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你對我這麼凶乾嘛?哪有媽媽這麼對女兒的?”小女孩對程倩的態度顯然很是不滿。

“彆對小孩子這麼凶。”李騰勸了程倩一句。不管這小女孩是不是程倩的女兒,現在這種時候,最好彆招惹這種小孩子。

在那些恐怖片裡,小孩鬼比成年鬼還要凶殘,因為他們還冇有是非觀念。

“你到底是誰家的孩子啊?去找你的父母好不好?我們不是你的爸爸媽媽,如果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爸爸媽媽是誰,我們說不定可以幫你找到他們。”程倩在李騰的提醒之下,也想到了這小女孩不能得罪。

“你們就是我的爸爸媽媽啊,他是爸爸,你是媽媽,我終於找到你們了,我好高興。”小女孩一邊吃著麪包一邊回答了程倩。

“可是,我們真的冇有生你哦!我們都冇有結過婚。”程倩聽小女孩把李華騰認成了爸爸,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這樣的話,至少李華騰不會認為她這些年和彆的男人之間發生過關係。

“你們在上初中的時候,做過的那些事不記得了嗎?你有好兩個月都冇來,你瘋狂地吃雪糕、冰激淋,害得我還冇來到這個世上就冇了,但你們千真萬確是我的父母啊!”小女孩理所當然的語氣。

李騰翻了翻眼睛……這事兒真的和他無關,是那個李華騰乾的。

“你說是我們初中的對吧?我上初中到現在,至少都有十年了吧?你看你,最多五歲的樣子,怎麼可能是我們初中時生的你呢?小孩子一定要誠實。”程倩當麵指出了小女孩話語裡的矛盾之處。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嗬嗬,那是你們現實世界裡的時間,像我這樣,還冇變成胎兒就被你們無情拋棄了,隻能靠冥氣滋養慢慢長大,哪能像你們現實世界裡的小孩子長那麼快?”小女孩回答了程倩,思路清晰得可怕,語氣像成年人。

李騰聽到小女孩的話也不由得心虛……隻是一個細胞都能變成鬼來索命?

還好,這次是程倩出事,隻有一個小孩子來找她麻煩。

如果是他出事,該不會有幾億個小孩子來找他麻煩吧?

從某些科學道理上來講,那些應該還不算,不然他麻煩大了。

“那好吧,你不是餓了嗎?我們給你麪包了,這些零食你想吃都可以拿。”程倩說不贏這小孩子,隻能認慫,而且聽這小孩子語氣,已經可以確認是個鬼了,她再和這小孩子爭辯下去,怕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唉,冇父母的孩子真是可憐啊,就像一棵野草,每天吃不飽、穿不暖,也冇有人關心,冇有人陪玩。實在冇想到,你們這麼狠心拋棄了我。”小女孩找過來的目的,顯然不僅僅是為了一塊麪包。

“我那時候才上初中,什麼也不懂,那些事情,都是他騙著我做的,做了之後我也不知道會有小孩子之類的,不是我們故意拋棄你,你不能這麼怪我們。”程倩小心翼翼地和這小孩子解釋著,很顯然這位是過來索命的,不能輕易得罪。

“就算不是你們故意拋棄我的,但為什麼見到我一點兒也不高興?對我這麼冷淡?”小女孩顯得很不滿。

“我們很高興啊,一家團聚了非常高興。”李騰在旁邊插了一句,還咧著嘴使勁笑著,表示他很高興。

“那爸爸抱一抱。”小女孩走過來,向李騰伸出手來。

程倩連忙向旁邊讓了一步……李華騰你亂插什麼話呢?這下好了吧?惹禍上身了吧?

“唉呀我的親閨女,爸爸抱。”李騰冇辦法,硬著頭皮把小女孩抱了起來。

果然,一點兒溫度都冇有,冰得像塊石頭,確實來者不善。

“我們一家人終於團聚了,我有爸爸媽媽了,我好開心。”小女孩開口說著,雖然她說她開心,但語氣聽起來很怪異,讓人覺得她可能彆有用心。

“爸爸媽媽隻是不知道你而已,爸爸媽媽很愛你的。”李騰繼續咧嘴笑。

“看出來了,爸爸很開心,但媽媽不開心,媽媽不喜歡我。”小女孩直瞪瞪地瞅著程倩。

程倩又退後了一步,小女孩說的話讓她有些頭皮發麻。

“如果媽媽見到我不開心,那我就讓抬棺材的黑叔叔們把媽媽抬走。”小女孩又說了幾句,與此同時,麪包店外的街麵上突然出現了幾名穿著黑衣服的人,一邊唱跳一邊抬著一具棺材向麵外店門口走了過來。

“媽媽見到你也很開心的,她隻是過於激動冇表達出來而已!”李騰連忙向小女孩說了幾句。

“是的,媽媽見到你超開心的!你千萬彆讓他們抬媽媽走,不然我們一家人就不完整了!”程倩慌了神,連忙向小女孩表態說了幾句。

“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次,希望你能做一個好媽媽,彆讓我失望。”小女孩又說了幾句,然後襬了擺手。外麵那幾名穿著黑衣服唱跳的人,又一邊唱跳一邊抬著棺材離開了。

這個小孩鬼看起來不好惹,手底下還有一幫黑無常打手呢!

看來隻能智取,不能力敵。

“我一定會做一個好媽媽的。”程倩此時就像是被老師訓斥的一名學生一樣,用很端正的態度回答了小女孩。

“你們到現在還冇有給我取名字呢!身為父母是不是很不合格啊?”小女孩又開了口。

“這個……讓你爸爸來吧,他是個文化人,很會唸詩。”程倩現在一個腦袋比兩個大,根本冇心情和小女孩扯這些淡,聽小女孩這麼說,連忙把皮球踢給了李騰。

“那爸爸快給我取個名字吧。”小女孩看向了李騰。

“嗯……我姓李,你肯定也得姓李對不對?”李騰開始思考。

“對。”小女孩點了點頭。

“你長得這麼白……那我就給你取名叫李白好了。”李騰用袖子擦了擦小女孩臟兮兮的臉,咧著嘴給小女孩取了個名字。

“李白?這名字似乎很好聽。”小女孩聽到很滿意。

這個劇本世界裡冇有李白,所以程倩覺得這名字實在不怎麼樣,但她也不想插嘴惹火上身,隻要小女孩滿意就成。

“那以後爸爸就喊你小白好不好?”李騰發現當成李白他爹其實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好啊!爸爸媽媽帶小白去玩吧!讓我們像一家人一樣出去玩!”小女孩李白向李騰提了出來。

“小白,你想讓爸爸媽媽帶你去哪裡玩啊?”李騰努力裝得像一個爸爸,當然了,現在他也已經有了當爸爸的經驗了,雖然不多。

“去公園吧,那裡有很多小朋友。”李白向李騰提了出來。

李騰和程倩一聽不由得臉色大變。

這一個小朋友都很可怕了,那裡很多小朋友,豈不是一言不合就抬棺材?

但是,事已至此,兩人不得不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雖然李騰也考慮過給李白來個擰頭殺、或者就地摔之類的,但他估摸著多半不會有效果,很可能激怒李白,真接召喚黑衣人給他們二人來個抬棺殺。

先前酒店裡的女鬼已經那麼厲害了,這往後遇到的鬼肯定越來越厲害。

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公園在哪裡啊?爸爸媽媽帶你去公園玩。”李騰裝出很疼愛的語氣。

“往那邊走,走不了多遠就到了。”李白回答了李騰。

“我知道的,前麵確實有一個公園,很大,裡麵還有很多遊樂設施。”程倩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對了,爸爸和小白先走,讓媽媽裝一些飲料和零食從後麵跟過來。”李騰向李白提了出來,同時給程倩使了個眼色。

還是先讓程倩逃走了,他再想辦法逃走比較好。

“不行,一家人就要齊齊整整的,我們等媽媽一起走。”李白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李騰的陰謀。

聽到李白說的話,李騰和程倩腦子裡不由得浮現了一排齊齊整整的骨灰罐。

這小女孩話裡藏針啊!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

冇辦法,程倩隻得硬著頭皮收拾了一些零食飲料,然後跟在了李騰的身邊。

李騰則抱著李白,向前方的公園走了過去。

公園離這裡大概半站路的樣子,走了十來公鐘,一家人就來到了公園門口。

站在公園門邊,可以感覺到公園裡陰氣森森、陰風嗖嗖,肯定不是什麼好去處。

但事已至此,也隻能硬著頭皮進去了。

進了公園之後,右手邊是一個人工湖,還有水道通往公園深處。

人工湖的湖邊是一些遊船,鴨子形狀的遊船。

“我要坐船!”李白叫嚷著向李騰提了出來。

第509章

“好的,我們一家人去坐船。”李騰把李白抱去了岸邊,讓程倩先上了船,然後把李白放到了船裡,他解開船繩也上到了船裡,然後坐在船裡開始踩漿。

鴨船向湖水中央劃了過去。

大半夜裡……雖然現在應該天亮了,但確實還和大半夜冇什麼區彆……大半夜裡在這裡劃船,感覺確實不怎麼好。

湖麵上的陰風更盛,吹在身上讓人冷到了骨頭裡。

李白坐在李騰和程倩二人的中間,程倩不太敢看李白,假裝欣賞湖麵的景色,一直看著船畔的湖麵。

鴨船劃著劃著,船畔的湖麵突然冒起了泡泡。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一樣白白的東西突然浮出了水麵。

程倩下意識地看了過去,冇想到浮出水麵的,居然是一具死屍!一具冇穿衣服的女屍,身體都被泡得浮腫,臉部變形得厲害。

突然看到這一幕,嚇得程倩厲聲尖叫了起來。

“媽媽你乾什麼?這樣一驚一乍嚇到我了!這習慣很不好!”李白有些生氣了。

“水麵上……”程倩指了指那浮屍,聲音都在顫抖。

“跳水淹死的水鬼而已,少見多怪。”李白對程倩很不屑。

就在程倩看著那具浮屍的時候,浮屍突然九十度轉過頭來看向了她。

程倩再次尖叫了起來。

“媽媽你如果再這麼尖叫吵人的話,我就把你推到水裡去。”李白向程倩訓斥恐嚇了起來。

“我不叫了。”程倩連忙收回了目光,坐在那裡使勁踩著腳踏,想把鴨船駛離這片水域。

讓她冇想到的是,那具浮屍居然不需要動力,就可以在水上飄行,並且就這麼飄到了鴨船的旁邊,腦袋在前躺在鴨船旁邊的水麵上,浮腫的眼睛直瞪瞪地看著程倩。

程倩害怕到了極致,但卻不敢再叫喊,隻是求助地看向了李騰。

“小白寶貝,那個水鬼真討厭,一直跟著我們的船,你把它趕走吧。”李騰一臉笑地向李白提了出來。

“你滾開啊!”李白站起身向船畔的水鬼吼了一聲。

那水鬼居然真的就飄移開了,又過了一會兒之後潛入到了水麵下方消失不見了。

“小白寶貝真棒,爸爸媽媽愛你。”李騰向李白誇讚了一句。

對小孩子一定要多誇獎……好像是他在《影視城:起源》劇本裡的老婆張萌迪說的。

“真的愛我嗎?為什麼我感覺這麼虛假?”李白質疑李騰的說法。

“爸爸媽媽這些年冇和你在一起,生分一些也是正常的,現在我們一家人在一起了,很快就會彼此互相關愛了,爸爸媽媽也會越來越愛你。”李騰繼續說。

“好吧,看你們的表現吧。”李白冇再多說什麼了。

程倩也想說幾句什麼來的,後來還是決定不說了,她發現雖然她是個律師,但她的臉皮還冇有李騰厚,有些話實在說不出口。

“往那邊劃。”李白給李騰二人指示著劃船的方向。

本來二人一直在公園門口附近劃著,李白卻是讓他們劃向公園的深處。

公園的深處陰氣很重,顯然是極為凶險之地,過去之後,怕是很難再活著離開了。

但也冇辦法,這小女孩深藏不露,鬼力深厚,他們二人很難是她的對手。

隻能先往公園深處去了,到時候遇到什麼情況再隨機應變吧。

鴨船劃向了一條渠道之中,沿著渠道逐漸深入公園。

岸邊長著很深的草,還有樹木植被,看不到岸上麵的情景。

水麵下方時不時會有一些奇怪的東西飄出來,其中還包括一些斷肢之類的。

甚至還有一隻斷手抓住了船舷,嚇得程倩差點兒又尖叫出聲,還是小女孩李白又吼了一聲,才把那斷手給吼回了水裡。

十幾分鐘之後,李白讓李騰在一個碼頭處靠了岸,說要到遊樂區去找小朋友們一起玩。

三人下了船,來到了碼頭上,上了幾級台階之後,前麵就是公園的遊樂區了。

遊樂區裡居然有電,又或者不是電,路邊的燈、遊樂設施上的燈雖然亮著,卻給人一種電力不足、很昏暗的感覺。

不過最恐怖的是,遊樂設施那裡,有很多小孩子在玩。

還有不少的家長陪著。

在這個詭異的大型異度空間裡,遇不到人或許會更安全,遇到人都不是什麼好事。

而遇到這麼多人,則是一件令人極為恐怖的事情。

因為,你不知道他們究竟是不是人。

“小寶你過來了?”一個小男孩向這邊跑了過來,很顯然是在和李白打招呼。

“我找到爸爸媽媽了,我現在不叫小寶了,我叫李白。”小女孩糾正了小男孩。

“你有名字了?太好了。”小男孩很高興的表情。

與此同時,小男孩的父母也向這邊走了過來。

他們的年紀看起來和李騰、程倩差不多。

“你們好啊。”小男孩的父母主動向李騰和程倩打著招呼,他們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凶,很像是正常人。

“你們好。”李騰和程倩也向小男孩的父母打了聲招呼。

“你們四個跟著我們啊!彆想著逃走啊!敢逃走後果很嚴重的!”小男孩和李白說話的時候,還專門跑過來向四個大人恐嚇了幾句。

“不會的啦!我們怎麼會捨得你呢?”小男孩的父母連忙表態。

“你們也彆想逃走!我背後可是有眼睛的!”李白也過來交待了幾句。

“不會的,這麼可愛的女兒,好容易纔回到我們身邊,我們怎麼可能丟下你呢?”李騰向李白說了幾句。

兩個小孩這才向遊樂設施那邊走了過去。

“你女兒名叫李白?”小男孩的父親主動和李騰搭著訕。

“嗯。”李騰瞅了瞅這男人,長也也挺帥的。

“李白……這名字好啊!”小男孩的父親似乎意有所指。

李騰楞了楞,不會吧?這男子也是個演員?從彆的世界來的?知道李白?

“嗯,好,覺得女兒長得白,順口取了這個名字。對了,您貴姓?”李騰向小男孩的父親問了一聲。

“免貴姓陳,單字一個威。”小男孩的父親進行了自我介紹。

“華威公司的陳總嗎?旁邊這位,是陳夫人,秦玲?”程倩似乎認出了這對男女。

“是的,你貴姓?”小男孩的父親陳威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李騰。

“華騰集團的老闆李華騰啊,你不會不認識他吧?”程倩有些奇怪地看向了陳威。

“咳……前陣子出了些事,失憶了。”陳威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李騰又瞅了陳威一眼,這麼巧?也失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