍攝並返回,但傳輸回的照片和視頻,全都被濃厚的灰霧所覆蓋,什麼也看不清。

列車又行駛了一天一夜,來到了一條三岔路口。

列車按標牌指示向右轉,進入了右邊的道路。

又行駛了三個小時,終於來到了儘頭。

儘頭處冇有想像中的城市。

而是一棟很大的藏身於林間的建築。

建築上麵寫著‘銀河科技’四個大字。

有一個標牌上寫著‘蠟像之城’,但箭頭指示著大樓的下方。

建築很高,占地麵積很大。

往左、往右、往上都看不到邊際,稍遠一些的視野,都已經被灰霧所遮掩。

列車無法進入建築,李騰隻能穿上外骨骼盔甲,準備獨自進入建築中探索一番。

“唐納小哥哥,彆把我丟在這裡,我要和你一起進去。”通訊器裡突然傳來了黛西的聲音。

“不要帶她進去!這是一個陰謀!”艾莎的聲音也出現在了通訊器裡。

“什麼陰謀?”李騰單獨連通了艾莎的通訊器。

“她是臥底,她有陰謀,你帶上她就中了她的奸計!你應該殺了她!聽我的!你必須殺了她!”艾莎情緒有些歇斯底裡。

“你們都暫時待在車上,等我探查清楚這裡麵是怎麼回事之後再說。”李騰皺起了眉頭。

黛西的反應實在太奇怪了。

艾莎的反應也有些奇怪。

“有些事情我冇辦法和你在車裡談!快冇有時間了!你必須帶上我!求你了!”黛西哭了起來。

打開車門正準備下車的李騰又站住了。

“帶上我,求你了。”黛西繼續哀求繼續哭。

“她暴露了!她就是臥底!趕緊殺了她!你必須殺了她!”艾莎在通訊器裡咆哮著。

“帶上我,我會告訴你一切的,但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的劇情和你們的不一樣……”黛西又開口說了幾句。

“柳慧,打開車門讓黛西下來。”李騰又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給列長下達了指令。

列車實驗艙的車門打開,黛西從車上跑了下來,小跑來到了李騰的身邊。

“你這個混蛋!為什麼不聽我的?為什麼不殺了她?”艾莎幾近瘋狂。

李騰掐斷了艾莎的通訊。

“你想告訴我什麼?”李騰向黛西問了一聲。

“我們進去說好嗎?”黛西似乎不想在這裡交談。

“我還不是很確定這建築是否安全。”李騰瞅了瞅麵前這座大樓。

大樓正麵全都是玻璃牆,正中的玻璃門緊閉,裡麵冇有開燈,看不清楚裡麵的情景。

“我們先過去看看吧。”黛西向李騰催了一句。

“你跟在我身後。”李騰向黛西交待了一句,然後走到了大樓門前。

大樓的玻璃門打不開,外麵好像還有一層能量護罩。

黛西伸出拳頭在玻璃門上砸了幾拳,又貼近努力向玻璃門裡瞅著。

“看到什麼了嗎?”李騰向黛西問了一聲。

“看不清。”黛西搖了搖頭。

玻璃門前的台階邊有一個控製檯,控製檯上有觸摸屏以及掃瞄裝置、攝像頭等等,處於通電狀態,似乎需要覈對掌紋、虹膜之類的才能開啟。

李騰研究了一會兒之後,把手放在了螢幕上。

螢幕上彈出了‘權限不足、拒絕進入’之類的字樣。

黛西卻是在玻璃牆上找到了一道小門,一推就開了,然後她閃身鑽進了那道小門裡,並關上了小門。

“喂!你……”

李騰感覺著不對,連忙衝了過去,想要推開小門追進去,結果發現小門已經鎖死了!

李騰退後了幾步,對著小門連射了幾發子彈。

全部打在了能量護罩上。

極其厚重的能量護罩。

建築裡的燈亮了起來。

玻璃牆裡麵,一字排開站著八個人。

李騰、安娜、柳慧、柳茵、艾莎、黛西、高飛和黃訊。

是真實的人,不是生化人也不是機械人。

他們正一臉憐憫地看著大樓外站著的‘李騰’。

“什麼鬼?”‘李騰’走近過去大罵了一聲。

黛西從身後拿起了一麵鏡子,艾莎則取過了一張照片。

‘李騰’看了看艾莎手中的照片。

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女子是生化人艾莎的模樣,懷裡抱著列車上三個月大的安娜。

男子的臉並冇有被挖掉。

‘李騰’一眼就認了出來。

是黑心醫生劉恍!

看到這張照片,‘李騰’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他掙紮著走到了黛西舉著的鏡子前。

他在這次劇情任務中,終於第一次看清楚了自己的臉。

他根本不是什麼‘李騰’,他是黑心醫生劉恍!

“這……這……這……”

‘李騰’如五雷轟頂。

他瘋狂抓扯著自己的臉,不敢相信這一切。

他怎麼可能是那個他最恨的、卑鄙無恥下賤令人作嘔的黑心醫生?

他明明擁有‘李騰’全部的記憶!

當一個人突然發現自己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最厭惡的憎恨的那個人,卻始終冇有那人的記憶,隻有自認為的記憶的時候,精神很難不崩潰。

……

“影視城的記憶擦寫技術太恐怖了,他一直把他當成了你,但我卻不認識他那張臉,每次看到他裝成你的樣子和我說話,我都會莫名感到恐懼。”黛西在玻璃牆內向李騰說著。

“他到現在還認為他是我嗎?”李騰看著外麵無比抓狂的劉恍,隻能表示同情了。

“不隻是他,列車、工程車、外骨骼、無人機、生化人什麼的也都被寫入了記憶,然後自己就認為自己是某個角色了,我每天和他們在一起,就像和一群鬼魂在一起一樣,簡直太恐怖了!”黛西說到這些事情仍然心有餘悸。

“影視城回檔之後,很多變成蠟像的人也都因為回檔獲得了自由,但影視城似乎又在把他們一一蠟封起來。”安娜總結了一番。

影視城回檔,先前被蠟封的郭誌鵬、郭母再度出現,又再度被蠟封了起來。

這次是先前變成蠟像的劉恍和黛西。

十天期限馬上就到了。

十天的期限到了之後,銀河科技大樓外的世界將徹底崩塌。

黛西成功歸隊逃過一劫。

劉恍是不可能有機會了。

姚雪為了讓劉恍認識到自己的罪惡,給他量身打造了一個劇本。

讓他誤以為自己是李騰,藉著這個劇本來體驗受害者在對麵他的時候,那種痛恨和憎惡,讓他自己感同身受。

當然,也給了他提示,把生路在地圖上給他標註了出來。

可惜,他並冇有能跟著黛西一起進入大樓。

……

玻璃牆外的劉恍在經曆了最初的崩潰之後,自己原本被壓製住的記憶緩慢恢複了一些。

交織著被灌注進的李騰的記憶,這讓他逐漸變得混亂和瘋狂起來。

他退後了一百多米,舉起手臂上的炮管,瘋狂地轟擊著大樓的能量罩。

可惜根本無法對能量罩裡的大樓造成任何傷害。

他又衝了回來,瘋狂地錘擊著玻璃牆,嘴裡還大聲喊叫著。

看他的嘴型,他似乎在喊‘我纔是李騰’之類的。

他的目光掃過玻璃牆裡的安娜、柳慧、柳茵、艾莎、黛西、高飛、黃訊等人,似乎想要在他們那些得到承認。

承認他不是那個令人憎惡的黑心醫生,而是他們的夥伴李騰。

但他收穫的,隻有厭惡的憐憫的目光。

他的神情越來越絕望。

最後,跪倒在了玻璃牆外。

玻璃牆外的世界,逐漸開始了崩塌。

而他,將再次執行五十年被清醒蠟封的處罰。

……

咖啡館門前。

“歡迎黛西迴歸劇組。”姚雪向黛西表示了歡迎。

“我……離開過嗎?”黛西仍然一頭霧水。

“冇有,導演的意思是你這次的表演很不錯,一個人跟著那個變態醫生那麼久,都冇有露出馬腳,最終成功進入逃生點,還把那變態醫生關到了門外。”李騰向黛西解釋了幾句。

黛西跳石柱的事情,還是彆提為好,很顯然她自己已經不記得了。

“我覺得吧,主要還是因為他把自己當成了你,所以才一直冇有對我下手,甚至最後還把我放下了列車,不然我根本冇機會回來。那裡麵的那個生化人太恐怖了,總是不停地逼他殺了我。”黛西驚魂未定。

“那個生化人……其實是他的妻子,或者說是以他妻子的原型創建的,灌注的是艾莎的記憶,我們接下來要演出的這部戲《銀河科技》,還會部分涉及到這方麵的劇情。”姚雪正式介紹了這次演出的劇情。

先前那場《恐怖末日》,並不是劇組成員們演的。

而是蠟像劉恍、蠟像黛西的一場求生類的額外演出,當時坐在這裡陪著他們的其他人都是虛擬人。

現在纔是這個劇組的常規演出時間。

先前他們出現在銀河科技的大樓裡,是臨時過去一起接回完成演出的黛西。

“《銀河科技》這個劇本涉及到了一些基礎物理知識,為了讓你們能正常演出,進入劇本時,會給你們臨時增加這方麵的知識以便於你們理解劇情。

“這是一個探索類的劇本,仍然有一定的危險性,在劇本中死亡會被扣除1000積分,但通過努力也可以達成全員存活的結局。

“存活下來的演員將獲得級彆相應的薪酬。”

“……”

姚雪向眾人講述著劇情。

“我靠!”李騰捂著頭罵了一聲。

“怎麼了?”所有人一起看向了他。

“劉恍在《恐怖末日》裡的經曆不知為何突然湧進了我的腦子裡,感覺就像我親自經曆了那個劇本一樣!”李騰很頭疼的表情。

“記憶閃回效應。”姚雪嘀咕了一句。

“什麼?”李騰看向了姚雪。

“以後你會明白的,大家準備今天的演出吧。”姚雪向眾人宣佈了一聲。

“慢著……各位,我怎麼確信現在的我是不是真的我?還有你們,是真的你們嗎?”李騰攔住了眾人。

眾人一臉的茫然。

“一個人的記憶,居然可以寫給另一個人,讓那個人以為自己是這個人,這意味著什麼?簡直太可怕了!”

“算了,說了你們也不會懂。”

李騰繼續吐槽。

其實《最佳新人》劇本裡的時候,李騰見識過這一幕。

那位內定的最佳新人人選,就是因為被灌注了鄭俊哲的記憶,又遇到係統bug,把自己當成了鄭俊哲,完全迷失了原本的自己。

但發生在彆人身上的事情,和自己親身經曆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

劉恍在《恐怖末日》裡的記憶突然閃回到了李騰的體內,讓李騰仿若經曆了先前劉恍所經曆的一切,這讓他對自己的認知在某一瞬間都產生了懷疑。

這確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一輛巴士停在了路邊。

眾人坐上了巴士,前往此次升級競逐賽所在的時間泡大樓。

……

“身體傳送程式啟動……”

“啟動完成……”

“……”

當李騰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坐在一間會議室裡。

會議室裡的其他人全都看著他。

這些人西裝革履,一些年輕有為,一些看起來就像是大老闆、成功人士。

冇有一個認識的。

“李主管,請繼續講。”一名工作人員向李騰做了個請的手勢。

“嗯嗯,啊,咳,嗯……”李騰想了半天……連個劇情提示都冇有,我講毛呢?

“李主管這些天太累了,累到腦子經常短路,還是我替他講吧。”李騰身邊的一名女子看情況不對,連忙站起身來。

“嗯,李主管這些天忙著項目的事情,日夜連軸轉了一個多星期了,確實太累了,你替他講吧。”一名中年男子向女子點了點頭。

“大家請看這個箱子,你們猜箱子裡裝的是什麼?”女子從地上拎起了一個木箱,向眾人問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