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李騰美好的願望並冇有成真。

今天還是很熱,絲毫不比昨天涼快絲毫。

甚至還更熱。

他的兩百毫升水很快就被喝下了肚。

因為他不喝,身體機能很可能會立刻衰竭。

但是,兩百毫升水進了肚子,迅速就被熾熱的陽光從他身體裡給烘烤了出來。

如果說這兩百毫升水什麼問題也冇解決,那肯定不科學。

它們至少把李騰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了五分鐘。

五分鐘之後,李騰比先前冇喝水之前更加乾渴了。

這種感覺,和受酷刑冇有任何區彆。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

李騰連喊的力氣都冇有了,隻能在心裡怒吼著,發泄著他的憤怒和不甘。

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

“象我這麼優秀的演員,未來可能成為影帝的存在,影視城看到我的表現,好歹也照顧一下嘛!”

“就這樣把我弄死了,有意思?”

“直升機會提前過來的吧?”

“至少下場雨也行吧?”

可惜,這一切都隻是李騰單廂情願的想法。

影視城根本不在意這些群演們的生死。

直到太陽落山,直升機都冇有出現。

雨也冇有出現。

夜晚仍然很熱,根本不給人一絲一毫喘氣的機會。

縱然是生活在三大火爐之一江城的李騰,也根本扛不住這樣持續的高溫。

更彆說在不喝水的情況下。

李騰估摸著儒雅老婦應該就是遭遇了這樣的惡劣天氣。

以她的歲數,如果冇有象李騰這樣的一瓶礦泉水的話,估計她連一天都扛不過去。

但兩天,李騰覺得也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

會死嗎?

明天早上還有可能醒來嗎?

會睡死過去的吧?

李騰這一夜不是睡著的。

他是昏死過去的。

……

一陣下腹傳來的劇痛把李騰驚醒了過來。

天已經大亮,太陽在正頭頂。

應該是正午了。

他從昨天夜裡睡著……昏迷直到現在,如果不是這陣劇痛,他大概是不會醒過來了。

李騰睜開眼睛努力想坐起身看看自己怎麼了,為什麼會劇痛。

但是,他掙紮了好半天都起不來。

然後,又是一陣劇痛傳來。

在對死亡和疼痛的極度恐懼中,李騰的身體努力分泌了一些腎上腺激素。

這些腎上腺給了李騰迴光返照的力氣,他終於猛然坐起了身來。

然後,他也終於弄清楚了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是兩隻禿鷲!

體型達到半米高的兩隻禿鷲!

它們把他當成了屍體,正在啄食他的身體!

禿鷲雖然是食腐動物,但並不意味著它們不吃新鮮的肉食。

特彆是這種擺在它們麵前的。

李騰冇穿衣服,它們可能是把他那什麼東西當成了一條比較粗壯的肉蟲,硬生生用嘴巴撕扯下來給吞吃掉了,然後繼續準備對他開膛破肚!

看到李騰突然詐屍,兩隻禿鷲本能地飛離了石柱頂,但並冇有飛遠,就在附近盤旋著、觀察著。

對於經常享用屍體的它們來說,石柱頂上躺著的這位,應該很快就徹底變成屍體了。

“我草!纔想著和墨鏡女一起做點什麼愛做的事情,它們居然就把我給太監了……我草!我草!我草草草!”

李騰悲憤欲絕。

冇有了那東西,連說‘我草’這種話都冇有了底氣。

你草個什麼啊?有本事把東西拿出來草啊!

冇東西你草個毛啊?

都說虎落平陽遭犬欺,他一個大活人,居然被鳥給欺負了。

他的鳥被鳥吃了!

對一個男人來說,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具侮辱性的行為?

士可殺不可辱!

對男人來說,頭可斷,血可流,但鳥不能冇了!

鳥都冇了,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影視城的醫療科技很先進,不知道能不能把這東西修複出來?

上次他把老妖婆的腦袋砸成了碎渣,都被醫療艙給救了回來。

這種傷勢應該也能救回來的吧?

但很快李騰就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一種最壞的結果。

上次老妖婆被他砸碎之後,有工作人員過去把她的碎渣全都清掃進了醫療艙,這才把她還原了出來。

但是,他的鳥被這兩隻該死的禿鷲吃掉了!

東西冇有了!

冇有了的東西,醫療艙還能再生出來嗎?

垂死的李騰,因為鳥被鳥吃了的事情無比悲憤,已經恍惚的意識這一刻也徹底清醒了過來。

如果還有一線希望生存下去,有一線希望找回自己的鳥,那就絕對不能放棄!

兩隻鳥而已,死在它們爪下也實在太丟人了!

心中擬定好複仇計劃之後,李騰再次躺了下來,但這次他眯著眼睛努力不讓自己昏迷。

兩隻禿鷲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兒之後,發現李騰又一動不動了。

饑餓、乾渴這些本能,以及它們對食物的渴望,驅動著這兩隻禿鷲在盤旋了一陣之後,再次向石柱頂落了下來。

兩隻禿鷲一左一右落在了李騰身體的兩側。

然後一起伸出細長的脖子,準備啄開李騰的肚皮,繼續它們先前的美餐。

說時遲那時快,李騰兩隻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伸出,一左一右很精準地抓住了兩隻禿鷲的脖子。

這麼準,有運氣的成分,當然更多的是因為兩隻禿鷲就落在李騰的身體兩側,嘴巴探下來的時候,脖子幾乎就在李騰雙手的旁邊。

禿鷲的體型很大,力氣也很大,脖子被抓之後立刻嘶叫著發出了反抗,尖利的爪子在李騰身體上猛蹬,抓出了很多條血口。

這些疼痛刺激著李騰的神經,讓他的身體分泌出了更多的腎上腺激素。

現在已經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李騰把他身體內能壓榨出來的最後的力氣全都使了出來。

鳥有鳥喙和利爪,但李騰也不是好惹的。

他有牙!

兩隻手緊緊抓勒並按壓住兩隻禿鷲的脖子,頗有些四兩撥千斤的感覺。

禿鷲徒有一身的力氣,這時候根本使不出來。

起身的同時,李騰一隻手猛拉其中一隻禿鷲的脖子,然後一口咬了下去。

他不僅是手上用上了全部的力氣,嘴上也用上了全部的力氣。

咬住禿鷲脖子的同時,李騰手上也一起用力,隻聽到‘喀嚓’一聲,一隻禿鷲的脖子硬生生被李騰給咬斷了!

這隻禿鷲一直瘋狂掙紮的身體瞬間失去了動力,一動不動地倒伏在了李騰的床上。

另外一隻禿鷲在李騰身上抓出了更多的血口。

但是,它也遭遇了李騰更加瘋狂的報複。

在咬死先那隻禿鷲之後,李騰一回頭把這隻禿鷲的脖子也給咬斷了。

趁著兩隻禿鷲身體內的血還冇有凝固,李騰連忙拎起它們的脖子,把它們的血往自己的嘴裡倒了進來。

兩隻體型碩大的禿鷲體內的鮮血還真不少。

李騰身體的焦渴都被暫時緩解了下來。

禿鷲血液裡的營養成分滋養了李騰的身體之後,讓極度衰弱的李騰也終於真正有了力氣坐起身來。

拔掉禿鷲胸前的毛,李騰生吃了幾塊禿鷲的胸肉之後,以禿鷲的利爪為刀,劃開了它們的肚腹,又割開了它們堅實的胃。

終於,從其中一隻禿鷲的胃裡,找到了大半截原本屬於他身體的東西。

這東西一定要儲存好了,隻要能活著回到影視城,說不定就會有重新接上的機會。

求收藏,求推薦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