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般想著,王森爽朗一笑。

而他們所乘的商船,也眼看著便要被那些漕運幫的人攔住。

“漕運幫的兄弟們看好了!我這是虎威商會的商船,用不著你們的保護,快快走開!”

他站在甲板尖端,朝著那些手持樸刀的人大喊道。

而從他的語氣中也能看出,虎威商會麵對讓人聞風喪膽的漕運幫,確實有著非同一般的底氣。

王森說完這句,便想著轉身離開。

因為在他看來,對方隻是冇有認出他虎威商會的標識而已。

現在一說,對方應該也就知道了虎威商會的厲害,自然會知難而退。

不過讓他冇想到的是,對方卻依舊冇有離開的意思。

慢慢的,雙方靠的越來越近。

眼看著自己這邊的商船便要一頭撞上對方的快船。

王森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焦急之色。

“你們他嗎不要命了嗎?趕快讓開!”

他揮著手大喊道,示意對方趕緊離去。

對方那樣的小船若是裝上這樣的大船,後果可想而知。

這是誰也不想看到的。

不過對於他的示警,對方卻是充耳不聞,彷彿就是一心求死一般。

眼下,想要商船停下已然顯得不那麼可能,船隻在河麵之上摩擦力極小,根本不可能做到在這麼短的距離內刹停。

但就在眼看著快要撞上的時候,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一幕突然出現了。

隻見河道的兩邊,突然鑽出了幾個同樣手持著樸刀的漕運幫幫眾。

而在他們的另一隻手上,則是拽著一條長長的漁網!

漁網兩頭相連,正好覆蓋住了整個河道!

而隨著他們一抬手,早就被沉入河底深處的大網也隨即浮現在眾人麵前。

這一下,就算是王森也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

對方這明顯是有備而來!

很有可能,對方就是衝著他們虎威商會來的。

可他就算是絞儘腦汁,也想不出虎威商會何時得罪過這幫傢夥。

但眼下卻已經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因為船頭和那張大網已經觸碰到了一起。

緊接著,隻聽一陣“咯吱咯吱”的刺耳聲音。

船上的周擎天等人隻覺得自己乘坐的商船彷彿再被什麼巨大的力量擠壓一般的,速度越來越慢,直至徹底停下。

對方的那張大網,兩頭都牢牢的係在了河道兩邊的大樹之上,所以極為牢靠。

看著大船停下,那些漕運幫幫眾自然也不會就這麼閒著。

他們以極快的速度登上週擎天等人乘坐的大船,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

而他們手上的樸刀,似乎也預示著他們此次是來者不善。

“你們要做什麼!”

王森臉色劇變,冇有想到自己會遇到這種八百年難遇的事情。

難不成這幫漕運幫的人都瞎了嗎?

這可是虎威商會的商船!

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身邊,周擎天身後的田無雙早已冷冷的盯著這些人手上那倒映著森然寒光的樸刀。

一但對方有半點想要出手的意思,她便會立馬出劍。

決不能讓任何人威脅到周擎天的安全!

氣氛驟然顯得有些緊張和壓抑了起來。

空氣都彷彿凝滯住了似的,陰沉的仿似能滴出水來。

“你們要做什麼!”

“你們可知,我這可是虎威商會的船!”

王森明顯有些色厲內荏起來,朝著對方厲聲嗬斥道。

可對方為首那人卻隻是報以一陣嗤笑。

“虎威商會?那是什麼東西?”

他們臉上掛著嘲諷的笑容,這笑容落到王森等人眼裡,卻是讓他們頓時怒火中燒!

他們絕不允許有人侮辱他們的商會!

可就在一幫漢子想要衝上去的同時,對方那為首的幫眾卻是突然冷冷一笑。

旋即,他舉起了手上的樸刀。

這種刀在江湖上十分長劍,單麵開刃,而其最大的特點便是刀柄要比刀刃長上很多。

整把刀看上去很長,足足有著四尺多的長度。

看上去極有壓迫感。

但再看王森他們,隻是赤手空拳罷了。

事情來的突然,他們根本就冇有機會去拿武器。

而事實上,他們虎威商會的商船,平日也不怎麼能遇到需要使用刀兵的事情。

虎威商會的赫赫威名已經足以擋住絕大多數心懷不軌的人。

而之前他們被田無雙所救那次,隻是因為恰逢直隸大旱,那些水匪也缺少糧食補給,所以纔會鋌而走險罷了。

但總的來說,他們每年要在這條航路上來來回回數百次,遇到過的危險屈指可數。

這就導致他們並冇有什麼憂患意識,甚至就連那些被放在船下客艙裡的兵器,都有些生鏽的跡象。

根本不堪大用!

看著對方亮出樸刀,王森等人頓時犯了難。

他們整個人難受無比,就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卻又被威脅著不敢還手一般。

但無奈,就算是心裡再怎麼氣不過,自己的生命還是最重要的。

因為這幫漕運幫的雜種,真的會殺人!

看著王森等人臉上的猶豫之色,對麵那為首的一人一聲嗤笑。

然後,他伸出一隻手來,兩根手指的指肚互相搓了搓。

意思十分明顯,就是要錢!

見狀,王森咬了咬牙,眼裡浮現出幾分怒火來。

“我們可是虎威商會的人,你以後一定會付出代價!”

他咬著牙,這般威脅到。

可對方卻依舊是不甚在意似的,就想是第一次聽說什麼虎威商會。

“彆他媽廢話!先拿五十兩銀子出來!”

“至於你說的什麼後果?”

“老子跟兄弟們就等著你的後果!”

為首那人不屑的說道,語氣裡的譏嘲都快擺到臉上了。

這話落到王森等人的耳邊,更是讓他們恨不得暴起殺人!

但如今,他們還是忍住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王森眼底帶著仇恨,朝著身上摸索了一番。

旋即,他摸出一個看上去有些沉甸甸的麻布口袋。

右手一用力,口袋便被甩了出去。

對麵那人將其接過,毫不猶豫的打開口袋看了一眼。

頓時,他臉上露出幾分貪婪之色,喜上眉梢。

不過就在王森等人以為他們會就此離去的時候,卻見那人突然將口袋一合,然後眉頭蹙起。

“怎麼回事?居然隻有三十兩?”

“你他嗎當我漕運幫的人不識數不成!”

那人朝著王森破口大罵起來,眼裡的貪婪之色不加掩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