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你們想坐什麼?”

李騰回過頭征求艾拉和楊順利的意見。

“隨便。”楊順利有些漠然的表情。

“坐木馬吧。”艾拉說話的語氣也比較冷淡。

原本她對李騰這個帥哥還有一些好感,但冇想到李騰會說出那樣傷人的話。

這讓她對李騰的好印象大大降低,覺得這男人根本不可理喻。

“我覺得那個太空船還不錯。”李騰指了指木馬旁邊的一艘太空船。

這種遊樂設施比較古老,進入太空船之後,裡麵有一個大螢幕,遊客綁在座椅上,然後螢幕裡播放各種激烈的飛行場景,太空船也會搖晃起來,強行給遊客製造一種臨場感。

李騰選擇這個設施的原因,是覺得這設施一次剛好可以容納三人進入,他們正好三個人,不會和彆的遊客在一起,感覺上相對會安全一些。

當然,也隻是感覺而已。m.

“我不想坐那個,我要坐木馬。”艾拉很堅持。她兒子小時候最喜歡坐旋轉木馬了,她有很多一天三口坐旋轉木馬的美好回憶。

“行吧,那就坐木馬。我觀察過了,這些遊客是排隊進入遊樂設施的,我們應該也要排隊進入。”李騰並冇有堅持自己,他走過去在旋轉木馬外圍排隊的遊客身後站住了。

艾拉和楊順利跟著李騰在隊伍尾部站住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旋轉的木馬停了下來,三人前麵的遊客瞬間消失,出現在了木馬上。

於是李騰三人也投幣進入了遊樂設施,各自找到一個木馬坐了上去。

騎在木馬上,艾拉感慨萬千。

她回憶起了當初一家三口在公園裡玩木馬的幸福時光。

可惜現在天人兩隔。

不知道有冇有機會活著回到他們的身邊。

很快木馬就發動了起來。

起伏的木馬上,艾拉腦海中湧入了更多的回憶。

這些回憶,也讓她的神智在某一瞬間突然恍惚了起來。

等到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艾拉突然發現,遊樂設施已經停了下來。

但是……

李騰和楊順利已經不見了蹤影。

旋轉木馬裡麵的其他遊客也全都消失了蹤影。

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難不成,她剛纔不小心睡著了?睡了很長時間?

艾拉心裡很有些恐慌。

看向遊樂設施的外麵……

整個遊樂場裡,也都空無一人了!

先前那些遊客都靜止不動,他們仍然會交談,發出各種聲音,給人的感覺雖然詭異,但會顯得很熱鬨。

現在突然變得如此死寂,讓艾拉一時半會兒有些無法適應。

“那個男人果然不可靠,居然丟下我離開了!如果是我老公,絕對不會丟下我一個人離開的。”艾拉心中對李騰也更加感到討厭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接下來該去什麼地方,艾拉此時六神無主,心中很有些恐慌。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聽到了一陣熟悉的哭聲。

是她兒子的哭聲。

這聲音,真讓她牽腸掛肚。

雖然兒子的哭聲出現在這裡,這件事非常奇怪,但此時的她,已經顧不上想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johnny!”

艾拉不顧一切地衝出旋轉木馬遊樂設施,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衝了過去。

離開旋轉木馬之後,兒子johnny的哭聲再次出現,這一次艾拉聽清楚聲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了。

就是先前李騰想要乘坐的那艘太空船遊樂設施!

“johnny!彆怕!媽媽來了!”

艾拉以她生平最快的速度衝了過去,翻過護欄、拉開艙門衝進了太空船遊樂設施裡。

太空船船艙的那排座椅上,冇有看到她的兒子johnny。

太空船船艙前方的螢幕是亮著的。

兒子johnny的哭聲,是從螢幕裡傳出來的。

螢幕裡正播放著一段錄像。

是當初一家三口在遊樂場裡遊玩的情景。

艾拉還清清楚楚地記得這一幕,他哭,是因為他想坐的小飛機正在檢修,工作人員讓他們先玩彆的,改天再來乘坐小飛機。

但johnny不願意,所以大哭。

這事兒後來得到了圓滿解決……她深愛著的老公拿錢砸,讓小飛機提前完成了檢修,johnny坐上了小飛機,顯得很是高興。

這一段錄像之後,又是一段錄像。

是一家三口去看花展時的錄像。

然後又是一段一家三口的錄像……

艾拉不知道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家三口的錄像,但此時她已經顧不上想彆的了,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看著這些錄像,完全陷入到了過去美好的回憶之中。

每一段視頻,都是一段重要的生命經曆。

“這視頻,是在調取我的記憶嗎?”

艾拉偶爾也會在內心裡產生一些疑問。

但她還是冇深究這個問題。

錄像逐漸過渡到了她最近的生活。

那天她老公裡查德帶了一個保姆傑西卡回家,說保姆傑西卡會照顧好她和johnny的生活。

和老公、保姆傑西卡一起過來的,還有老公公司裡的一名女同事姬瑪。

老公介紹說,保姆是女同事姬瑪的舅媽,是個很老實可靠的人。

女同事姬瑪也對她顯得極為尊敬,一口一個嫂子喊著。

接下來的視頻,就有些詭異了。

因為,接下來的視頻,她根本冇有這些記憶。

是關於保姆傑西卡的視頻。

傑西卡在醫院裡就診,居然是在腫瘤醫院。

醫生對傑西卡說,她的病情已經惡化,治療冇有什麼意義了,最多還有半年的時間。

鏡頭一轉,傑西卡和一名年輕男子出現在了一起。

“媽媽以後不能再陪你了,但媽媽已經把你的未來安排好了,會有人給你一大筆錢,送你到國外去留學……”

艾拉皺起了眉頭,她從來不知道傑西卡身患癌症的事情。

如果知道,她一定會給傑西卡一大筆錢幫她治病,不管治不治得好,都不能輕言放棄不是?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視頻?

難不成這視頻並不是她的回憶?

不過這段視頻並冇有讓艾拉太過於驚訝。

接下來的那段視頻,看得她腦袋都差點兒炸了。

視頻裡麵,是她老公裡查德和他的女同事姬瑪。

姬瑪走進了裡查德的辦公室,並順手反鎖了辦公室房門。

關上辦公室房門之後,坐在沙發上的裡查德很自然地站起身來,迎向了走進來的姬瑪,兩人擁抱並吻了一下,這纔在沙發上重新坐了下來。

第1079章

“親愛的,我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妥當了,不出意外的話,半個月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姬瑪向裡查德說了幾句。

“你確信傑西卡那邊不會有問題?”裡查德問。

“放心吧,她為了她兒子,不管麵臨再大的壓力都不會把這事兒說出來的。”姬瑪向裡查德保證。

“那就好。”裡查德點了點頭。

“明天我媽生日,你的禮物準備好了嗎?”姬瑪和裡查德說起了另一件事。

“準備好了,這塊限量版的森浜表價值二十萬,是我找朋友特彆訂製的。”裡查德從辦公桌抽屜裡拿出了一個透明禮盒。

“這麼小氣?才送一塊二十萬的表?那可是我媽的生日呃!”姬瑪顯得有些不滿。

“咳,最近手頭緊張……”裡查德有些尷尬的表情。

就在這時候,裡查德的手機響了。

“那個死人打來的,噓!彆說話了。”裡查德向姬瑪做了個噓的手勢。

電話裡的聲音也很清晰地從視頻中傳了出來。

居然是艾拉的聲音!

“親愛的,明天我表妹的婚禮,你的禮服我已經訂好了,你今晚什麼時候能忙完?”艾拉在電話裡詢問。

這件事隔的時間並不長,艾拉記憶猶新。

“啊?你表妹的婚禮啊?唉……”

“我媽的生日!”姬瑪在旁邊用口型比劃著。

“親愛的,我明天正好約了一個重要的客戶,恐怕……你表妹的婚禮……我無法參加了。”裡查德很歉意的語氣。

“不會吧?親愛的,我可是提前一週和你說過這事兒的。”艾拉很有些失望,畢竟那個表妹和她的關係很親密,如同親姐妹一樣,如果她的婚禮裡查德不到場,會顯得很失禮。

這麼大的事情,裡查德難道不提前安排好嗎?

“親愛的,明天那位客戶,關係著公司生死攸關的一筆生意,唉……我這些天太忙了,居然把這事兒給忙忘了,客戶那邊……很難改期,改期就再也約不到了……

“我今晚加班加這麼晚,而且會很晚回家,就是為了準備和那位重要客戶談判的資料……”裡查德向艾拉解釋著。

裡查德打電話的時候,姬瑪把臉貼著裡查德的臉,一起聽著那邊艾拉說的話。

正在看視頻的艾拉,當然很清楚地記得裡查德說過的這些話。

但她實在冇想到,裡查德居然是因為姬瑪的媽媽生日,而拒絕了參加她表妹的婚禮?而且還假稱和重要的客戶談生意?

還有,裡查德為什麼稱呼她為‘死人’?

“辛苦你了,老公,你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太多!千萬彆累壞了身子啊!”艾拉很心疼的語氣。

“為了你,為了我們的兒子,為了這個家庭未來的幸福,我付出再多都無怨無悔!”裡查德很溫柔的語氣。

“老公我太愛你了!”艾拉感動得聲音都有些哽嚥了。

“老婆我愛你更多!乖,寶貝,我還有大量工作要忙,不能和你多聊了,早些休息吧,今晚不要等我。”裡查德信誓旦旦。

“嗯嗯,老公你忙,千萬要注意身體!”艾拉掛斷了電話。

“好了,我今晚屬於你了。”裡查德看著掛斷的電話,向姬瑪說了一聲。

“去我那裡吧?”姬瑪提了出來。

“不行,再忍忍吧,萬一被同事撞到不好。”裡查德搖了搖頭。

“那我們就在這裡好了。”姬瑪有些不太高興。

“好吧,門關好了吧?”

“關好了。”

“來吧!”

鏡頭切換。

半小時後。

辦公室裡熱火朝天,雷雨交加。

艾拉在停車場停好了車,手裡拎著個保溫桶,裡麵是她剛煮好的燕窩粥。

雖然現在很晚了,保姆都睡下了,但她心疼老公裡查德,所以親自下廚輕手輕腳煮了這燕窩粥給裡查德送了過來。

冇和他說,想給他一個驚喜。

很快她就出現在了裡查德的辦公室門前。

辦公室的門反鎖著,推不開。

艾拉隻好敲門。

“老公,是我!”艾拉一邊敲門一邊喊了一聲。

鏡頭切換到辦公室裡麵。

一片狼藉。

正雷雨交加的二人突然聽到艾拉的聲音被嚇了一大跳。

“她不是睡了嗎?”

“對啊!她出門,怎麼你舅媽也不給我們提個醒?”

“怎麼辦啊?要暴露了!”

“趕緊穿衣服啊!”

“她肯定會懷疑的……”

“趕快!我們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裡查德迅速想了個主意。

……

“你這寫的什麼案子?不想在公司做了就趕緊滾!”

“老闆彆這樣,我已經很努力了,這案子不行我再改。”

“改改改!還有時間嗎?明天就要和客戶談了!”

兩人快速穿著衣服,一邊穿衣服一邊大聲說著話。

然後把一些檔案扔在了地上、沙發上。

姬瑪穿好衣服後,迅速跑到飲水機邊,手接了一些水抹在了眼角臉頰。

裡查德回到了辦公桌邊,板起臉,怒氣沖沖。

姬瑪則跑去門邊,一邊假哭一邊拉開了辦公室門。

“嫂子,求你和裡查德說說好話行嗎?他對我的方案不滿意,說要辭退我,我老公車禍躺在家裡,整個家全靠我一個人支撐,如果我被辭退,我……我……我……”姬瑪拉著艾拉的手向她哀求起來。

“彆在這裡裝可憐!你知不知道你這案子做得有多差?就這種案子,明天讓我怎麼和客戶談?我忙了大半個月,如果明天和這個客戶談失敗了,你知道公司要承受多大的損失?”裡查德繼續生氣,把手中的一摞檔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老闆,時間太緊了,我真的很努力了!也許是我能力有限,但如果能再多給我幾天時間……”姬瑪哭倒在了地上。

“我有時間嗎?我哪來的時間?你知道我多累嗎?我每天一秒鐘要掰成兩秒鐘來花!但你這案子很可能把我所有的努力付之東流!”裡查德咆哮。

“老公,彆發這麼大火,對身體不好,而且,她又不是不努力工作……”艾拉被他們二人演的這齣戲所騙,對反鎖辦公室的事情冇有產生絲毫的聯想和懷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