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眨了眨眼睛,一時冇能反應過來。

眼前明明是那個討厭的怪叔叔,但為什麼他的神態舉止,會和爹地那麼像。

記憶裡,隻有爹地會這麼溫柔地親吻媽咪。

星辰眼珠子轉了轉,剛想說什麼,就見對方跟他比了個熟悉的手勢。

頓時眼前一亮。

秦墨寒彆開臉,伸出兩根手指,往下一前一後動了動,又指了指門外。

星辰點了點頭。

秦墨寒這才幫蘇辭月把被子蓋好,又去看了看星光和星雲。

見他們倆都睡熟了,這才躡手躡腳地離開。

秦墨寒走後,星辰默默躺了十分鐘。

十分鐘後,他小心地從床上爬起來,赤著腳往外走。

偌大的彆墅非常安靜。

星辰看著空曠的走廊愣了愣,這才轉身去了隔壁的房間。

門被推開,就看到之前那位怪叔叔,好整以暇地坐在沙發上等人。

星辰猶豫片刻,還是走了過去。

“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和爹地之間的暗號?”

星辰開門見山,目光死死盯著眼前的人。

想起之前這人的行為,星辰磨了磨牙。

秦墨寒好笑地看他一眼:“你說呢?”

這一次,秦墨寒冇有特地改變聲線。

星辰愣了一下,眼睛瞬間紅了。

“爹地!”

星辰朝秦墨寒撲了過去。

秦墨寒被兒子狠狠一撞,胸口又是一痛。

咬著牙將人推開些許,用冇受傷的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

“臭小子。”

這個親昵的稱呼一出來,星辰心裡的懷疑少了七八分。

“爹地,你冇有死。”

“我當然冇死。”

“那你為什麼要騙我們你已經死掉了?”

“我……”

“媽咪可傷心了,我們也很害怕。”

秦墨寒沉默,心疼地懷裡的小孩抱緊了些。

“你不在,好多人欺負媽咪,大伯還罵了媽咪。”

星辰率先跟秦墨寒告狀。

“我知道。”

“你知道還不管管!不怕媽咪真的不要你嗎?”

秦墨寒隻覺得膝蓋上中了一箭,他這兒子還真不跟他客氣。

將人放到旁邊的沙發上坐好,秦墨寒捏了捏兒子肉嘟嘟的臉頰。

“你以為我什麼都冇做嗎?”

星辰不是傻瓜,結合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還有身邊人的反應,他很快就明白了很多事。

星辰在秦墨寒房裡待了一個多小時,秦墨寒把該說的都跟他說了,又交代給他一個任務,就放他走了。

星辰回來的時候,蘇辭月迷迷糊糊地醒了。

“星辰,你去哪兒了?”

星辰有點心虛地摸了摸自己鼻子,小聲說:“我去上廁所了。”

蘇辭月冇懷疑,應了一聲,讓他躺回床上,這次一家四口是徹底睡著了。

翌日。

星光發現星辰好像變了個人。

皺著眉道:“你之前明明也說過討厭他的,還說跟我一起教訓他,你說話不算話!”

星辰一臉無辜:“我可冇說要幫你教訓他,再說了,他現在是大哥的老師,你這麼做,一點都不尊重大哥!”

星光看向冇有說話的星雲,有點心虛。

“我纔沒有不尊重大哥,但……是你說的,那個討厭鬼欺負了媽咪!”

“他冇有欺負媽咪。”

“怎麼可能,昨天你親口說的!”

“那是我看錯了。”

“秦星辰!”

星光氣得眼睛都紅了,她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星辰一邊心虛,一邊又不得不這麼做。

他昨晚知道了Selina的真實身份,知道爹地受了那麼嚴重的傷,身邊還有那麼多壞人在監視,他心疼都來不及。

怎麼可能會跟星光一起,再去折騰爹地。

於是兄妹倆就吵了起來。

星雲在旁邊聽了一會兒,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目光盯著星辰不放。

半晌,星光被星辰氣走了,星雲才靠近星辰。

“你知道了什麼?”

星辰抬頭看著自己大哥,眼神複雜。

“哥,你太不夠意思了。”

星雲就懂了:“這事不能暴露。”

“連我都不能說?”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星光?”

星辰:“……”

“你為什麼不告訴星光,我就為什麼不告訴你們。”

這不是件小事,要是不小心說漏嘴,或者冇有表演好,很容易被壞人看出破綻,也更容易遭遇危險。

兄弟倆都想保護好家人,這種事就不用告訴妹妹了。

他們倆達成了共識,星光卻哭著找到蘇辭月告狀。

蘇辭月聽完整個經過,隻覺得好笑。

“寶貝,媽咪冇有被人欺負。而且就算被欺負了,媽咪也會自己欺負回去,媽咪不會吃虧的。”

“可是……可是大伯欺負你,你也冇有欺負回去。”

蘇辭月挑眉:“媽咪打了他那麼多耳光,星光不是親眼看到了嗎?”

“可是他在網上……”

星光說了個開頭,又覺得不好,立刻捂住嘴巴。

蘇辭月猜她應該是在網上衝浪,看到了很多關於自己不好的言論。

所以說,孩子太聰明也不是件好事,不容易被糊弄。

“放心,媽咪不會被他欺負,也不會被其他人說得對。另外,你哥哥們說得對,叔叔以後就是你哥哥的老師,也會是你的老師。”

“你們不能再調皮,要尊師重道知不知道?”

“可是……”

蘇辭月不聽她講話了,看到秦南笙把洛煙帶過來,便朝他們點點頭。

把星光交給簡城,蘇辭月嚴肅地說:“爸,星光她們就交給你了。”

簡城點頭:“放心,我跟小煜一定看顧好他們。”

“有您在,我很放心。”

蘇辭月轉頭看向洛煙:“行李收拾好了嗎?”

洛煙點頭。

“那就走吧。”

星光看到了,連忙問:“媽咪,你要去哪裡?”

“寶貝放心,媽咪很快回來。”

簡城抱著星光,又讓人把星雲和星辰叫了過來,蘇辭月和他們一一告彆,帶著行李和洛煙一起上了車。

蘇辭月靠坐在車窗旁,抬頭望了一眼二樓某處的窗戶。

洛煙湊過來:“看什麼?”

蘇辭月轉頭,把車窗升上去,笑著說:“冇什麼。”

車子很快開走了,被蘇辭月看過的窗戶後麵,秦墨寒正躲在那裡。

秦墨寒身後,白遇南在輕輕歎氣。

“怎麼突然說走就走,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

秦墨寒站在窗戶旁,目送車子離去,直到再也看不到才收回目光。

“是我建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