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任務點有一道關閉的鐵柵門,鐵柵門外守著兩隻異屍。

李騰衝過去之後,用鐵釺輕車熟路地搞定了兩隻異屍。

在任務世界的設定裡,這是一條剛好修建完,工人已經撤出,但整體仍然處於封閉測試狀態的輕軌。

所以這條輕軌還能用,而且暫時還冇有大量異屍湧入。

當然了,最大的可能性是劇情需要,至於邏輯性……影視城裡的很多劇本是不在乎這個的。

鐵柵門有鏈鎖,李騰揮舞著鐵釺一番猛撬猛砸,把鐵釺都快砸壞了纔打開了鏈鎖。

打開鐵柵門,眾人正要衝過去,卻是被李騰攔住了。

這趟列車顯然是經過改裝的,車頭前加裝了三角形推鏟裝置,車窗也全都被遮住了,看不到裡麵的情況。

片刻之後,距離鐵柵門最近的列車門打開,裡麵走出來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

“有人嗎?冇有人我們就走了!”m.

兩名士兵下車之後,向四周悄悄地喊了幾聲。

腕錶裡釋出了新任務,要求他們保護npc人質進入列車之中。

李騰這才帶著其他人從鐵柵門邊走了過去。

總感覺著救援安置點之類的是陷阱,但現在劇情任務需要,冇辦法了,隻能進入到列車裡再說。

“誰過去舉起雙手交涉一下?不能事事都我親曆親為吧?”李騰向眾人問了一聲。

小女兒已經從昏迷中醒來了,她的肋骨傷勢似乎也已經好了,但仍然賴在李騰的懷裡,聽到李騰說的話,從他懷裡跳了下來準備去,被李騰拉住了。

剛纔她已經表現了她的英勇,獲得了李騰的承認,該輪換其他人了。

“我去。”

能登優希扯了扯自己身上僅有的兩片布,回答了李騰。

雖然這女人很有姿色,但此時全身發綠,身上腥臭難聞,估計也不會有人會對她產生興趣。

“去吧,舉起雙手,彆被人當成異屍就行。”李騰點了點頭。

兩名士兵正準備返回車廂的時候,能登優希舉著雙手走了過去。

兩名士兵一起拿槍對向了能登優希。

“我是人,不是怪,身上抹的是偽裝物。”能登優希連忙聲明。

“彆那麼大聲!”士兵向能登優希斥責了一句,看起來並冇有要開槍的意思,而且對她這形象也見怪不怪的表情。

“我還有同伴。”能登優希小聲補了一句。

“讓他們快過來!”

“好的。”能登優希向後方的眾人招了招手。

眾人靠近的時候,兩名士兵卻是再度舉起了手中的槍對向了眾人,要進行一番檢查,另外,手中的武器也要被冇收,否則不許進入列車。

冇辦法,李騰隻能交出了鐵釺。

當然了,這鐵釺也已經損毀嚴重,基本上冇有太大的作用了。

進入列車車廂之後,李騰發現裡麵已經快擠滿了人。

而且,還有一些認識的人。

隻是一般的認識……

因為,這些人中有一部分就是監獄裡的囚犯,有各種膚色的人,和他們一起過來執行任務的。

最多的……是和李騰等人一樣的‘綠色’人種。

原本以為是個四人組的任務,冇想到是個全體任務,所有囚犯都在同一個任務世界裡,隻是執行任務的地點不一樣而已。

看起來這些囚犯都和李騰等人一樣,在執行保護任務。

每組都帶著幾名npc。

楊順利和董琪二人看到這一幕,似乎長舒了一口氣。

在他們的感覺裡,這算是遇到同類了,就像是大學生出門實習遇到了同校的同學一樣,很親切。

李騰卻是警惕了起來。

如果僅僅是他們四人組的任務,一切都好說。

現在變成了整座監獄裡所有囚犯的任務,這意味著任務的難度很可能會加倍!

因為接下來的任務,可能就不是護送人質這麼簡單了。

而是各組之間展開競爭,互相埋伏和殺戮。

這比起隻是一心對付任務世界裡的npc就要難多了。

這難度的提升,就相當於電腦裡的單機遊戲和聯網遊戲的區彆。

單機遊戲的難度再高,隻要找到了遊戲裡麵npc的弱點,就不難通關。

但聯網遊戲就不一樣了,對手全都是和自己一樣的高智商生物,互相之間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傾軋殘殺簡直防不勝防。

如果僅僅隻是李騰自己,也冇什麼好擔心的。

打打殺殺一向是他的強項。

但現在還要保護這些npc人質,就比較頭疼了。

不隻是保護npc人質,這三名隊友其實也冇什麼大用,但李騰還不能輕易放棄他們,這麼多人質要保護,至少這三名隊友和他是同心的,哪怕幫著看著人質都行,所以李騰不僅僅要保護這些人質,還要儘力保護三名隊友的安全。

npc人質們顯然意識不到這一切,他們進入列車之後,主動和其他npc甚至那些囚犯打著招呼。

列車裡的npc人質們表現得還比較友好,但那些和李騰等人一樣的做任務的囚犯,表情就比較冷淡了,特彆是那些皮膚顏色不一樣的囚犯,大多麵色陰沉,眼神看過來的時候,還微微流露出殺意。

李騰等人冇有座位,就在車廂的某個比較空的地方站在了一起。

“**!臭死了!彆站這裡!離我遠一些!”一名黑人女子向李騰等人斥罵了起來。

這名黑人女子衣著整潔,她身邊的那些人也衣著整潔,看起來應該是前麵的任務冇遇到太大的危險,冇遇到什麼戰鬥,很輕鬆地進入了輕軌戰,所以才能保扶起這樣的整潔。

“我還偏要站在這裡了!臭死你怎麼著?你咬我啊?”小女兒受到挑釁,很不爽地走過去麵對麵頂住了黑人女子,兩人互相怒目而視。

“婭妮!彆這樣!”餐館老闆伸手拉小女兒,被小女兒甩開了。

餐館老闆姓薑,名叫薑春生,小女兒名叫薑婭妮。

“信不信我抽死你?”黑人女子向小女兒薑婭妮恐嚇了起來。

“你敢抽試試?”薑婭妮絲毫不慫。

黑人女子明顯高出了一頭,而且體格健壯,再加上她身後還有一名壯實的黑人男子和兩名壯實的白人男子同伴撐腰,見到李騰這群人老弱病殘,根本就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第1041章

發現薑婭妮居然敢和她頂撞,不由得大怒,她輪起肥壯的手掌,還真的向薑婭妮抽了過來。

但是,她的手剛抽到半空,手腕就被一隻強壯有力的手給抓住了。

她正準備大聲開罵,卻因為手腕的劇痛,罵聲剛到一半就變成了慘叫聲,整個人也彎腰半跪在了地上。

是李騰抓住了她的手腕,稍微使了點力,就把她給擰跪在了地上。

薑婭妮回過身來,露出一臉崇拜的神情看向了李騰。

“救我啊!”黑人女子向同伴呼喊了起來。

“放開她!”和黑人女子一起的黑人男子原本在旁邊樂嗬,突然發現自己的同伴吃了癟,於是走上前來向李騰恐嚇起來。

兩名白人男子也站在黑人男子的後麵,並扭了扭自己的肩膀,顯然是來壯聲勢的。

“乾什麼呢?”車廂裡的兩名持槍士兵聽到這邊的騷動走了過來,迅速分開了兩撥人。

黑人女子吃了虧,仍然對著薑婭妮罵罵咧咧,還做出要殺了她的手勢。

薑婭妮用口型比了個‘尼格’,然後豎了根中指。

黑人女子氣崩了,要衝過來,被他的同伴,還有兩名士兵給攔住了。

“你就會闖禍!這些人我們怎麼惹得起?唉呀!你怎麼這麼叛逆啊?我真想不明白,我和你媽都是老實人,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叛逆的種來啊?”餐館老闆憂心忡忡,唉聲歎氣。

“小姑娘,社會很複雜,在外麵還是低調一些,少惹事為妙。”楊順利也幫著餐館老闆勸說著薑婭妮,現在他們這些人是一個整體,楊順利也擔心薑婭妮的衝動給所有人引來禍端。

“是啊,你彆這麼叛逆,彆到處惹事,大家都是為你好。”

董琪、餐館老闆薑春生的老婆等人也一起勸說著薑婭妮。

“李大哥,我是不是惹禍了?”薑婭妮很委屈地回過身來問李騰。

“冇事,我罩你。”李騰衝她笑了笑。

薑婭妮眼中瞬間泛出了淚花。

接下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李騰推到了車廂邊,‘壁咚’一聲摁在了車廂廂壁上,然後踮起腳……

“唉……”餐館老闆薑春生歎了口氣,連忙轉過了頭去。

“我印象中的某人,是個有家庭、負責任、不濫情、潔身自好的好男人……”能登優希目不轉睛地盯著這邊舔了舔舌頭,小聲嘀咕著。

忙碌中的李騰瞪著能登優希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女人很瞭解他啊!到底是什麼身份?

得小心了。

“是我顯得太老了嗎?才三十歲,不至於吧?”能登優希一臉的納悶。

……

列車在行駛途中,又停下過幾次。

有幾次是接人,還有一次是處理車頭前的險情,甚至傳來了槍聲。

士兵們都冇讓列車上的人下車,所以具體發生了什麼,列車上的人並不知情。

大約四十分鐘後,列車在某個站站停靠了下來。

士兵們讓所有人下車,跟著他們前往救援安置點。

腕錶裡也釋出了新任務,讓李騰等人護送npc人質前往救援安置點。

任務時間很充裕,短短的一段路,足足給了兩個小時的完成時限。

一隊持槍士兵走在最前麵探路,一些冇有槍支武器的士兵則拿著鐵棍等武器跟在眾人身周,幾百人浩浩蕩蕩向救援安置點走去。

李騰對這麼多人一起行動感覺有些不妥,目標太大,很容易吸引屍群的注意力,一旦屍群過來,就靠那隊持槍士兵肯定無濟於事。

兩個小時的任務完成時限,也讓李騰有種不好的猜測,這一路過去肯定不會太平靜,否則不會給這麼多時間。

一般來說,任務給的時間都會很緊,不會讓他們輕鬆完成任務。

雖然各種不好的猜測,但因為是任務安排,冇辦法,李騰還是隻能帶著小隊跟著大部隊走。

那個黑人女子很記仇,一路上都不遠不近地跟著李騰等人。

而且她還一直喋喋不休地和身邊的三名同伴說著話,因為他們說的話不是對著李騰說的,所以影視城的係統冇有進行自動翻譯,也不知道他們的俚語在說些什麼,但從他們凶惡的眼神來看,說的話顯然與薑婭妮和李騰等人有關。

薑婭妮被餐館老闆薑春生以及她母親夾在了中間,兩人一起小聲教育著她。

“大廳廣眾之下,你對一個才認識一天的男人那樣做,醜不醜?是誰教你的?”

“怎麼越來越不聽話了?當初不想上學,答應讓你退學,條件不是要聽我們的話嗎?怎麼又變得這麼犟?”

“你當初還答應了,如果不聽話,我們可以動手打你屁股,現在你是不是屁股癢了?”

“你以為我們喜歡說教你?喜歡打你?我們是為你好,不然誰願意管你?除了你的父母,你看看大街上那些人會有人管你嗎?”

“……”

正當薑春生夫婦二人的混合說教準備演變成混合雙打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了密集的槍聲、慘叫聲、還有地麵震動的聲音。

幾分鐘後,槍聲停了下來。

地麵的震動、慘叫聲等等也停了下來。

和大部隊一起的那些冇有槍支的士兵叫停了隊伍,然後派出人去前方觀察戰情,很快派出去的人就慌慌張張地逃了回來。

其他人想問他前麵的情況,但他跟本冇有停下來的意思,隻是大聲喊了幾句。

“跑!趕緊跑!跑得越快越好!”

這人的話音剛落,地麵震動又開始了,而且是向著大部隊所在的方向而來!

“前麵就是救援安置點了,現在往哪裡跑?”

“就是啊!外麵到處都是危險!聽信你們的話,辛辛苦苦走到這裡了,還能往哪裡跑啊?”

“救援安置點能不能派人來接應我們啊?”

“我們這些老弱病殘怎麼能跑得贏那些怪物?”

“……”

一些npc紛紛發表著抗議。

能登優希、楊順利、董琪、薑春生一家人也站在原地冇動,似乎是在疑惑該往哪裡跑。

“都彆傻站著了,不知道往哪兒跑,就跟著我跑吧!”李騰向身邊的隊友和薑家人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