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也是你能進來的?”

居次公子語氣裡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和不屑,讓陳泰心裡一震。

就連腳下的動作,都暫時停止了下來。

他愕然的看著眼前的居次公子,剛想開口,但卻聽居次再次說道。

“把你的臟腳給本公子拿開!”

“還有,在本公子麵前你還敢自稱本官?你是個什麼狗東西?”

說完這些,居次公子搖了搖手上的摺扇,似乎是因為陳泰身上太臭,引發了他的不滿。

陳泰心裡頓時怒火萬丈!

這個居次,在津城時對自己雖然態度不算良好,但終歸是還算客氣。

但到了這裡,此人的態度直接一百八十度轉變。

“好好!你若是如此對我,那你們那個什麼糧草大臣,我陳泰不做也罷!”

陳泰氣的擺手道,他隻覺得心裡憋屈無比。

可眼前的居次公子卻對此絲毫不以為意。

“陳泰,你該不會真的天真的認為,我們偉大的匈奴將你擄走,是看上了你的才能吧?”

他嗤笑一聲,然後像是在看待傻子一般的看著陳泰。

陳泰心裡微微一驚。

“難道不是?”

他反問道。

果然,聽到他的反問,眼前的居次公子頓時笑出了聲,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陳泰啊陳泰,枉我還以為你會是個聰明人,卻冇想到你是如此的愚鈍不堪!”

“你們大周人都是如此嗎?”

居次公子語氣裡的嘲諷更甚幾分,幾乎算是指著陳泰鼻子罵了。

陳泰微微一愣,這突如其來的話,讓他甚至冇有功夫思考。

他原本以為,匈奴人這般費儘心思的在津城搞事,一是為了除掉趙一維。

第二,便是為了他自己。

但事實卻跟他所料有差?

陳泰心裡頭一次對自己的價值產生了懷疑。

自己可是大周朝的正三品大員,手上掌握著一州之地的軍政絕密訊息。

這樣的價值,對匈奴人來說應該是價值百萬金纔對。

居次似乎看出了陳泰心裡所想,他笑了一聲,然後說道。

“陳泰,你要知道,在你們大周,你是三品大員這並不假,但到了我們的國度,你隻是一個卑微的大周人!”

“僅此而已!”

居次公子這般說道,可這話落在陳泰耳邊,卻猶如給他潑了一盆涼水一般,讓他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你們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

陳泰突然這般問道。

連他一個堂堂刺史都入不了人家的法眼,那就說明對方肯定還有著更大的企圖。

搞不好,他們的企圖會是皇上!

想到這裡,陳泰瞳孔驟然一縮,心裡不知怎麼,湧上了一絲絲後悔。

“哼!這就不是你應該問的了,你隻需要知道,你要做的糧草大臣,就是為我們偉大的匈奴攻陷大周做好後勤保障就好。”

陳泰冷冷的看著一臉優越的居次公子。

還攻陷大周?

簡直是在做夢!

對於陳泰臉上的不屑一顧,居次公子並未在意。

“你現在不信也對,不過到時候就看著吧,本公子的母親已經打入了大周皇帝身邊,估計很快就能帶來天大的好訊息。”

“憑什麼你們卑鄙的中原人可以享用如此富庶的土地?”

“放心吧,天下早晚會是我們匈奴人的!”

居次公子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著狂妄。

聽著他的話,陳泰心裡猛的一震!

陛下那裡也被滲透了?

不可能!

陛下絕對不會放任一個匈奴人留在他身邊!

那麼……

突然的,陳泰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

他盯著眼前的居次公子,眼底露出幾分不可置信之色。

“你母親是大周人?”

他語氣都帶著幾分顫抖。

若是這樣的話,那倒也不是不可能打入陛下身邊。

對此,居次公子冷冷一笑,算是默認。

一瞬間,陳泰整個人都像是蒼老了十歲不止。

他眼底似乎倒映著國破山河的景象,倒映著大周皇宮被付之一炬的場景。

這些場麵,讓他不寒而栗。

對於周擎天,他心裡始終有著幾分愧疚的情感。

前者待他不薄,不但讓他坐上了直隸州刺史的職位,還送了他一盞精美的茶壺。

這麼多年以來,周擎天對他的賞賜更是從未斷過。

一個天子,能讓他安安穩穩的坐在鄰近京畿重地的直隸州刺史之職上,這已經足以體現對他的重視和偏愛。

但他,卻辜負了周擎天的信任。

想到這裡,他心裡對居次公子的恨意更深了幾分。

若不是他們這幫人將自己的妻兒老小俘虜了去,以家人想逼,他何至於走上今天的道路?

這般想著,陳泰卻開始下意識的瞟向了一旁坐在篝火前的幾個匈奴。

腦海中有一個計劃在悄然浮現。

不過就在這時,他耳邊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嗤笑聲。

“彆以為本公子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想跑?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兩!”

陳泰心裡猛地一驚,他剛剛纔升起這樣的念頭,卻冇想到會被居次公子直接識破!

“哼!本公子說過,我有一個卑微的大周人做母親,自然清楚,你們這幫不講信用的傢夥心裡想的是什麼。”

說罷,居次公子突然站起身來,朝著眼前的陳泰重重一腳!

頓時,陳泰被踹倒在了地上。

他忍著腹部傳來的火辣辣的劇痛,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暴怒的居次公子。

“給本公子滾回那輛車上去!”

“你一個卑微的大周人,哪裡來的臉麵看不起我匈奴!”

“今後,我們吃什麼,你就得吃什麼,我們穿什麼,你就得穿什麼!”

“你記住,你以後的身份是匈奴!”

惡狠狠的說了幾句,居次公子直接拉上了車門,隻留下陳泰一人愣在原地。

身後,幾個早已準備好了的匈奴人突然上前,一左一右的將陳泰架了起來。

“這是你的衣服,換上吧。”

有個會大周話的匈奴,不懷好意的說道。

陳泰定睛一看,地上被扔下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什麼動物的毛皮。

他艱難的將其拿起,可其上傳來那股巨臭的味道,讓他恨不得將昨晚吃的飯都吐出來。

他實在不敢想象,自己居然會被如此粗暴的對待。

一念至此,陳泰隻覺得眼前充滿了黑暗。

兩行淚水從臉頰上劃過,落在地上。

但卻就像是如今的他自己一般,翻不起半點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