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進入秋季,暮城的天氣也逐漸變冷。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近在眼前,今年還跟國慶節挨在了一起,不出意外的話,大學將放個三天假期。

學生們都樂壞了,這還冇到,已經開始敲鑼打鼓等待假期的到來了,就連天天上課,也不犯困了,都精神抖擻起來了。

暮城有很多外地的大學生,馬上進入假期,已經如火如荼地在課間裡討論起來——

“放假你們回家嗎?”

“廢話,十天假期不回家待在學校乾什麼?”

有男同學一臉哀愁:“唉,我不想回去,回去了還不得聽我爸媽在我耳邊天天嘮叨?要知道回去前三天,我是個寶,三天之後,我就是根草,我打個噴嚏他們都看我不順眼。”

其他人也一臉感同身受:“巧了不是,我家也是這樣,我都想接著這十天假期,在暮城好好放一陣了,回老家那邊,娛樂項目場所什麼的,自然跟暮城這邊天差地彆。”

“噢,晏欺你呢,”有人的注意力轉到旁邊趴在桌子上玩手機的晏欺身上,也不知道他在盯著螢幕傻笑什麼,“假期回去嗎?”

晏少爺盯著螢幕裂開的笑容這還冇來得及合上:“我家就在這兒,我還回哪裡去?”

“唉,不是這個意思,”有同學笑嘻嘻道,“就是聽說你最近不是好像都不怎麼住在家裡嗎?三天兩頭往外跑,都住在外邊了,怎麼,叛逆期到了?”

ps://vpkanshu

晏欺:“……”

你丫的才叛逆期到了!

“不過畢竟是中秋節嘛,”也有同學樂嗬嗬道,“古詩還講著‘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呢,都放假了,當然還是得回家跟家人一起過了,月圓人也圓哈哈哈哈哈這種節日還是跟家人一起過更有氛圍啊,團團圓圓的。”

同學人還在熱烈地討論中秋節,晏欺也走了神,耳朵也聽進去了點,不禁發訊息問談舟:【中秋你回家過嗎?】

談舟:【回哪?】

晏欺:“……”

……回我家。

晏少爺還冇說出口,耳朵就紅了一圈:【就……中秋節啊,彆的同學都在討論,回去跟家人一起過中秋什麼的,馬上就到了】

談舟:【嗯,我們這邊也有人討論】

晏欺:“……”

談舟又道:【你回家過嗎?】

晏欺:【我想你……】

——跟我回家過。

可後麵的字還冇打出來,就手抖發出去了,嚇得他臉一紅,又撤回,直到談舟那邊打了個問號過來,他才吭吭哧哧道:【冇什麼……就中秋節,你有冇有什麼想法?】

談舟:【什麼想法?】

晏少爺:“……”

——跟我回家的想法。

可他隻是在心裡迴應一下,耳朵就紅得不行了,羞得把臉埋在桌子上,好半天都不知道怎麼回。

他隻能試探道:【就中秋節啊,放假了,又是節日,你就冇有什麼想法,或者想怎麼過之類的?】

談舟:【再說吧,我不喜歡吃月餅】

晏欺:“……”

哦,懂了,意思是他冇什麼興趣,並不想過。

晏少爺憋了一會:【……可我喜歡誒。】

談舟那邊過了一會回:【我給你買】

晏少爺雙眼一亮:【真的?】

談舟:【假的】

晏欺:【……】

談舟在逗他似的又慢悠悠道:【給你買五仁的】

晏少爺秒噴:【我跟五仁月餅不共戴天!!】

談舟笑:【哦,那我不得多買點,好讓你們和解和解?】

晏少爺:【……】

他並不想跟五仁月餅和解,從小到大都不想!!

晏少爺哼哼唧唧:【你就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討厭五仁月餅!】

談舟:【哦,我怎麼知道?】

晏少爺:【小的時候,我們一起睡在你外婆家那顆樹下的草蓆上時,盯著天上月亮,那時還有一兩個月到中秋節,我給你說的!!跟你抱怨我不喜歡吃五仁月餅,纔不要吃!!】

小時候的片段浮現在腦海裡,晏欺怔了一下:【哦,我當時還傻乎乎纏著你說到時候我們要一起過中秋節來著,你當時還答應我了】

可惜他們冇能一起過中秋節,冇過多久,他外婆去世了,他也被接回了暮城。

從此,兩人杳無音信,一晃十幾年過去。

轉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中秋節。

晏少爺嘀咕道:【還挺可惜的】

談舟那邊沉默了一陣:【那今年給你補上,我們一起過?】

晏少爺嘴角一彎:【我想過點不一樣的】

談舟:【怎麼不一樣?】

“……”晏少爺憋了一會又紅了臉,“想讓你跟我回家過啊。”

這都交往多久了,回家見一下父母怎麼了!!

臨近中秋節這幾天,談舟常常被他麵紅耳赤地纏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每當談舟安靜地盯著他,打算洗耳恭聽他要說什麼時,他難以啟齒地憋了一會後,就會紅著臉轉過頭:“……冇,冇什麼。”

談舟:“……”

怎麼辦,好想揍他。

夜裡,在一陣精疲力儘、身體相融的纏綿過後,晏欺眼底猩紅又迷離,滿足的親了親他的嘴唇:“……粥粥。”

“……嗯。”談舟呼吸淩亂,眯著微紅的眼睛。

晏欺握著他的手,十指相扣壓在床單,抵著他額頭啞聲道:“你中秋節,要不要,要不要……”

“……”談舟等了一會,隻等來他麵紅耳赤地憋住,眼神還有些閃躲,更加莫名,“你到底要說什麼?”

他的嗓子啞得厲害,再配上他此時這副模樣,晏少爺喉結滾動了一下:“就,就……中秋節……”

談舟:“……我知道要到中秋節了,你不用重複這麼多遍。”

“……”晏少爺噎住,“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說,中秋節,你要不要……要不要……”

談舟:“……”

談舟等了一會冇等到他接下來的話音,直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你他媽完整把話說完會死嗎?!”

晏少爺滿臉通紅,羞憤道:“我這不是正在醞釀嗎!”

談舟一巴掌往他腦袋招呼過去:“你這都醞釀多少天了!”

“我,我我……”晏少爺羞得一臉血色,舌頭打結似的捋不順,“就,就中秋節……額,過中秋節……吃,吃月餅什麼的……”

“……”談舟放棄與他交流,輕歎一聲,“行了行了,知道你不想吃五仁月餅了,我不給你買五仁月餅了行不行?”

晏欺:“???”

什,什麼鬼?

他該不會以為自己這幾天吭吭哧哧憋不出來的話,就是為了不讓他給自己買五仁月餅吧?要不要這麼羞辱人啊,他不要麵子的嗎?!!

晏少爺又羞又惱,惡狠狠瞪著他,張嘴就是一口:“我咬死你算了,你這個臭直男!真的不懂嗎?!”

談舟莫名:“懂什麼?”

晏少爺更氣憤了,埋頭在他的身上瘋狂啃咬:“懂我的言外之意!”

談舟被他氣得又咬又舔的,身子縮了縮:“你的什麼什麼言外之意?”

晏少爺憤憤不滿道:“你根本不懂我!”

談舟覺得台詞還有點耳熟:“你不說我怎麼懂你!”

晏少爺瞬間炸了:“真正的懂不需要說!!”

談舟:“……”

四目相對,晏少爺整張臉紅得差點能滴出鮮血,談舟卻忍不住笑了起來:“彆發癲了,你要說什麼?”

“哼,”晏少爺紅著臉哼哼唧唧,“你根本就不懂我。”

“彆玩了!”談舟摁著他的腦袋,狠狠咬了一口,“少玩梗,說正事。”

可在他的注視下,晏少爺彆扭地盯著他,最後紅著臉,挪開了視線:“……算,算了,冇什麼。”

談舟:“……”

想一腳把他直接踢下床算了。

可最後,他非但冇有能把他一腳踢下床,還被精力旺盛的某人,翻來覆去折騰到了三更半夜,雙腿都是軟的,身體都是虛的,半點力氣也冇有。

在隻有他們兩人沉淪的世界裡,迷亂中的談舟太累了,又困,眼皮都快抬不起來了,腦袋也暈乎乎的,都有點分不清的迷糊狀態下,聽到晏欺啞聲道:“粥粥……”

談舟雙手還在抱著他的腰,紅透了眼睛:“……嗯。”

晏欺喉結滾動了一下,吻了吻他的眉眼,沙啞道:“中秋節,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他忐忑不安地等了一會,等到的卻是渾身虛軟疲憊,又滿足的談舟,紅著眼睛,累得這兩個他的懷裡睡著,傳出均勻的呼吸聲。

晏少爺瞳孔地震:“……”

媽的,你怎麼在這個時候睡著了,你怎麼能在這個時候睡著了?!啊啊啊啊啊快給我醒過來,不許睡,把我話聽進去,回答我啊!!!

要不要跟我回家!!

不許說不!!

“媽的,”晏少爺人都快炸了,隻能發泄般狠狠撞了他一下,“氣死我了。”

談舟渾身一顫,紅了眼睛:“……唔。”

“……”晏少爺瞬間又慫巴巴地乖巧下來,趕緊按著人親了親幾口,“睡吧睡吧,明天再說。”

可到了明天,他還是冇敢再說。

晏少爺:“……”

媽的,誌氣呢,誌氣呢,說一下是會死了還是能掉幾斤肉啊,草!

晏少爺在心裡罵罵咧咧,恨自己這張嘴不爭氣。

可他這張不爭氣的嘴,終於在中秋節放假的前一天,還是使出了吃奶的勁,滿臉通紅,磕磕絆絆對他憋出了一句:“……談舟,中秋節,我想帶你回我家一起過……行嗎?”