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栗高空正文卷第1058-1059章巨幕第1058章

“我看到他繪製過解鎖圖案,他當時還和我說他的皮膚太乾燥,手指指紋解鎖不靈敏,所以大多數情況下是用圖案解鎖。”

其中那名和胖男生前聊過很長時間的男子突然開口向李騰說了幾句。

“是什麼圖案?”李騰問。

“我印象中他的解鎖圖案比較簡單,就隻有三劃,好像是這樣的……咦?不對?那應該就是這樣的……還是不對?那就是……這樣的……哈哈哈哈!這次對了!”男子嘗試了三次,還真的把手機給解鎖了!

“不錯,如果找到了有用的線索,你就立了大功。”李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然後打開了手機相冊,找到了胖子男臨死前拍下的那段視頻。

眾人都圍了過來,想知道胖子男臨死前究竟遭遇了什麼。

視頻總長有半個多小時,看起來胖子死後還一直在進行拍攝,直到手機的電量耗儘關機為止。

視頻開始,在場的幾個女人看清是在拍什麼之後,頓時把頭轉開了。

幾個男人仍然聚精會神地研究著視頻。

“看這鞋子,這腳,就是那個女工作人員啊!她肯定看到胖子死在那兒了,我們在尋人的時候,她怎麼一聲也不吭?”有人指著視頻開口說著。

“你能把當她正常人來理解嗎?”有人反駁。

視頻繼續播放,很快眾人就不吱聲了。

畫麵裡,冇有胖子男看到的豎起來的血紅色眼睛,而是胖子男當時想看到卻冇看到的東西,全都被他的手機給拍了下來。

但下一刻,卻是傳來了胖子男恐懼的尖叫,手機畫麵也劇烈顫抖起來。

就彷彿胖子男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他冇見過嗎?怎麼反應這麼激烈?”

“他究竟看到了什麼?和我們看到的不一樣吧?”

“把畫麵調回去,定格看一下,是不是有什麼細節我們遺漏了?”

“你想看什麼細節啊?”

眾人議論紛紛。

李騰還真的把視頻倒了回去,倒去了眾人喜聞樂見的那段畫麵,反覆重播,然後所有男人一起盯著仔細研究了起來。

“你們看出什麼來了嗎?”有人問。

“看出來了。”

“哦?說說看。”

“我發現如果一個人長得漂亮啊,到處都漂亮。”

“我是問看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來了!”

“我看出來了。”

“還是你說吧。”

“我看出來了,未婚,未育。”

“這都能看出來?你真牛叉!”

眾人各種議論。

幾個女人聽到男人們的議論,以為男人們發現了重要線索,連忙湊過來看了看,看到畫麵之後連忙移開了眼睛。

“無聊!無恥!你們真是冇下限……”

女拳在身後罵。

“你懂個毛!”男拳罵了回去。

“彆吵吵了,你們注意到這個細節了嗎?”李騰終於開了口。

“什麼細節?”其他人連忙問。

“在27秒的時候,也就是這個畫麵出現之前的一瞬間,整個視頻閃爍了一下,閃爍的時候好像有另一幅畫麵出現。”李騰調節著視頻畫麵。

可惜手機視頻播放器功能很少,難以定格到李騰想要的那幅畫麵。

“山莊裡有筆記本電腦嗎?可以提供一台給我們用用嗎?”李騰向兩名女工作人員問了一聲。

“旁邊6棟裡麵有一部台式電腦。”女工作人員回答了李騰。

“能帶我們過去用一下嗎?”李騰向女工作人員提了出來。

“好的,請跟我們來。”女工作人員向李騰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騰拿著充電器和充電線,還有胖子男的手機,跟著女工作人員離開彆墅,向旁邊的6棟彆墅走了過去。

其他人也連忙跟了出來。

兩名女工作人員在前麵走,眾人跟在後麵,不一會兒就來到了6棟彆墅的門前。

女工作人員打開6棟彆墅的鎖,帶著眾人進入了6棟彆墅。

6棟彆墅明顯比其他彆墅要大得多。

因為,這棟彆墅還兼具了山莊大會議廳的功能。

一樓、二樓和其他的普通彆墅冇什麼區彆,隻是房間更多了一些。

三樓是會議廳,而且整個三樓三百多平米都是一整個大廳,冇有彆的房間。

三樓的空高也達到了八米,單單三樓就有普通住宅的近三層樓那麼高了。

說是會議廳,也可以當作觀影廳,前麵的牆壁上掛著一幅很專業的投影幕布,寬十二米、高八米,和電影院裡小廳的觀影幕布差不多大了。

這幕布主要是用來配合投影機使用的。

女工作人員說的電腦,就是連接投影機的那台電腦主機。

冇有螢幕,隻有一個主機,如果李騰要使用這台電腦,就隻能打開投影機,把前麵的巨大幕布當顯示屏了。

為了研究清楚胖子男死前拍攝的視頻裡究竟隱藏著什麼神秘線索,李騰讓女工作人員打開了所有設備,把手機連上了電腦主機,那段長達半個多小時的視頻拷進電腦硬盤之後,李騰把視頻在巨大的幕布上播放了出來。

播放開始之後,幾名男子都聚精會神地看向了幕布。

還時不時瞅那女工作人員一眼。

李騰為了尋找線索,不得不把視頻裡的一些重點畫麵進行了放大處理,這也讓幾個圍觀的男人更加聚精會神了。

“這……喂……你們太無聊了吧?”

女人們抗議了起來。

這個李騰,表麵裝得很正經嚴肅的樣子,把所有人叫到這裡來,為的就是把圖像投到這麼大的螢幕上來慢慢欣賞?這也太無聊、無恥了吧?

連能登優希看了螢幕之後,臉上都露出了尷尬的神情。

李騰當然不是那種無聊無恥的男人。

他在電腦裡尋找了一番,還真的尋找到了一些處理視頻的工具軟件。

對視頻進行處理之後,他開始一楨一楨地播放那段可疑視頻。

那段可疑視頻在直接播放的時候,會出現乾擾波紋樣的東西,在手機裡根本看不清楚。

但是,拷貝進了電腦,用專業視頻軟件處理,投屏到巨大的幕布上之後,很快李騰就把隱藏在視頻裡的神秘圖像給找了出來。

一隻巨大的、豎著的血紅色的眼睛!

第1059章

原本正聚精會神在觀看幕布的幾個男人,突然看到這巨大的血紅色眼睛,不由得嚇了一跳,有人還退後幾步,差點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女人們看到這隻巨大的、豎著的血紅色的眼睛,臉上也都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這隻眼睛也太可怕了吧?

她們誤會李騰了啊!李騰不是無聊加無恥,而是真的是在尋找線索,還真讓他找到了一樣隱藏的東西!

李騰在看到豎著的血紅色眼睛之後,還偷偷瞅了瞅那名女工作人員。

那名女工作人員仍然笑容可掬地站在那裡,彷彿這一切和她毫無關係一樣。

“這隻血紅色的眼睛是怎麼回事?”有人緩過神來之後,小聲問了起來。

“不知道,明明是那東西,怎麼就變成這東西了呢?”

“是啊!本來看得好好的,弄這種嚇人的東西出來乾嘛?”

“又不是他弄的,是視頻裡原本就有的,胖男應該就是被這眼睛嚇死的吧?”

“說起來這眼睛其實冇那麼嚇人,但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我還是被嚇了一跳,後背都開始發冷。”

“這眼睛肯定有鬼。”

“這眼睛有冇有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眼睛的背後肯定有個洞。”

“我懷疑你在開車,但我冇有證據。”

“……”

眾人議論紛紛。

李騰死死地盯著那隻血紅色的眼睛,過了一會兒之後,他把畫麵再度放大,把血紅色的眼珠放大到了整個螢幕上。

“哇!”

眾人尖叫了起來。

血紅色的眼珠放大到整個螢幕上之後,可以看到眼珠的瞳孔形成的鏡麵,反射出了格子間外麵的影像。

是無比驚恐的胖男被嚇得後退坐地的畫麵。

畫麵很清晰,都可以看到胖男驚恐的表情,甚至連地上他的影子都照得清清楚楚。

“這視頻不對勁。”一名男子走到李騰身邊嘀咕了一句。

“怎麼不對勁?”李騰問,他暫時還冇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這些炮灰……同伴如果有什麼發現,也會對他形成很大的幫助。

“手機拍攝的視頻,不可能這麼清晰的,你這都把畫麵放大多少倍了?怎麼可能還這麼清晰?”男子向李騰說了他發現的不對的地方。

“確實。”李騰點了點頭,這一點男子不說,他都意識到了。

而且他比這男子知道的更多。

在李騰看來,這段視頻很可能是被神秘力量修改過的。

這神秘力量,有可能就是任務背後的編劇,把重要線索通過這種方式隱藏在了這段視頻裡。

現在李騰很敏銳地發現了這條線索,可惜卻冇有破解出裡麵的深意。

李騰估摸著,一旦他找到了這視頻裡的重要線索,很可能就能找到裡麵隱藏的生路,隻有找到那條生路,才能帶著這裡所有人一起活著離開山莊。

究竟是什麼線索呢?

李騰把畫麵放大、放大、放大,讓所有人一起仔細觀察,但都冇有什麼有用的發現。

李騰把畫麵又縮小、縮小、縮小,還是讓所有人一起仔細觀察,但還是冇有什麼有用的發現。

隻能暫時放棄對這隻血紅色眼睛的研究了。

看看後麵的視頻還有冇有什麼異常之處吧。

胖子男真的是被嚇死的嗎?

後麵的視頻或許能給出答案。

可惜。

因為,手機是拿在胖子男手中的,對向格子門的方向,螢幕裡並冇有照到胖子男。

那幅以乾擾紋形態異常出現的血紅色眼睛,後麵再冇有出現過了。

也就冇辦法用瞳孔的反射來觀察胖子男後麵的遭遇。

隻能聽到視頻裡胖子男的呼救聲。

過了一會兒之後,格子門打開了。

女工作人員從裡麵走了出來。

她神情平靜地瞅了瞅胖子男,視頻仍然無法拍攝到胖子男,但卻可以清晰地聽到胖子男的慘叫,彷彿遭遇了極為恐怖的事情一樣。

李騰連忙擷取了其中一段畫麵,然後把女工作人員的眼睛放大,試圖從她的瞳孔反射中檢視胖子男此時的遭遇。

可惜。

隻有豎著的血紅色的眼睛那幅畫麵纔在放大時很清晰地映照到了胖子男,這些畫麵裡的女工作人員的眼睛放大之後,就變成了灰濛濛的色素塊,什麼也看不清楚了。

女工作人員瞅了胖子男一眼之後,就從鏡頭前消失了,聽她的腳步聲應該是離開了洗手間。

“你親眼看到我們那位胖胖的同伴死了,他是怎麼死的?”李騰索性走過去向那名女工作人員詢問了起來。

“很抱歉,這件事我不是很清楚。”女工作人員笑容可掬地回答了李騰。

李騰估摸著對這兩名女工作人員再怎麼追問,也不可能問出什麼有用的答案來了,這應該也是劇情的設定。

如果這段視頻是正常拍攝出來的話,至少說明瞭一件事。

那就是胖子男並不是死在女工作人員手中,而是死在了另外一個神秘人、或者鬼物的手中。

兩名女工作人員很可能並不是閒魚山莊裡最可怕的存在。

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神秘而恐怖的存在,在背後主宰著他們這些人的生死。

這個神秘而恐怖的存在,可以隱身、還可以輕而易舉地殺人,就算所有人在一起都冇有用,它殺人似乎並冇有太多的限定條件,唯一的限定條件,就是殺了一個人之後,會有一、兩個小時的冷卻時間,然後纔會有下一個人被殺。

當然,這一切隻是李騰的初步判斷,準不準就不一定了。

“這東西不對!很不對!這裡不對勁!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了!啊……”

先前主動過來和李騰談起視頻清晰度的那名男子,此時正站在幕布前一、兩米遠的地方,他突然指著幕布很驚恐地大喊大叫了起來。

但冇喊上兩聲,他的大喊大叫就變成了慘叫。

然後,他的慘叫聲停了下來,伸手使勁抓著自己的脖子。

李騰手邊正好有胖子男的手機,看到幕布前的一幕,李騰連忙拿起手機拍攝了起來。

片刻之後,幕布前那名男子突然飛了起來,腦袋朝上,高速撞向了無比堅硬的天花板。

當他的身體重重地落在地麵上之後,整個頭部已經被撞得稀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