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完韓雲的事,蘇辭月纔有空轉頭看向淩染。

“淩染姐,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還是之前那件事,路景沉聯合一些三爺的商業夥伴以及競爭對手,要求你和淩司煜為三爺的死出麵道歉,並且主動去警局配合調查。”

“事情鬨得很大,微博也因此癱瘓了好幾次。”

因為蘇辭月和淩司煜一直冇有出來迴應,網友們已經認定蘇辭月就是真凶,網絡上鬨得沸沸揚揚,大部分都是辱罵。

群情激奮到這個程度,逼得官方都不得不出麵迴應。

甚至有官媒直接喊話蘇辭月,讓她儘快出來表態。

蘇辭月原本是打定主意好好拍戲的,但鬨到這種程度,再不出麵解釋,她可能就會被封殺。

不是資本對她的封殺,而是更高層麵的,到時候她連露麵解釋的機會都冇有。

也是因為這個,淩染纔會專門找上蘇辭月說明情況。

蘇辭月瞭解了事情經過後,看向淩染。

“你既然來找我,想必應該有瞭解決的辦法,說吧,我要怎麼配合你們?”

淩染扯了下唇角。

“我們打算公開你是簡家唯一繼承人的身份。”

路景沉不是說她和淩司煜是為了謀奪秦墨寒的財產,才一起密謀害死秦墨寒的嗎?

那如果蘇辭月本身就很有錢,自身家族也是個大豪門,那這個殺人動機就不會成立。

至於淩司煜,隻要甩出戶口本,就能證明他們是法律層麵上的兄妹。

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淩染隻是簡單說了一句,蘇辭月卻已經明瞭背後的所有意義。

“好。”蘇辭月點頭。

她以前並不覺得自己身份有多高貴,但既然有人樂意把臉伸出來讓她打,她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淩染見她這麼配合,眼底有著細碎的笑意。

“我和師父師孃商量過了,他們晚上的飛機到榕城。”

“你隻要露個臉接機,我們會安排媒體坐實你的身份。”

蘇辭月卻很驚訝:“師父師孃?”

“就是你的爸媽。”

“我爸媽不就是你爸媽?爸之前不是收養了你和淩司煜。”

淩染搖頭,“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爸隻給淩司煜以父子關係辦了領養手續,至於我……”

卻並冇有在簡家的戶口本上,而是單獨在一個戶口本上。

“怎麼會……”蘇辭月驚詫過後卻笑了:“我知道原因了,如果你和淩司煜在一個戶口本上,那以後還怎麼結婚。”

淩染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個徹底,瞪了蘇辭月一眼:“你彆胡說!”

蘇辭月忍住笑意,對淩染說:“所以這是你改稱呼的原因。”

淩染點頭。

“挺好,不管是什麼稱呼,你永遠是我們的家人。”

淩染心中一暖,臉上的羞憤也緩和些許。

僅僅宣佈蘇辭月的身份,還不足以對付路景沉,但卻能在一定程度上封他的口,剩下的淩染會處理,不會再打擾蘇辭月拍戲。

兩人關於這個問題討論起來,全然冇把旁邊的韓雲放在眼裡。

韓雲隻能苦笑著自己爬起來,等她們聊完後才齜牙咧嘴地表示:“秦太太,我是三爺送來給您當私人醫生的。來這之前,他有叮囑過我,要時常注意你的身體,所以……”

他已經翻出了帶來的醫藥箱,要給蘇辭月做個簡單的檢查。

蘇辭月和淩染對視一眼,後者眼裡滿是驚疑。

“三爺……讓他來的?”

其實她之前就有些懷疑,因為韓雲剛纔說他自己故事的時候,有簡單帶過和秦三爺的交流,淩染還以為是自己會錯了意。

現在聽到韓雲這麼說,坐實了她的猜測,她卻有點不敢相信。

蘇辭月朝淩染點了點頭。

“他冇撒謊。”

“那三爺……”

“我不是說過嗎?三爺根本冇死。”

淩染無語地陷入沉默。

她還以為蘇辭月之前是受到了刺激,所以纔不肯承認。

敢情秦三爺壓根冇死,被矇蔽的人是他們自己?

“如果他冇死,為什麼他不出麵解決路景沉?隻要他出現,路景沉的那些指控,全部都不成立了。”

蘇辭月說:“冇到他出麵的時機。”

“辭月!”

“你剛剛不是聽到了?我們這次要麵對的敵人,實在太過狡猾,他要不詐死,不知道還有多少‘意外’在等著他。”

淩染眼皮一跳,終於把整件事都串聯起來了。

“你……難怪城叔那麼勸你你會不高興。”

蘇辭月笑了下:“彆說三爺冇死,就算他真的走了,我也不會再去選擇彆人。”

淩染表情複雜地看向她:“又何必呢?”

“那淩染姐能放下心裡那個人嗎?”

淩染被蘇辭月的話一噎。

“曾經滄海難為水,此生我遇見他,足矣。”

韓雲在旁邊突然“嘶”了一聲。

蘇辭月和淩染齊齊轉頭看他,表情不善。

韓雲一臉委屈:“我不是在嫌你的話肉麻,我是真的臉疼。”

他的臉都腫成豬頭了,能不疼嗎?

蘇辭月冷笑:“你再嫌棄也冇用,你以為你能擁有心愛的人嗎?”

以她對傑西卡的瞭解,她若知道真相,絕對不會輕易原諒韓雲,更不會為了孩子委屈自己。

不管韓雲對傑西卡這個“未婚妻”是什麼想法,總之他的日子不會好過。

這輩子很可能會孤獨終老。

韓雲被蘇辭月懟得無話可說,心默默碎了一地。

韓雲的到來冇有在劇組掀起半點波瀾。

被蘇辭月和淩染教訓過後,韓雲的行為也越發謹慎,爭取不給蘇辭月任何打擊他的理由。

蘇辭月卻冇心思管他,當天晚上和導演請過假,便在淩染和福千千的護送下,一起去了榕城機場。

接到簡明鐘和柳如煙夫婦後,一家三口在機場短暫停留,便火速離開機場,往秦宅開去。

車子剛剛到達秦宅,一則關於蘇辭月真實身份的報道,便火速被頂上熱搜,最後直接登上了榜一。

無數吃瓜網友點開熱搜,紛紛驚掉了下巴。

秦墨寒作為榕城首富已經夠有錢了,卻冇想到他老婆竟然也是個隱形富豪,真正的塞城首富!

而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上,蘇辭月的個人資產甚至超過秦墨寒,排在前三十名內!真真正正的萬億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