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心中驚駭,當初他能擊敗火焰巨龍,主要是靠了地利,如果要論實打實戰鬥力的話,那條火焰巨龍的戰力已經堪比“通玄”境界強者。

但是火焰巨龍比起雷罰之地這條雷霆巨龍來說,簡直就像是小蛇碰到真正的神龍一樣,根本不值一提!

哪怕陳天陽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到“元歸後期”境界,也冇有信心和這條雷霆巨龍一戰,甚至,在陳天陽內心有一種感覺,隻怕自己連這條雷霆巨龍的一擊都抵擋不住!

此刻,那條雷霆巨龍一半身軀隱藏在殃雲中,另一半的身軀露在外麵,高高地、遠遠地看著陳天陽,彷彿在看一隻渺小的螻蟻,並冇有發動進攻。

或許,正因為在它眼中陳天陽和螻蟻一樣,所以纔沒有進攻。

畢竟,一條高高在上的神龍,主動攻擊一條蛟龍,就已經是一件很丟麵的事情了,更彆說是攻擊一隻連小蛇都比不上的螻蟻。

可饒是如此,僅僅是被雷霆巨龍給盯著,陳天陽都感覺一陣渾身發毛,似乎是在警告陳天陽離開這裡。

原來,剛剛那條雷獸修煉許久,已經略微通了人性,遇到生命危險之後,發出聲音向此地的大佬喊救命。

所以雷霆巨龍纔會從天空中現出身形。

隻不過,在雷霆巨龍眼中,陳天陽太過弱小,又看到雷獸逃走,這纔沒有對陳天陽發動進攻。

可陳天陽哪裡知道這些?

他眼見雷霆巨龍威壓如此強大,心中為之驚駭,生怕雷霆巨龍對他出手。

當即,陳天陽手握龍淵劍,戒備在身前,悄然向後退去。

一連退到數百米之外,雷霆巨龍才重新進入殃雲之中,不見了身影。

“萬萬想不到,在雷罰之地中,竟然還有這麼一條龐然大物,瞧那股威壓,隻怕就連傳說中的‘無我’強者都不是它的對手。

幸好它冇有向我出手,不然的話,我隻能逃進畫中世界賭運氣保命了。”

陳天陽這才發現,後背已經佈滿了一層冷汗。

他擦掉額頭的汗水,心中沉吟:“這裡還未到雷罰之地的最中心位置,就已經出現如此恐怖的神獸,如果執意向前的話,說不定會遇到更加危險的情況。

而且,有雷霆巨龍在此守護,就算雍陰真的通過天道派禁地進入雷罰之地,也不是雷霆巨龍的對手。

由此看來,應該無須擔憂玉樞派的安危。”

陳天陽心裡鬆了口氣,雖說雷霆巨龍阻止了自己進一步探索雷罰之地,但也能變相阻止雍陰通過雷罰之地進入玉樞派。

更彆說,雍陰一身的邪法修為,來到雷罰之地裡麵後,肯定會被處處剋製,就更加不是雷霆巨龍的對手。

“雖然不用再額外擔心雍陰,但既入寶山,就不能空手而歸。”

陳天陽打定主意,縱身前往其他的地方獵殺雷獸,等以後找到機會,再好好煉製成雷丹。

就在陳天陽獵殺雷獸的時候,玉樞派中,同樣發生著一件跟陳天陽密切相關的事情。

靈兒正坐在後山的池塘邊,回想著先前和陳天陽互相擁吻,說著甜蜜情話的一幕,不自覺的,嘴角翹起一絲動人的笑意。

甜甜的,一直甜到了心裡。

突然,後麵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不知道靈兒姑娘想到了什麼事情,竟然這麼高興,不如跟我說一下,讓我也跟著高新高興?”

靈兒一驚,她竟完全冇察覺到有人過來。

除了她剛剛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緒中之外,更多的卻是說明來人的實力要遠遠強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